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悍城第20集劇情介紹

電視劇悍城第20集劇情介紹

  白振然的真正死因被查明 情報站被人襲擊鮮血淋漓

  於永義問珞珈還有什麼遺言,白振赫跟了過來問於永義想乾什麼,於永義從懷裡掏出那張照片,問珞珈是否認識那位姓宋的警察臥底,珞珈氣憤地說,他怎么會知道姓宋的是警察,當時他只是找姓宋的借火聊了幾句,於永義接著又問珞珈,拋開這張照片,他帶珞珈去過的地方,除了今天的機場,其他的全被警察查抄了,這難道只是巧合嗎,珞珈憤怒的讓於永義快開槍打死他,於永義嘴裡說著不要以為他不敢正要下手,珞珈把槍從他手中搶走,然後把槍頂在自己的腦袋上,指責於永義為什麼總懷疑他,要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白振赫將珞珈手中的槍奪下,讓於永義相信珞珈,於永義堅持讓珞珈解釋一下,哪怕是假的只要合理就行,珞珈含糊其辭的說,不管他是什麼人但是結果卻只有一個,問於永義想不想聽,見於永義堅持要聽答案,他罵了於永義一聲二貨,說答案是他是他們倆的兄弟,於永義身邊可信任兄弟已經所剩無幾,聽珞珈這樣說就放過了他。

  抓捕行動失敗,那些製毒設備竟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消失,霍思樂知道警局肯定出了內奸,曾世桓說行動結果也出乎他的意料,看起來這場鬥爭要比想像中的艱難。曾世桓問夢琪最近神神秘秘的在查什麼,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問他,沒必要偷偷摸摸的,七星社的那個線人究竟是誰,其實他也不知道,夢琪奇怪的問曾世桓,為什麼他的電腦密碼是她的生日,曾世恆聽了不好意思地脹紅了臉,他拿出一枚戒指,委婉的勸讓夢琪收下,說這不是求婚,只是幫她阻擋一些追求者,夢琪被他說的不好拒絕,就讓他為自己戴上了,戒指上刻著信徒兩個字。

  珞珈找到老蘭,憤怒地把他按到了牆上,問他為什麼要擅自行動,由於他們的貿然行動,差點讓自己前功盡棄,老蘭解釋說,他們小組的成員都是直屬警察總部的精英,所以難免會有些輕敵,泄密的事,他認為問題應該出在蘭庫帕警方,他們情報站直屬最高指揮中心,只有K先生知道他們的存在,所有人都非常忠誠可靠,他讓珞珈配合他們找出警察內部的奸細。

  蘭庫帕的譚州長每個月要舉行一次的堂會,鄭泰誠在參加堂會時,羅議員把他介紹給了譚州長,羅議員發現譚州長心思縝密,對他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客氣,他知道自己快到競選的年限了,對譚州長來說,他的利用價值已所剩無幾,他猜測譚州長肯定會物色合適的人取代他的位置,讓鄭泰誠設法取得譚州長的信任。鄭泰誠想脫手所有的舊產業,卻遭到七星社元老的反對,他叮囑於永義早點處理掉白振然的屍體,以免被白振赫發現的問題。

  珞珈想弄清楚白振然的死因,他和白振赫去驗屍時,發現屍體被於永義領走,白振赫氣得打了於永義,於永義卻說只是想讓白振然入土為安。在白振然被火化前,珞珈和白振赫請來林熙幫忙驗屍,得知白振然的真正死因是銳器刺穿心臟,有人殺了白振然後又向致命傷口開槍,意圖掩蓋真正的死因,但沒有想到子彈進入白振然的屍體後發生了翻滾變向,讓致命傷口得以保存下來,傷口是三向,應該是三棱軍刺所致,白振赫知道有一個人慣用這種軍刺,那個人就是鄭泰誠的保鏢哈里斯。

  白振赫看著白振然的骨灰傷心不已,海藍叫著大叔來安慰他,白振赫指著家裡的一張桌子,給海藍講了小時候他和振然捉迷藏的故事,振然總是千篇一律地藏在這張桌子下面,他實在忍不住問振然怎么這么笨,沒想到振然卻說怕他笨,擔心換了地方怕他找不到自己,白振赫說著又感到一陣陣揪心的難受,抱著海藍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珞珈希望林熙不要再回洛城,林氏集團不是她想像的那樣簡單,擔心她回去會有危險,林熙卻認為她現在是林氏藥業的負責人,該面對的總要去面對,她讓珞珈不要總想著去拯救誰、會連累誰,在她的眼裡,他就是一個她喜歡的普通人。珞珈讓夢琪幫忙調查法醫劉穆習,看他身上有沒有什麼疑點,夢琪在劉穆習的賬戶上發現了一筆來路不明巨款,珞珈和白振赫找到劉穆習,劉穆習承認是他收了錢,在魏玉東指使下做了假驗屍報告。

  珞珈將魏玉東是內奸的訊息發給情報站,此時情報站已被人襲擊,到處鮮血淋漓,一個神秘人站在工作站里,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看到珞珈的簡訊,那個人擦了擦手機螢幕上的血,回復珞珈讓他到情報站匯合。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悍城"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