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法官閣下第4集劇情介紹

是咁的法官閣下第4集劇情介紹

  黃瞳戲耍曾樹雄大律師 力宏和小宇為建澤案在法庭上較量

  黃瞳為戲院非禮案的被告辯護,但還有幾份檔案沒有拿到,她把缺少的檔案用郵件傳給了曾大律師,曾大律師自恃資格老,不把放黃瞳在眼裡,黃瞳每次找他不是在開庭就是在開會,電話不接郵件也不回,每次都是讓秘書回復她,黃瞳無奈之下只好親自登門,她向曾樹雄自我介紹說她是黃大律師,曾樹雄一時發蒙,把她當成了黃黛安大律師,黃瞳也不做解釋,故意當著和尚罵禿子,說她遇到了不回郵件不接電話的法律界的人渣,問他要不要去投訴這個人渣,讓他以後沒有官司可打,臨走的時候黃瞳給了曾樹雄一張明片,她遇到的那個人渣就叫曾樹雄,讓曾樹雄窘態百出。

  小宇與力宏一起與業主代表談律師樓續租,二人談起師父的往事,暫時放下芥蒂。馬上就要開庭了,前來參加庭審的人很多,力宏的徒弟告訴他,這些人其實不是來聽審而是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的,穿白衣服的那些人支持被告,穿黑色衣服的那些人就罵被告是廢青反對被告,上庭之前小宇叮囑建澤,到了法庭上主控官會盤問他,讓他一定不要緊張。

  建澤當庭承認,整個抗議活動都是他一手策劃的,目的就是幫胡教授討回公道,小宇讓他詳細解釋一下,建澤說在這個學期學期的期末,胡教授說下學期他可能要離開這個學校了,問他原因他還不說,直到有一天建澤聽到胡教授和院長爭吵,才知道是蕭瑤珠院長不和胡教授續約了,不續約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胡教授不願意再為蕭瑤珠當槍手寫學術論文,力宏作為控方的律師認為此事與本案無關,小宇卻認為事件的起因跟胡教授有很大的關係,由此可以判斷當事人的行事動機,力宏發現小宇想抓住兩點為被告辯護,第一,被告從頭到尾都不是一個存心鬧事的人,他只是想替一個好老師兼好朋友出頭;第二,就是想打擊控方證人的口供,說蕭瑤珠在學術上造假,讓她在法庭上所做的口供可信度降低。力宏決定也從這兩點入手,去攻破對方,此外力宏還拿到了新的證據,但他以不是正式證據為由沒有沒有提前通知小宇,決定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力宏問建澤是否聽到了蕭瑤珠和胡非吵架內容,在得到建澤否定的回答以後,他又問建澤聽到他們吵架是什麼時間,建澤想了想說是2016年的1月左右,於是力宏拿出建澤2014年至2015年的成績單,成績單上顯示建澤每科不是得D就是不及格,力宏質問建澤,憑他這種成績卻沒有被學校開除,他有沒有感到奇怪,小宇認為這個問題與案件無關,想申請法官不讓建澤回答,卻被法官駁回,力宏繼續咄咄逼人的說,建澤之所以沒被開除,是因為胡非向蕭瑤珠求了情,所以他認為建澤之所以支持胡非是因為胡非幫助了他,建澤卻說就算胡非不幫他,他也會為胡非鳴不平,因為他們是好朋友,好朋友三個字一說出建澤就落入了力宏的圈套,力宏接下來要攻擊的正是他和胡非的關係,力宏追問建澤他和胡非好到什麼程度,網站上傳說的他是胡非的“入室”弟子是不是真的,力宏說著將胡非與建澤二人喝醉擁抱的照片呈上法庭,令建澤呆在當場,小宇知道這個問題是建澤的軟脅,開庭之前傑曾找他說過此事,胡非的確是gay,但照片上的事並不能證明建澤和胡非在搞同性戀,為了不讓建澤亂了方寸,小宇就循循善誘的提問,引導建澤把事情解釋清楚了。

  接下來和主控官和辯方律師各自做陳詞,力宏認為,被告的行為顛覆了校園的秩序和規矩,破壞社會的和諧和安寧,開啟了一個不好的先例,以為不滿意就可以去抗爭,抗爭就是硬道理,如果這種行為被姑息,那將會為香港的高等教育以及香港的社會帶來更大的災難,因此他肯請法官判建澤刑事恐嚇、刑事損壞、強行進入和普通襲擊四項罪名成立,小宇陳述認為建澤四項罪名都不成立,裁判官最後認為只有刑事損壞一項成立,將案件押後兩星期後裁判,以索取感化官和社會服務令報告,李建澤再次被保釋。

  案審結束後,校長找蕭瑤珠談續約的事,胡教授對她的指控對學校造成了很壞的影響,學校會將此事調查清楚,調查結束之前不會繼續和她簽約,校長和幾位副校長都希望瑤珠能主動提出辭職。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是咁的法官閣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