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23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23集劇情介紹

  為奪竇兆輝馬侯暗鬥不止 馬文玲向竇兆輝說身世

  馬文玲來找薛偉昌商議打算在竇兆輝回來之前趕去清水,直接去清水的警察局,說明來龍去脈,讓李警官帶著親自去找竇兆輝並且當場驗看他手心的胎記。

  竇兆明分析馬文玲一定會去找竇兆輝的,因此建議讓竇兆輝搶先一步回來。侯玉倩和竇兆光都覺得馬文玲不會親自去清水的,竇兆明肯定馬文玲的心態一定會去的,因此計畫讓侯玉倩裝病把竇兆輝提前騙回來,可侯玉倩不想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的編下去,而且侯玉倩認為李警官一定會幫著擋過去的,竇兆明卻對李警官不那么相信。

  正當馬文玲和薛偉昌要求李警官帶著一起去看竇兆輝胎記的時候,侯玉倩打來電話,卻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電話就掛斷了,馬文玲擔心事情有變阻止了李警官先給侯玉倩回電話,直接讓他帶著去找竇兆輝。可是當三個人趕到竇兆輝家裡的時候發現只有尚文麗的哥哥在這裡,竇兆輝已經被竇兆明和竇兆光開車接走了。

  侯玉倩趁著哥三個不在就把尚文麗叫回來一起吃飯,表明自己的態度,侯玉倩聲稱雖然她不想讓尚文麗和竇兆光離婚,可是也不願意看著他們就這樣將就著。尚文麗告訴侯玉倩她之所以沒有提出離婚就是因為顧念侯玉倩,擔心她會難過傷心,等到什麼時候她不難過了還能把自己當成女兒的時候再說不遲。隨後,尚文麗把哥哥告訴她馬文玲和薛偉昌去找竇兆輝的事情告訴了侯玉倩。

  侯玉倩立刻將這個訊息打電話告訴了竇兆明,竇兆明考慮到竇兆輝在旁邊顧左右而言他,侯玉倩立刻心領神會不再多說。

  李警官想起上次侯玉倩和竇兆明找他的事情就意識到竇兆輝是馬文玲的孩子,他也打算去金陽把這件事調查清楚。李警官知道如果調查結果顯示竇兆輝就是馬文玲的孩子侯玉倩也一定能承受得住的,在李警官看來侯玉倩是一個無比堅強的女人。如果證實竇兆輝不是馬文玲的孩子那才是最好的結果。

  當竇兆輝回來的時候,劉芮芮就在家裡等著他,一家人都起鬨讓竇兆輝和劉芮芮出去走走。

  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劉芮芮忍不住落淚,詢問竇兆輝兩人是否真的能在一起,竇兆輝聲稱這一切都取決於劉芮芮,他也知道劉芮芮現在跟他在一起心裡又彆扭,而他始終都只是想跟劉芮芮在一起。看著劉芮芮傷心哭泣的樣子,竇兆輝心疼的把她摟入懷中。

  竇兆明分析現在馬文玲身邊一定有一個了解竇兆輝的人,也在幫著馬文玲出謀劃策,現在馬文玲他們忽然在暗處了,他們變成了明處。而李警官之所以沒有回電話也一定是有自己的難處,現在能指望的人只有自己了,竇兆明希望打親情牌,認為竇兆輝跟他們在一起已經三十年了,比馬文玲親,實在不行就讓竇兆輝自己抉擇。同時,竇兆明也認為李警官即使來也不會直接挑明這件事,如果真的挑明的話就把球踢給李警官,這樣就讓李警官夾在中間為難。

  劉芮芮把馬文玲畫竇兆輝手上胎記的事情告訴他,這讓竇兆輝覺得很奇怪,而劉芮芮卻認為畫竇兆輝的胎記就是因為想讓他快點成為乘龍快婿。劉芮芮突然覺得竇兆輝在某些地方和馬文玲很像,竇兆輝卻一直糾結馬文玲為什麼要畫他胎記的事情。

  李仕學告訴馬文玲他讓劉芮芮去找竇兆輝也就是為了避免她損失太多,馬文玲冷冰凍的警告李仕學以後他和竇兆輝的事情她不摻和,但是她和竇兆輝的事情也不許李仕學摻和,李仕學聲稱竇兆輝回來了也不會讓他有好日子過,馬文玲厲聲警告李仕學不要對竇兆輝做任何事情,這個行為讓李仕學摸不著頭腦,詢問馬文玲什麼原因,可是馬文玲卻什麼也不說,兩人的這番爭執被剛回來的劉芮芮聽到。

  竇兆輝回去以後將馬文玲畫自己胎記的事情告訴家人,竇兆明提醒竇兆輝小心馬文玲這個人,聲稱馬文玲一定是要拿著他的胎記做文章對他不利。侯玉倩也讓竇兆輝放寬心,一家人都會是他堅強的後盾,可是竇兆輝心情卻始終無法好轉。

  馬文玲從劉芮芮這裡打聽竇兆輝得知她畫胎記的反應,同時也瞞著了劉芮芮的好奇心,將竇兆輝的事情告訴了劉芮芮。

  當竇兆輝來上班的時候薛偉昌熱情打招呼,並且在竇兆輝洗手的時候仔細的看了胎記,隨後貌似無意的詢問他胎記的事情。也詢問竇兆輝小時候的事情,竇兆輝也有些好奇,不知道為什麼薛偉昌會突然問起這件事。薛偉昌告訴竇兆輝三十年前他親手把一個孩子送去了清水,竇兆輝好奇的詢問這個孩子是誰的孩子,馬文玲突然推門而入告訴竇兆輝這個孩子是她的。

  同時,李警官也跑來侯玉倩家裡說出了自己的懷疑,詢問侯玉倩竇兆輝的手上是否真的有胎記,侯玉倩急切的詢問李警官如果胎記真的有灰怎么辦?李警官安慰激動的侯玉倩告訴她即使真的有胎記也不能說就是馬文玲的,這個都需要醫學鑑定的,侯玉倩突然失聲痛哭,口口聲聲說竇兆輝就是她的不是馬文玲的。

  竇兆輝聽馬文玲說出了孩子的事情,指責馬文玲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利用他手心的胎記來做文章,並且認定了馬文玲就是為了幾千萬的生意才這樣的。馬文玲落淚,想要勸說竇兆輝跟她做DNA檢測卻遭到了竇兆輝的拒絕,竇兆輝指責馬文玲就是要算計他的家庭。

  馬文玲無奈拿出了一個厚厚的筆記本,讓竇兆輝看看,並且聲稱這是一個母親對孩子的心。也是她的親生兒子留給她的全部記憶,竇兆輝不看也表示了不信任。馬文玲告訴竇兆輝她也曾經拜託侯玉倩找孩子,可是遲遲都沒有訊息,侯玉倩一定是早就知道了。竇兆輝就想起了侯玉倩來醫院找他想讓他把胎記打掉的事情,同時也琢磨了竇兆明的話讓他一定要防著馬文玲。也曾想到侯玉倩種種異常的情況,竇兆輝心裡疑竇叢生,馬文玲流淚表示她只是想要找到這個孩子彌補錯誤,至於孩子是否認她都可以,因為她沒有撫養過孩子一天,只想跟他說對不起,馬文玲放下自己的筆記本就掉頭離開了醫院。

  竇兆輝看著椅子上的筆記本,心情沉重的伸出手拿起來翻開,上面的胎記和自己手掌上的幾乎一模一樣,竇兆輝沒有勇氣繼續翻下去。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