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夜第11集劇情介紹

將夜第11集劇情介紹

  寧缺舊書樓多次暈倒 李漁邀請寧缺赴生辰宴

  余簾帶著眾人進入到舊書樓,冷冷的告誡眾人要知道書院的規矩,不得私自帶任何一本書離開這裡,必須愛護每一本書。其中一些人對余簾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當寧缺來到二樓,打開一本書,忽然之間就覺得頭暈目眩,寧缺趕緊把書本合上,忽然間又暈倒在地,很多人也都相繼暈倒。

  當寧缺醒來的時候已經在住處了,桑桑著急的守著寧缺。寧缺醒來卻根本不記得書中都寫了什麼,為什麼會暈倒過去。

  次日,寧缺再次登樓,可是沒有看多少就再次暈倒了,謝承運也相繼暈倒。被人再次抬出去。

  寧缺不服輸再次來到書樓準備上去,余簾提醒寧缺二樓的書籍全部都是洞玄境界的人用意念入墨著述,非這個境界的人不能閱讀,如果長此下去必定死去。寧缺反問余簾是否就甘願在這箇舊書樓里,而寧缺也相信必定能找到方法閱讀這些書,余簾將自己手中的毛筆遞給寧缺讓他使用。

  連續十七日,寧缺在二樓寫書,可是卻依然什麼也記不住,他不知道修行究竟是真的還是虛妄的,余簾從一旁欣慰的看著寧缺認真寫字的樣子。

  六皇子的病反覆發作,太醫向唐王進言最近宮中盛傳因為李漁的回歸,才克了六皇子。未等唐王發怒,夏天搶先一步訓斥了太醫,並且讓林公公傳話下去,如果再有謠言就殺無赦。隨後,夏天又跪下向唐王請罪,聲稱六皇子的病實際是因為她是魔宗的聖女,卻和外族人生下孩子,造成血脈混沖,所以希望唐王千萬不要怪責李漁,唐王欣喜扶起夏天,感謝她的一番體諒。

  陳皮皮夜間悄悄進入圖書室,撿到了寧缺寫的字,雖然不知道是誰,也主動在下面回答了上面的 疑問。

  桑桑流著眼淚餵寧缺喝藥,詢問虛弱的寧缺如果真的不能修行會怎么樣,寧缺虛弱的認為昊天老爺應該沒有那么壞,桑桑認為寧缺這么好,昊天老爺一定會幫助他達成心愿的。桑桑知道寧缺表面嬉皮笑臉,實際心地善良,總是為被欺負的人出頭,也因此得罪不少人,他一直努力想要成為修行者,就是為了擁有更強的力量守護弱者,為此甘願受再多的苦也不回頭,桑桑雖然了解寧缺,可是也擔心寧缺真的因此喪命,因此也下定決心,只要寧缺死去,她也不活了。寧缺阻止桑桑繼續說下去,而是告訴桑桑他們都是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因此不管怎么樣都要繼續活下去,同時也告訴桑桑即使全天下的人都死了,他這個混蛋少爺也死不了。

  葉紅魚攔住了紫墨,正欲除之,被隆慶阻止,隆慶告訴葉紅魚紫墨正是他要找的人。紫墨忙向隆慶行禮,同時也告訴隆慶羅克敵這幾天調換了所有的侍衛,三天后臨風長老要為南晉國主請福,也定會在殿內獨自一人守夜祈福。紫墨跪地懇請隆慶不要冒險,因為羅克敵手下的人都是高手,擔心僅憑他和紅魚二人之力無法達到目的,隆慶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讓紫墨佩服不已。

  桑桑在寧缺身邊守了一夜,寧缺醒來燒也退了,就繼續去讀書。詢問大家什麼是二層樓,眾人告訴寧缺二層樓就是後山,而想進入那裡就必須成為前院最優秀的學生。李琿圓命令寧缺自從今天起不許去舊書樓,寧缺對李琿圓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告知李琿圓他就是梳碧湖砍柴人,如果李琿圓想要見識一下的話也未嘗不可。此時,李漁忽然來到,訓斥李琿圓不該嫉妒寧缺,要想戰勝別人就必須依靠自己的實力,而不是仗勢欺人,罰李琿圓回去面壁思過。

  李漁單獨叫了寧缺來,看到寧缺咳嗽不止,有些於心不忍拿出了自己的手絹遞給寧缺,寧缺卻拒絕了李漁。李漁勸說寧缺不要太急功近利了,同時也告訴寧缺後天是她的生辰,同時那一天也是幕後的忌日,所以父親也從來都不提她的生辰。李漁略帶傷感的邀請寧缺來赴家宴,並且讓他帶著桑桑一起來,隨後將公主府的令牌交給了寧缺,寧缺也就不再拒絕 。

  寧缺讓桑桑去公主府等著他,他去東城鐵匠鋪找陳子賢,等到事成之後就 去和桑桑會和。

  這天下著大雨,街上的行人也很少,寧缺站在鐵匠鋪外看著陳子賢打鐵,等待所有人的逐一離開,只等剩下陳子賢一個人的時候來找他。看著陳子賢一錘一錘的打鐵,寧缺想起以前陳子賢還是父親的屬下,當時對他也是疼愛有加。

  寧缺詢問陳子賢幕後的人是誰,陳子賢一心求死,聲稱自己活的很累,寧缺憤怒的看著陳子賢,聲稱自己活的更累,而他的累都是陳子賢造成的。陳子賢起身告訴寧缺時至今日他才明白,無論當年做不做那件事他都得死,而且是死不瞑目。

  裁決司的人去殺臨風長老,只要臨風長老一死,光明殿就再也沒有光明了,而裁決司的人不知道此時臨風長老已經不在殿中,而是葉紅魚假扮長老在殿中。

  寧缺逼問陳子賢下令斬殺林將軍全家的真兇倒地是誰?陳子賢反問寧缺是否就如此迫不及待的相用他的血祭奠將軍府的那些人頭嗎?說話間,陳子賢忽然出手就攻向了寧缺。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將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