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25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25集劇情介紹

  竇兆輝知身世痛苦糾結 父子倆欲對簿公堂爭權益

  竇兆輝立刻找護士進來讓她去把李仕學請下來回答馬文玲的話,馬文玲慌忙阻止,告辭而去。竇兆輝心裡頓生疑竇,看出馬文玲和李仕學之間是存在問題的。

  劉芮芮正在陪著侯玉倩聊天,竇兆輝和竇兆明同時回來,竇兆輝笑言劉芮芮是來蹭飯的,侯玉倩立刻表示是她讓劉芮芮來的,而且以後天天都要在這裡吃飯。竇兆明也忍不住笑著奉勸竇兆輝不要說劉芮芮的壞話,否則母親那一關都過不去的。一家人哈哈大笑。

  馬文玲一直心繫竇兆輝的事情,薛偉昌勸說馬文玲不要操之過急免得到最後事情弄的更加糟糕。同時,薛偉昌也告訴馬文玲現在竇兆輝和李仕學的關係非常僵,馬文玲表示自己不願意再忍了,已經忍受李仕學三十年了。薛偉昌只好勸說馬文玲李仕學其實也算是模範丈夫,讓馬文玲不要想得太多。

  竇兆明此時想要狀告李仕學,只有讓竇兆輝和李仕學對簿公堂才能讓他們徹底鬧僵。並且讓竇兆輝找薛偉昌做證人,薛偉昌也只能找馬文玲商議對策,這樣就能造成他們內部的矛盾,越亂越好,這樣就顧及不到找竇兆輝的事情了。

  劉芮芮知道竇兆輝心裡裝著心事,每次看到他打拳自己都很心疼,勸說竇兆輝能說出心裡的話,竇兆輝如實的告訴劉芮芮自己的事情。劉芮芮也坦言她早就知道了,在劉芮芮心裡覺得侯玉倩和馬文玲都是好媽媽,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竇兆輝,竇兆輝倔強的表示他的母親只有侯玉倩。劉芮芮勸說竇兆輝有些事不是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有的是命運也有的是責任,竇兆輝大吃一驚,沒有想到這些話會從劉芮芮的口中說出來。劉芮芮握住竇兆輝的手勸說他如果兩人相愛,不管天塌地陷她都會陪著竇兆輝的,竇兆輝表示他一定會比劉芮芮愛他更愛劉芮芮,兩個相愛的年輕人緊緊抱在一起。

  竇兆明跟竇兆輝提出要狀告李仕學的事情,竇兆輝猶豫了,不想把事情搞的太複雜,竇兆明卻堅決要狀告他,這讓竇兆輝無法阻止也覺得很為難。

  以前侯玉倩和竇兆明都會去找尚文麗勸說她回去,可是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沒有人再來關心這件事,尚文麗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被遺棄的抹布。因此,尚文麗來找竇兆光提出離婚,竇兆光怒火中燒,諷刺尚文麗上過大學的人居然如此想,他雖然文化不高但是從未想過離婚,也因此大罵尚文麗就是為了丟他的人,畜生不如,氣的尚文麗掉頭離開了辦公室。竇兆明恰在此時進來,看到桌子上的離婚協定就去追趕尚文麗,竇兆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嘴上卻大聲嚷嚷離開尚文麗一樣活。

  侯玉倩很快就知道這件事單獨找了尚文麗,也告訴尚文麗因為竇兆輝的事情出來以後家裡人就顧不過來了,並不是不珍惜尚文麗。侯玉倩表示自己充分理解尚文麗,想要離婚她也不攔著,不管怎么樣尚文麗都是她的女兒,同時也希望尚文麗能幫著看好竇兆光,擔心竇兆光和弟弟的感情好,如果竇兆輝要不回來到時候指不定他會做什麼事情出來呢,也擔心竇兆光哪一天和馬文玲玩命。尚文麗非常自責自己在這個時候還添亂,侯玉倩忽然覺得心慌難受,尚文麗慌忙扶著她離開,想要帶著他去醫院做檢查,侯玉倩卻不肯去。

  尚文麗也想明白了,先把自己和竇兆光的事情放一放,先解決好竇兆輝的事情再說。侯玉倩比較欣慰,同時也告訴尚文麗她想要去找馬文玲敲敲警鐘,尚文麗認為侯玉倩不該去,如果真要敲打也應該讓馬文玲來。此時,竇兆光忽然回來,看到尚文麗在厲聲告訴尚文麗協定已經被他撕了,想離婚門都沒有,侯玉倩斥責竇兆光對尚文麗態度不好。竇兆光見母親開口也就不再說尚文麗,而是告訴母親竇兆明和竇兆輝已經起訴李仕學了。

  竇兆輝希望薛偉昌能出面作證,薛偉昌震驚之餘勸說竇兆輝不要和李仕學鬧的太僵,兩人意見不合發生爭吵。

  薛偉昌只好打電話告訴了劉芮芮這件事,希望她能勸說一下竇兆輝。劉芮芮挑明不想因為竇兆輝起訴李仕學一方面是因為李仕學是她的乾爸,但最重要的也是因為李仕學是竇兆輝的親生父親,竇兆輝對劉芮芮的這種說法非常不贊同,甚至有些生氣警告劉芮芮這是最後一次聽她說出這些。

  劉芮芮和竇兆輝回到家裡的時候,劉芮芮也向侯玉倩等人挑明了這層窗戶紙,也告訴他們實際竇兆輝也是知道他身世這件事的,竇兆輝憤怒的趕走劉芮芮,並且表示恨死劉芮芮了再也不會原諒她。劉芮芮離開以後竇兆輝抱著侯玉倩一聲聲叫著媽,侯玉倩胃疼的時分厲害,緊抱竇兆輝淚流滿面。

  劉芮芮回去以後勸說馬文玲一定要阻止父子對決公堂,同時也告訴馬文玲今天竇兆輝雖然把她趕出來,可是她一點也不恨竇兆輝,馬文玲心裡這才覺得好受點,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影響到劉芮芮和竇兆輝的感情。

  薛偉昌勸說李仕學放棄打官司,李仕學卻聲稱邪不勝正,堅持要跟竇兆輝打到底,薛偉昌反問李仕學是否真的“正”,同時也告訴李仕學他擔心打官司只是一種表象,實際想要達到的是另一種目的,那么到時候李仕學將無法自拔。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