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24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24集劇情介紹

  竇兆輝掩飾情緒陷崩潰 馬文玲責怪李警官辦事不利

  竇兆光一聽說李警官來找侯玉倩的事情就生氣,覺得李警官牙根就不該來。竇兆明就比較客觀了,認為李警官在那個位置上,想幫忙也伸不上手,現在只能看竇兆輝的了,在竇兆明看來沒有人能比侯玉倩在竇兆輝的心裡更加重要。同時,竇兆明也提醒侯玉倩一定要做好隨時面對馬文玲和竇兆輝的準備,不管竇兆輝是否相信也一定會問的,侯玉倩擔心竇兆輝已經知道這件事了。竇兆明立刻讓侯玉倩先回去,不管竇兆輝是否已經知道了都先不要說話,讓竇兆輝先開口試探他的意思,侯玉倩慌忙回家去。

  劉芮芮也非常震驚竇兆輝居然是馬文玲的兒子,馬文玲希望在結論沒有出來之前讓劉芮芮保密不許告訴李仕學。馬文玲讓劉芮芮去侯玉倩家裡看看,看一下竇兆輝一家人的反應。馬文玲知道侯玉倩養育了竇兆輝多年一定不會輕易把孩子還回來的,劉芮芮勸說馬文玲如果見到侯玉倩就要好好的,馬文玲不語。

  李仕學把竇兆輝叫到面前劈頭蓋臉的一頓教訓,同時也讓竇兆輝把檢查拿回去重新寫,竇兆輝手裡翻看馬文玲筆記本,上面畫著的都是他的手掌印。竇兆輝答應回去繼續寫檢查,直到李仕學完全通過為止,等到通過了他還會繼續抗訴討回自己的權益,而且在此之前他的項目就別想開始,他也不會讓自己的心血白白的被李仕學盜走,同時也覺得李仕學牙根就不配做這個院長。氣的李仕學大罵竇兆輝不像話,還是一個無賴,缺乏家教的孩子,並聲稱如果竇兆輝是他的兒子早就把他揍一頓轟出家門了,竇兆輝瞪大眼睛看著李仕學,手裡緊緊攥著馬文玲的筆記本,李仕學認為竇兆輝這是對他的挑釁,尤其不滿意竇兆輝進來就拿著一個破本子看。竇兆輝告訴李仕學這個本子就是HCU的前傳,隨後徑直離開了辦公室,李仕學氣的咬牙切齒。

  劉芮芮跟著竇兆輝回到家裡吃飯,一對小情人打情罵俏,侯玉倩看了也心情好。侯玉倩主動問竇兆輝上班的情況,竇兆輝故作輕鬆的輕描淡寫一筆帶過,侯玉倩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竇兆輝一個人去打拳,滿腦子都是馬文玲、侯玉倩和劉芮芮,馬文玲的苦和筆記本始終都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馬文玲說筆記本上的胎記每次在竇兆輝過生日的時候他都會畫一次,每一次都是如同刀子剜心般的疼痛。竇兆輝想著李仕學的嘴臉,想著劉芮芮和他的愛情,想著事情揭穿之後侯玉倩傷心欲絕的樣子,竇兆輝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喊,劉芮芮心疼的衝過去叫竇兆輝。

  侯玉倩把今天竇兆輝的反應告訴竇兆明和竇兆光,竇兆明分析今天或許竇兆輝已經知道了,只是裝不知道而已,這樣就說明在他的心裡傾向侯玉倩,也根本沒拿馬文玲當回事。竇兆明認為現在他們只要堅持自己的,死死把住竇兆輝就行了。侯玉倩卻認為如果竇兆輝一直都在裝的話,他的心裡就太苦了。

  劉芮芮勸說竇兆輝說出心裡不痛快的事情,竇兆輝故作輕鬆的表示自己有些事情發泄出來就好了,劉芮芮聲稱她知道竇兆輝不會有事情瞞著她的,即便真的瞞著也是擔心她會受傷。竇兆輝深情看著劉芮芮,覺得只要她在自己的身邊就是溫暖的,劉芮芮幸福的依偎在竇兆輝的懷中。

  劉芮芮告訴馬文玲今天侯玉倩和竇兆輝都很平靜,馬文玲沒有想到侯玉倩和竇兆輝兩人都會那么平靜,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同時也覺得如果真的這么平靜她想要把孩子要回來的困難又加大了,劉芮芮勸說馬文玲把這件事告訴李仕學,而馬文玲卻覺得李仕學不配做竇兆輝的父親,她也從沒打算讓竇兆輝認李仕學。

  馬文玲認為李警官和侯玉倩的關係非比尋常,以為李警官一直不願出面解決這件事就是因為這層關係在,因此對李警官也是夾槍帶棒的說話。尤其是李警官勸說馬文玲不要操之過急就讓馬文玲更加不滿意,認為這一切都是李警官的推辭之詞,甚至認為竇兆輝一直就在李警官的眼皮底下,可是他卻時隔這么多年都沒有結果,簡直就是愧對了警察這個職業。劉芮芮覺得馬文玲對李警官說話太過分了,馬文玲將劉芮芮趕到一邊去,同時也催促李警官抓緊時間辦,不要再拖下去了,李警官向馬文玲賠禮道歉,承認當年是自己的疏忽,同時也覺得馬文玲現在的態度實在不適合談話就先告辭而去了。

  劉芮芮在外一直等著李警官出來,向他深深鞠躬代替馬文玲向他道歉,並且聲稱馬文玲自從知道竇兆輝的事情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李警官表示了自己充分的理解,同時也請劉芮芮幫忙照顧好竇兆輝,引導他說服他,他不想看到竇兆輝知道這件事之後一蹶不振。李警官希望讓竇兆輝能提前有個心理準備,否則結果一旦出來竇兆輝的受不了精神垮下來的話兩家人也都是受不了的,劉芮芮表示自己一定不會讓竇兆輝垮下來的。

  薛偉昌發現竇兆輝和李仕學雖然同台做手術,雖然竇兆輝跟他說和李仕學談的結果很好,可是他卻覺得兩人之間卻是矛盾重重。

  竇兆輝告訴薛偉昌侯玉倩也是A型血,因此上次的血型也不能說明什麼,再說即使自己真的是她的孩子也絕對不會認的。憑什麼當初要扔掉自己,薛偉昌自責覺得自己對不起馬文玲,也對不起那個孩子,真心希望那個孩子就是竇兆輝。竇兆輝詢問薛偉昌為什麼只是對不起馬文玲而隻字不提李仕學,同時也猜測是因為薛偉昌是受到了李仕學的委託才將孩子背著馬文玲送人的,薛偉昌承認了這點。同時,薛偉昌也詢問竇兆輝是怎么想到這一點的,此時,李仕學派人來找薛偉昌中斷了兩人的談話。

  薛偉昌見李仕學對竇兆輝也是諸多的意見,因此勸說李仕學不要總是和竇兆輝過不去,免得傷了兩人的感情。李仕學卻認為自己和竇兆輝之間沒有任何感情可言,薛偉昌繼續勸說李仕學能坐下來跟竇兆輝好好談談,李仕學卻訓斥薛偉昌不要總是和稀泥。

  竇兆輝坐在辦公室里,無意中翻看到了抽屜的筆記本,正在思慮間下一位病患進來,正是馬文玲。馬文玲詢問竇兆輝兩個問題,第一如果手心長了胎記去掉之後如何能證明曾經長過胎記,第二,換了一個心臟的人活多久?竇兆輝知道馬文玲是擔心自己把胎記弄掉,因此告訴馬文玲侯玉倩曾經說過,手心殷紅與命抗爭,他謹記母親的話不會打掉胎記,第二個心臟移植的問題他可以請這方面的專家來回答馬文玲的話。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