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夜第7集劇情介紹

將夜第7集劇情介紹

  朝小樹寧缺春風亭大戰 魚龍幫幕後老大是唐王

  朝小樹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寧缺誓死維護,正在體力不支的時候朝小樹意念回歸,擊退了刺客也救下了寧缺。二人相視一笑離開了府中,在大雨中行走,朝小樹忽然倒地不起,似乎受到了某種控制,痛苦不堪。寧缺抬頭看去,一輛馬車在雨水中馳來,沒有趕馬車的人,寧缺連續向馬車中射箭,可是箭都似乎是落入了海中一樣渺無音訊,寧缺拔出刀衝過去,朝小樹擔心寧缺遇到危險強忍痛苦發去劍氣掀開了車簾,也震退了寧缺。馬車內的王景略這才慢悠悠的走出來,還不忘挫著手指甲,朝小樹知道自己不是王景略的對手,讓寧缺趕緊逃走,寧缺誓死不逃走沖向王景略,王景略一根手指就彈飛了寧缺,同時也諷刺寧缺只不過是一個凡人,沒有資格死在他的手上。隨後詢問朝小樹還有什麼遺言嗎?朝小樹不語,而是發出全身的力道幻化成一道劍光刺向王景略,王景略反擊朝小樹,預備取他的性命,豈料忽然在朝小樹和寧缺的面前出現了一道“井字元”阻擋了王景略的進攻,並反擊了王景略,王景略被打的狼狽不堪,顏瑟出現在街道上,王景略忙跪地求饒,被顏瑟帶走了。寧缺也認出顏瑟正是那天賣糖葫蘆的人,詢問朝小樹是不是這個人是他口中的底牌,可是又為什麼這么晚才出現,朝小樹聲稱他的底牌是一個人,卻是他無法命令的一個人,但是卻不肯告訴寧缺是誰。

  華山嶽帶人救出了常三等人,與此同時,顏瑟帶著王景略回去,因為愛才不忍殺死他。而是讓王景略去許世將軍那裡效力,同時也告訴王景略是宮裡那位貴人的意思。王景略大驚失色恍然大悟朝小樹背後的靠山居然是他,顏瑟忙揮手阻止王景略說出那個人的名字。

  常三帶人攔住了崔德祿的人馬,雙方人馬交戰在一起,華山嶽也隨後帶人趕到將崔德祿包圍,質問崔德祿究竟是誰,崔德祿罵唐人都是草包,他挑唆了親王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搞事情對方卻毫無察覺,注定唐國要滅亡的,崔德祿高喊燕國萬歲自殺。

  崇明也很快就知道了朝小樹背後的靠山是唐王,想起燕唐之戰就恨的牙根痒痒,誓要報仇雪恨,首先就是要搞亂書院,書院才是守護唐國的根本所在。

  唐王親自帶隊來到李沛言這裡,李沛言手握利劍早就知道已經事情敗露了,唐王告訴李沛言拉幫結派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他萬不該動用軍隊對付朝小樹,因為朝小樹就是他的人。李沛言表示自己不甘心,他雖然手執天子之劍,可是坐在王位上的卻是唐王。當初都以為李沛言必定是未來的天子,可是正因為夫子的一句話決定了李仲易成為唐王,而李沛言只得了一把天子之劍。李沛言一直為此耿耿於懷,唐王告訴李沛言因為當時夫子問他手中的天子之劍哪怕是一把廢劍是否還要,李沛言堅定的要了天子之劍,而夫子看出李沛言難成大器就改選了李仲易為唐王,李沛言假裝瘋癲的抱著劍哭,唐王於心不忍沒有處罰李沛言。

  朝小樹告訴寧缺過了今晚他就會是天下人都羨慕的人了,因為他的背後是唐國最有權勢的人。並且也要從此認下寧缺是自己的兄弟,朝小樹臨走的時候告訴寧缺明天會有人送來兩千兩銀子,朝小樹表示自己只要五百兩。朝小樹霸道的回覆必須給兩千兩,同時也強迫寧缺必須跟著他去見一個人,朝小樹反問能不能不去,也被朝小樹霸氣的拒絕了。

  隆慶看著天空中的烏雲密布,不由感嘆永夜將至的預言原來是真的。

  次日,寧缺被小公公帶來宮裡,讓他老實的等著,等到見了人之後就有人送他出去。寧缺詢問要見誰,公公笑而不語的離開了,寧缺好奇的四處走,進入一個龐大的宮殿里,在案几上看到筆墨紙硯都是上好的,可是當看到紙上的字卻忍不住搖頭,聲稱字太差了,句子還不錯。貪玩的寧缺坐在了一個巨大的龍椅上笑嘻嘻美滋滋的。此時,在朝堂上,唐王大罵屬下的人都是一群廢柴,同時也讓王景略去跟著許世好好打磨,正是因為他是人才才會保住一命,人才必須為國家所用,而不是成為某一個人傾軋的工具,王景略叩拜皇恩。

  唐王知道一切幕後策劃都是李沛言,可是正因為李沛言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不容處死,聲稱過去的就過去了。表面上李沛言對唐王感激不盡,隨後,唐王又憤怒的連續罵了好幾聲廢柴,都是廢柴。侍衛統領徐崇山在唐王的御書房找到了寫字的寧缺,趕緊就給拉出來,並且叮囑寧缺今天進入這裡的事情不許說出去,還不停的罵朝小樹不知道教點規矩再送進來。徐崇山聽到寧缺總是稱呼朝小樹為朝大哥,叮囑他魚龍幫朝小樹排行老二,朝小樹詢問老大是誰,徐崇山手指了指天。

  唐王告訴眾人也不好好想想魚龍幫能拿下漕運的生意,也不好好想想如果沒有上面的人指使他哪有那個能力,而魚龍幫真正的老大就是他。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將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