正陽門下小女人第4集劇情介紹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4集劇情介紹

  範金有被商戶告發 徐慧真重整小酒館

  範金有出任小酒館公方經理後,酒館生意每況日下,這天,酒館裡依然沒有客人,範金有聽說徐慧真去後院給孩子餵奶找茬說要按曠工處理,徐慧真得知此事後稱現在員工比客人還多,即使自己在店裡也無事可乾,範金有拿扣工資威脅她,徐慧真大笑著說這個月如果大家能拿到工資就算自己白說,她雖然擁擠共產黨,但反對上級派範金有這個不懂行的人來經營酒館,說完揚長而去,範金有惱羞成怒再次威脅說要記她曠工,徐慧真不屑一顧。

  陳雪茹和二個小商戶晚上來小酒館喝酒,她也想借公私合營的春風擴大經營面積,那二個商店勸她說徐慧真占用的房產原本是辦事處空著的房產,陳雪茹想用的房子是私產和她的情況不一樣,徐慧真上菜時,陳雪茹挖苦她占大便宜了,徐慧真稱如果他們都這么認為,說明他們的財產都不是自己攢的是祖上傳下來的。她解釋說公家搞的是公私合營的贖買政策,即使把大柵欄給自己也沒用,過不了幾年那就不是自己的了,陳雪茹問她圖什麼,徐慧真坦言她圖人人平等,她勸陳雪茹說公私合營是遲早要走的路,她別到最後成落後份子了。這時範金有走過來,批評徐慧真上班時間聊天,徐慧真反駁他沒資格教訓自己,提醒他們是平等的,現在是給他留著面子呢。範金有訕訕得不再言語,商戶們說明天的座談會聽說要撥亂反正。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4集劇照:徐慧真勸陳雪茹要認清形勢

徐慧真勸陳雪茹要認清形勢

  座談會後,範金有來到絲綢店找陳雪茹,竟看到店裡已經來了新來的公方經理,陳雪茹介紹說那人是絲綢界的內行,範金有質問陳雪茹是什麼意思,陳雪茹稱昨天晚上的座談會上,所有的商界人士都批判範金有思想水平工作能力不行,稱公私合營是上級幫助商戶,在他這裡就變成了改造商戶,完全是土豪鬥地主的做法,他的階級立場站錯了,她還告訴範金有說他現在已經調回居委會工作了,範金有聽聞一驚,立即跑去問街道主任。

  範金有在街道主任大娘處求證這件事後,大娘告之目前他還不具備當幹部的水平,提醒他到了月底如果小酒館經營狀態還不好他就只能到民眾中當一名普通的員工了!

  範金有在路上碰到陳雪茹,想和她談談二人的事,陳雪茹說原本以為他會轉正當幹部,誰知道他的水平竟掉進小酒館出不來了,她不想以後和範金有有什麼瓜葛,也從沒承諾過他什麼,之前的事都是他一廂情願,日後二人只能做普通朋友,如果範金有拿她當女朋友,別怪她在大庭廣眾面前出他的醜,陳雪茹說完便自顧離開。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4集劇照:陳雪茹翻臉不認與範金有舊情

陳雪茹翻臉不認與範金有舊情

  範金有在陳雪茹處碰了釘子沮喪到了極點。小酒館裡,趙雅麗和孔玉琴議論說如果不給她們發工資,她們就找街道要去,二人生氣都是範金有把小酒館弄成了這樣,如果不是他帶頭這么做,她們也不會得罪徐慧真,倒還是何玉梅會來事。後院裡,何玉梅正在幫徐慧帶孩子,徐慧真高興地對她說,她的自己孩子叫徐靜理,如果以後再有孩子就叫徐靜平、徐靜天,她們名字的最後一個字連起來就是“真理平天”,何玉梅打趣她說要生孩子也得先結婚啊。二人正在說笑,何玉梅看到範金有來到後院,立即起身到前堂了,徐慧真說她的後院不讓男人進來,範金有隻好就地站著說話,他可憐兮兮地說這個月發不了工資了,算他欠徐慧真的,徐慧真問他是個人欠的還是小酒館欠的,範金有說是小酒館欠她的,徐慧真稱小酒館也有自己的股份,這就是說她自己欠自己的了,範金有隻好不再繞彎子,向她請教經營之道,徐慧真猜到一定是單位不要他了,讓他把小酒館乾好才能保住他幹部的位置,範金有不得已只好據實相告,徐慧真不計前嫌,答應和他一起商議。

  徐慧真和範金有來到小酒館開會,範金有承認自己在前一段時間工作上的失誤,請徐慧真發表意見,徐慧真只讓他承諾要說話算數。範金有答應,徐慧真指出馬師傅進的酒摻了水,她告訴大家自己從小是在酒窯里長大的,外號叫“一直喝”,所以酒的真假她的判斷錯不了,她要求馬師傅將前堂的三缸酒和後面存的酒全部退了,如果退不掉,他就是犯了投機倒把的罪。她還要求酒館的經營恢復到之前的樣子,解釋說酒館與飯館不同,酒館是各個階層里都能來消遣的,只要在這裡買得起花生米的就是大爺,范主任以後老來喝酒也得付錢。還有擴展的那個經營面積用來辦食堂,做的飯菜要讓三教九流都買得起,範金有也要早上四點就來帶著大家一起上班。見範金有面露難色,徐慧真稱自己是在幫他,什麼滋味都比他丟了幹部的滋味好受,範金有隻好認栽。徐慧真告訴大家:小酒館雖小,但代表的是公家和政府,員工們掌聲如雷。

  次日,大前門的牛爺等人看到“本店恢復小酒館”的告示心裡樂開了花,決定繼續來酒館捧場,隔壁的食堂也被徐慧真打理的紅紅火火,客人們排著隊打飯。

  晚上,小酒館又恢復了往日的熱鬧,照例客滿,蘇聯人弗拉基米爾也來到酒館,當眾說自己想徐慧真了,徐慧真也大方地說她也想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爾說愛她,徐慧真稱那就多喝幾杯,她問起了伊蓮娜,弗拉基米爾痛苦地說自己很失敗,他端起酒一飲而盡,徐慧真稱弗拉基米爾非常紳士,但身上缺少了一點東西,她叫來強子,讓和他弗拉基米爾掰手腕,讓他見識中國老爺們的威力,強子讓弗拉基米爾用兩隻手和自己比試,依然贏了個滿堂喝彩,徐慧真稱讚北京老爺們就是這樣的,米基爾心服口服。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4集劇照:弗拉基米爾失戀借酒消愁

弗拉基米爾失戀借酒消愁

  絲綢店裡,伊蓮娜心急如焚地問陳雪茹貨在哪裡,陳雪茹解釋說貨早在半個月前就發出去了,烏蘭巴托已經收到了回執,凱普羅斯基早已收到了貨,伊連娜被騙了,伊蓮娜痛哭流涕,陳雪茹稱當初弗拉基米爾就勸她說不要相信伊凱普羅斯基的話,但伊蓮娜卻認為伊凱普羅斯基比弗拉基米爾有錢。店裡夥計說弗拉基米爾也在找陳雪茹,但這件事和絲綢店沒有關係,伊蓮娜幾萬塊錢的貨他們可賠不起,陳雪茹稱蘇聯人是講道理的,她建議伊蓮娜去找費拉基米爾,因為他是外交管可能會有辦法,伊蓮娜卻不好意思求助。

  小酒館裡,弗拉米基爾邊喝酒邊憂傷地唱著《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徐慧真坐下來陪他一起唱,弗拉米基爾問徐慧真,伊蓮娜對自己的看法,徐慧真安慰他說伊蓮娜只是去見個老朋友,弗拉基米爾想罵伊蓮娜被徐慧真阻止,弗拉米基爾告訴她說,伊蓮娜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們私下做的交易真骯髒,徐慧真問他什麼意思,看到陳雪茹拉著伊蓮娜進了小酒館,徐慧真悄悄地問伊蓮娜是不是另有新歡了,伊連娜哭著說自己被騙了,徐慧真大吃一驚,陳雪茹告訴弗拉米基爾說伊蓮娜被騙了好幾萬,伊蓮娜再也忍不住哭倒在弗拉米基爾的懷裡。

  另一邊的範金有問孔玉琴,陳雪茹和徐慧真比起來誰好,孔玉琴稱陳雪茹雖然有錢,但徐慧真心底善良,徐慧真挑頭做公私合營,範金有卻把人家當鬥爭對象,要不是徐慧真不計前嫌接著經營,他範金有馬上就得滾蛋,她勸範金有別不識好人心,徐慧真這是在救他,範金有自作多情地問徐慧真有沒有一點喜歡自己的意思,孔玉琴笑道應該是沒有,因為徐慧真雖是個寡婦帶個孩子但條件比範金有好多了,追求她的人也多,範金有生氣孔玉琴說話不中聽,氣呼呼地走了。他來到前堂,看到牛爺喝完酒想賒帳,阻攔說他是公方經理,小酒館不能賒帳,而且如果他日後和徐慧真成了一家人……,徐慧真聽了心裡不悅,未等他話音落打忿讓蔡全無看看孩子去。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正陽門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