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法官閣下第5集劇情介紹

是咁的法官閣下第5集劇情介紹

  建澤最終被判社會服務令 牛主席希望瑤珠與胡非和解

  蕭瑤珠來找饒力宏,想請他打一場誹謗的官司,她把手機上的一條新聞讓力宏看了,說李建澤和胡非在誹謗她,資訊傳播的這樣快,她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她不需要金錢賠償,只需要胡非和李建澤公開向她道歉就可以,她問力宏打這場官司的勝算有多少,力宏直接告訴她這根本不算誹謗,李建澤做口供,只是在法律履行法律上的責任,是受到法律保障的。

  范小宇在庭上為李建澤求情,他列出四宗關於刑事損壞的判決案例,讓法官在量刑時進行參考,並將李建澤的身世當庭說了,李建澤在內地出生,兩歲跟隨母親來到香港,與在香港工地上打工的父親團聚,一家人住在一間比犯人欄大不了多少的隔斷房裡,他六歲那年他母親出去後再沒有回來,相隔兩個月以後,他的父親就自殺了,是爺爺靠種地將他養大,李建澤長大後,沒有自暴自棄,還樂於助人,建澤的爺爺也來到了法庭,並當場向法官下跪求情,最終裁判官認為,建澤的出發點是為了留住一個大家都愛戴的老師,並非是為了個人利益,他的行為雖然魯莽,但並非暴力,最終建澤被判社會服務令。

  大學校董會牛主席不滿意地對校長說,因為一件續約的事,竟然鬧上法庭,而且爆出了這么多內情,如果他們能早點向學生交待清楚,也不至於鬧成這樣,他們整天坐在辦公室里,不出來看看學生在想什麼怎么能行,其實是辦好大學就像經營公司一樣,也要向股東進行交代,學生和納稅人就是大學的股東,校長和教授只是在為他們打工,牛主席決定親自處理這件事,不讓更多的人插手,校長說經過初步查證,蕭瑤珠的確存在讓人代筆寫論文情況,胡非手上有他和蕭瑤珠之間的郵件,以及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時說話的錄音,牛主席說蕭瑤珠也是一個人才,如果她離開了很難再騁到合適的人,牛主席問有多少知道胡非手上有證據,校長說除了他沒有別人了,胡非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牛主席讓校長親自通知胡非來見他,他希望胡非能與瑤珠和解。

  胡非約小宇面談,對於當槍手寫論文的事,他感覺自己也有責任,幫院長寫論文他認為是受到了賞識,好像掉進了深淵,不能自拔,所以才主動提出不再和院長合作,最近他懷疑被人跟蹤,但具體是誰跟蹤,為什麼要跟蹤他,他也不得而知,小宇提醒他,如果感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就趕快報警,其後不久胡非被人用打棍子打傷了頭部。

  戲院非禮案開審,控方律師曾樹雄展開拉布技倆,大大拖延了審訊進度,他問的問題很瑣碎,其中就一兩個是有用的,大部分都是廢話,證人在電影院怎么被非禮的他不問,竟然去問電影內容是什麼、電影院冷氣涼不涼、座椅坐著是否舒適,她穿的裙子是什麼質地,一折騰就是一天,令黃瞳叫苦連天,小宇說這就是曾樹雄的一向行事風格,要不大夥也不會給他起拉布大王這個外號,法官每次遇到他都頭痛。

  牛主席看著稿子,蕭瑤珠討好地問是不是有什麼需要補充的,牛主席說他之前和總商會去哈薩克斯坦做訪問,發現中亞地區有很多投資發展的機會,讓她把這一點再加進去,這是蕭瑤珠幫她寫的演講稿,主題演講是5-7分鐘,他對瑤珠的稿子很滿意,他告訴瑤珠,下個月他還要去一趟巴黎,那裡會發一個騎士勳章給他,到時候還要麻煩她幫他寫一份演講稿,瑤珠受寵若驚的說不麻煩,牛主席說他不是不想請人,在香港想找她這樣既懂英文又懂中文而且文筆又好的人實在太難。

  牛主席和胡非見了面,他給予了胡非很高的評價,希望他能繼續留下來任職,並說如果胡非想選擇離開,他和其他學校的校長都很熟,可以幫胡非推薦,胡非本以為牛主席是找他要指證院長的證據,沒想到牛院長卻隻字未提。小宇發現和力宏同居的那個女人在搬家,還以為力宏要搬走了,沒想到在住宅大堂遇到了他,力宏這才知道他們原來是鄰居,而且還住在對門,小宇回到家,驚見分居已久的妻子在家中坐著。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是咁的法官閣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