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法官閣下第3集劇情介紹

是咁的法官閣下第3集劇情介紹

  夏心寧到木叢蔭律師事務上班 布仲謙趙金水新手上庭被責難

  蕭瑤珠義正言地說,整個示威就是一場鬧劇,並不是為了什麼學術自由,只一群冬粉為了支持一個校園裡大搞同性關係的老師,這個情況小宇感到很意外,他只得申請法庭休庭,就蕭瑤珠剛才的證詞,他需要與他的當事人討論一下,他責怪建澤為什麼沒向他提及與胡教授之間的這些事,打官司不是靠運氣,而是要用事實說話,他讓澤明把事情的清清楚楚的告訴他,不然接下來的官司就沒法打了。

  范小宇與鄧大志到基吧了解情況,范小宇故意用曖昧地語氣問鄧大志,如果有個老師追他,他會怎么樣,說著就往大志身邊靠,並將手搭在了大志的手上,故意他就是一個同性戀者,大志趕忙將小宇的手拿開,說這件事他會為師傅保密,小宇笑了笑說這就對了,鄧大志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小宇說通過剛才的測試,說明學校肯定不會因為胡教授是同性戀而不與他續約,解約的原因應該是象網上傳聞的,他不肯幫蕭瑤珠寫論文做研究,不肯給她當槍手,所以蕭瑤珠說他教學研究水平不行只是找藉口,還故意耍手段在社交網站上說他騷擾男學生亂搞同性戀,知道他不會笨到出來否認,只能默默忍受忍氣吞聲被她趕走,知情的學生很想為胡教授討公道,也被她說成是冬粉支持偶像的鬧劇,小宇順便教導大志說,從這起官司說明出庭打官司會有很多變數,證人到正台會說些什麼,都難以預料。他們倆正說話時,胡非帶著建澤和傑走了進來,從他們對酒吧的熟悉程度和喝酒的神態,小宇看出他們三個應該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基吧,而且他們的師生關係非常好,但他們不像是同性戀者,胡非酒醉後被建澤扶出酒吧時,被人偷偷拍了照。

  小宇找傑了解情況,得知胡非不教法律,只教比較文學,但傑聽過他的課,小宇奇怪地問傑,法律和比較文學風馬九牛不相及,他怎么會去聽胡非的課,小宇說他整天對著法律條文太枯燥,怕讀到最後變成書呆子,建澤則因為要忙學生會的事,經常沒空上課,所以才請胡非為他補課,學生們之所以喜歡胡非,是因為他們可以去胡非家邊喝酒抽菸邊上課,小宇又問傑,胡教授除了給阿澤補課,是否去過咖啡廳、酒吧之類的地方,建澤是否有在胡教授家過夜的情況,傑說建澤和胡教授去過酒吧,卻否認自己曾經去過,意圖掩飾自己參與其中,小宇拆穿了他的謊言,見舅舅知道了他去基吧的事,他以為小宇在跟蹤他,氣得大吼著告訴小宇他不是gay,至於建澤是不是他不想回答,他讓小宇去直接去問建澤,因為有一次是他確實發現了建澤在胡教授家過夜,並且表情有點異樣、還將窗簾拉上了。

  夏心寧被正式聘用,第一天上班,將親手制的愛心曲奇派給其他律師,澤明很高興地收下對她比較熱情,鹿律師表現卻非常冷淡,廖律師則趁機抓她公差讓她幫著複印東西,木律師看到後告訴廖律師,他請夏心寧來是當律師不是來打雜,廖律師才知道夏心寧是新來的律師,夏心寧為客戶做誓章時,客戶由於太緊張,誓章內容是:我,李小梅謹以真誠發誓,誓章所載,一概為真。客戶做那個誓章是要申請贍養費,客戶由於太緊張,誓章反覆讀了幾遍才通過,把夏心寧弄得也很緊張,因為這是她作為律師第一次簽署檔案,她反覆核對無誤後才簽名蓋印,身邊的助手疑惑看著她,還以為她發現了什麼問題。夏心寧發現,律所的每位律師都很忙,木律忙得幾乎沒時間聽她匯報工作,律師們通宵達旦工作是常態。

  布仲謙與趙金水分別為兩起非禮案的被告求情,因為他們都是新手,一個經驗不足,一個言詞誇張兼離題,被法院的一個女法官當庭責難,他們感覺這個女法官有點不近人情。饒力宏在屋苑泳池看到一驚艷美女,穿著三點泳衣身材窈窕性感迷人,在桑拿房他又遇上小宇,小宇刻意用毛巾遮臉,與他尬聊了幾句後趕快跑開,沒有被他認出。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是咁的法官閣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