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夜第6集劇情介紹

將夜第6集劇情介紹

  寧缺紅袖招探訊息欲復仇 朝小樹寧缺雨夜開殺戒

  小草帶著寧缺閒逛,紅袖招的舞女水珠兒忍不住好奇,聲稱這是第一次簡大家讓小草帶著外人閒逛,而且這個後生也的確俊美非常,小草著急的告訴水珠兒不要打寧缺的主意,他是要考書院的人,水珠兒聞聽此言倒是更加好奇,小草只好讓她趕緊好好準備一下應對難纏的恩客。寧缺向水珠兒行禮,水珠兒挑了寧缺的下巴,稱讚其非常可心。

  朝小樹的人拿回了卓爾的劍,懷疑是軍部的人發現了卓爾雙重間諜的身份才殺死了他,朝小樹悲痛,自責是自己害死了卓爾,同時也發誓一定會報了此仇。

  寧缺踩好了點,準備明天動手殺了張貽琦,可是又不願意讓對方死的不明不白,一定要想個名號讓對方死的明白才行,知道他是為了什麼而死的。

  次日,寧缺提前就埋伏在紅袖招來到張貽琦的房間裡,欲殺了張貽琦,張貽琦嚇得不行,在寧缺的逼問下招供十五年前的將軍府被殺一案是他主審的,是陳子賢冤枉林將軍投敵叛國才害死了林將軍,現在陳子賢還活著只是淪落成了一個鐵匠鋪打鐵的,還有一個就是顏肅清切下了林將軍的手指在偽造的信函上按下手印。寧缺追問幕後指使是誰,張貽琦裝死暈倒過去,寧缺欲用水把他潑醒,張貽琦趁機溜走,寧缺隨後追趕,二人一前一後來到花園裡,這一幕被樓上剛剛趕到的朝小樹看到。

  張貽琦一路狂奔出了紅袖招,被門檻絆倒居然倒地身亡,隨後追出的寧缺解開了他綁著的雙手迅速逃離現場,朝小樹偷偷跟在後面。

  李沛言大怒,認為自己費盡心機的把張貽琦拉進軍部,可是他卻突然死亡,李沛言不相信這是一個意外,崔德祿從旁挑撥聲稱有人看到朝小樹去了紅袖招,因此認為這件事絕對不是意外。

  李沛言找來了朝小樹,責怪的魚龍幫沒有把軍部放在眼裡,以前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李漁回來了,就牽涉到了崔王后遺孤和夏王后遺孤的爭奪王位之爭,因此李沛言就必須選好做哪一家的狗,李沛言聲稱他只是做自己的主人,而朝小樹則不同,他必須做一家的狗。朝小樹傲慢的回覆李沛言他所知道的是唐國不是哪一家的,唐國說的算的只有一個人,因此他也不會聽從任何人的安排,也不會做任何人的狗,隨後就囂張的離開。

  李沛言暗罵朝小樹不識抬舉,此時修行者王景略走過來,王景略是知命以下自稱無敵,他告訴李沛言朝小樹並不簡單。李沛言反問王景略是否自認為對付不了朝小樹,王景略告訴李沛言他已經感覺到了一絲氣息,今天晚上朝小樹必死。

  崇明戴著面具命令崔德祿今天晚上必須殺了朝小樹。與此同時,華山嶽向李漁稟報今天軍部今天打算去殺朝小樹,讓羽林衛配合,行動指揮王景略。李漁命令華山嶽必要的時候幫助魚龍幫解圍,能不參與軍部的行動就不要參與,她也會去向唐王稟報這件事,等待唐王的指令。

  朝府被包圍的同時,魚龍幫老五召集所有人祭旗,重返魚龍幫解救朝小樹。大雨滂沱的夜晚,並沒有阻止任何人的行動,朝小樹冒著大雨來到寧缺的家門口,寧缺正在陪同桑桑吃飯。朝小樹免了寧缺三個月的房租,可是寧缺絲毫也沒有感激的意思,甚至一碗麵都不想請他吃。朝小樹告訴寧缺他有一個好兄弟被人殺了,而這個人就是卓爾。朝小樹告訴寧缺今天晚上有大事發生,他所有弟兄都有別的事情要做,而他則需要寧缺的幫助,因為寧缺的身手足夠快,可以阻擋任何東西落在他的身上。寧缺提出要五百兩銀子,而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殺死卓爾的人,他就會拚命完成任務,只是死之前需要把錢交給桑桑。寧缺和朝小樹握手達成協定。

  朝小樹去吃碗麵的功夫,寧缺就全副武裝的出現,兩人手持大傘消失在雨地里。

  朝小樹告訴寧缺春風亭那裡就是他的家,今天也注定不太平,周圍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伺機而動,他也因為春風亭被人稱呼為春風亭老朝,很多人管他叫朝二哥,而寧缺則喜歡叫他小樹。

  兩人剛出現在春風亭就被兩撥人馬圍追堵截了,後面來的是南城的蒙老爺,前面來的是西城的主事貓叔,身邊的壯漢都是軍部退下來的,身手也都不弱。老懞和貓叔都指責朝小樹霸占了生意,讓朝小樹給一個交代,朝小樹不卑不亢,霸氣恢復他能霸占生意多年是證明自己有資格霸占,而對方則是沒有資格,甚至扔給他們生意做他們也都不敢伸手去接。同時,朝小樹也告訴大家今天晚上他的屬下不會有任何人出現在春風亭,因為魚龍幫的人都去砸貓叔和老懞的場子了。豈料,老懞告訴朝小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景略親自對付朝小樹安插在清運司的奸細常三,而驍騎營的劉五和費六估計此時也已經被崔德祿帶人拿下了。老懞告訴朝小樹今天是不會有人來救他了,他也注定一死,朝小樹沒有一絲的震驚,反而聲稱最討厭在家門口打架,吵得父親不得安寧。老懞一聲令下命人衝過去,朝小樹嘴角上揚,飛一樣衝過去,迅速的沖入敵營,寧缺一直在旁邊守護,震懾貓叔的人。

  寧缺簡直看傻眼了,只是片刻的功夫,朝小樹就打倒了很多人,朝小樹由衷稱讚朝小樹了不起,腦子裡想起朝小樹交代的話如果真到了拚命的時候就讓他撤走。貓叔命人扔來武器,寧缺為朝小樹擋掉所有的武器,也迅速出手攻向貓叔的人,一時之間血流成河,嚇得老懞倉惶而逃。朝小樹飛起劍連穿寧缺身後數人,飛身來到貓叔前面,貓叔大驚失色,這才認出原來朝小樹是大劍師,話音剛落,朝小樹激起水浪如劍攻向對手,片刻之間貓叔的人就悉數死去,朝小樹帶著寧缺瀟灑離開。

  朝小樹帶著寧缺繼續往前走,來到朝府門外,此時樓上樓下都已經埋伏好了弓箭手,朝小樹遞給寧缺一個面紗,讓他把臉蒙上,千萬不要被人認出來。兩人並排進入到朝府,迎面樓上站著指揮使,正是殺死卓爾的人,來自晉南劍閣,朝小樹目露凶光,厲聲告訴對方因為他殺死了他的兄弟,所以今天晚上必死無疑。

  一聲令下,千萬支箭射向朝小樹二人,朝小樹將隨身佩劍幻化成無數的劍,猶如銅牆鐵壁一般將二人護在中間,箭也紛紛落地,樓上的人都飛身而下襲擊二人。朝小樹意念飛出迎戰樓上的晉南劍閣,肉身停留在混戰之中,寧缺緊緊護住朝小樹,不讓人傷害他的肉身,朝小樹的意念將晉南劍閣的意念打成飛灰,而此時寧缺也已經累的幾乎癱倒在地,可是依然拚死護住朝小樹。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將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