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28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28集劇情介紹

  侯玉倩被查腎衰竭晚期 李仕學懷疑竇兆輝非親生

  侯玉倩聲稱一切都是她的錯,只是希望李仕學能給竇兆光一個出路,李仕學卻表示只要竇兆光洗心革面政府自然給他出路。侯玉倩低聲下氣的不停懇求李仕學開恩放了竇兆光。李仕學強硬性的表示一定要讓竇兆光接受法律的制裁,在法庭上也要讓竇兆輝承認誹謗他的事實。

  竇兆輝激動吵著要去找李仕學談竇兆光的事情,薛偉昌認為竇兆輝現在的情緒不適合去找李仕學,如果真的要去的話他就跟著一起去。薛偉昌自責當年對竇兆輝做了那樣的事情,竇兆輝並不承認自己就是當年那個孩子,也不願意薛偉昌一起去。竇兆輝已經下定決心要為了竇兆光妥協,只要李仕學肯放了竇兆光他可以承認自己冤枉了李仕學,承認是自己的錯,向李仕學公開道歉。但是,竇兆輝卻並不甘心,委屈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薛偉昌也深深的為竇兆輝心痛。

  李仕學逼著侯玉倩向他磕頭認錯,這樣就放了竇兆光,恰好馬文玲和劉芮芮來到慌忙扶起了侯玉倩。可侯玉倩卻心裡難過,看著一家三口站在自己的面前,也表態她一輩子都為了兒女活著,可以當著他們的面下跪,當侯玉倩再次下跪的時候竇兆輝趕過來扶起了母親。李仕學指責竇兆輝竇兆光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步都是他害的,竇兆輝指責李仕學逼人太甚,也下定決心要讓李仕學跟竇兆光說清楚。李仕學憤怒呵斥竇兆輝也會把他送去大牢的,氣的馬文玲大叫李仕學的名字怒目而視。

  竇兆輝默默的走出來,伸出自己的手掌,質問李仕學就不想對著他說點什麼嗎?李仕學驚呆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侯玉倩看到竇兆輝亮出胎記當場暈倒在地,眾人慌忙把侯玉倩送去搶救。

  李仕學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沉默了,就那么坐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竇兆光著急的大叫來人,請求能出去看母親一眼。獄警慌忙過來呵斥竇兆光冷靜。獄卒的人只好給竇兆光的家裡去了電話,知道侯玉倩生病了,得知母親生病竇兆光幾乎瘋狂。

  李警官知道這件事以後充分理解,他知道侯玉倩憑藉自己的堅強毅力一個人撫養大了三個孩子,在孩子的心中母親就是偶像,偶像忽然坍塌了三個孩子也會坍塌的。李警官吩咐獄卒讓竇兆光先冷靜一下,等冷靜之後他親自去找竇兆光談。

  李仕學堅決否認竇兆輝是當年的孩子,並且認為一個胎記說明不了什麼問題,現在竇兆輝用一個胎記就想證明身份說明心裡的陰暗。馬文玲憤怒的告訴李仕學竇兆輝就是她和李仕學的孩子,李仕學憤怒的反駁,認為竇兆輝就不是他的孩子。李仕學非要劉芮芮和竇兆輝分手,馬文玲認為李仕學讓他們分手的理由就是因為他剽竊了竇兆輝的作品。李仕學幾乎瘋狂的大叫,認為這個東西就是自己的,竇兆輝才是剽竊者,他也一定會把這個官司打到底的,馬文玲表示她看過兩個東西,也認為就是李仕學剽竊了竇兆輝的,同時也會在法庭上支持竇兆輝。

  與此同時,竇兆輝也下定決心一定要在法庭上討回自己的權益,事實上竇兆輝的心裡也是受傷了的,當李仕學看到胎記的時候居然一句話都沒有說。

  李警官來找竇兆光談話,告知他侯玉倩已經甦醒正在做全面的檢查,希望竇兆光能積極配合調查。李警官也把竇兆輝的朱古力給了竇兆光,竇兆光表示自己明白竇兆輝的意思,知道一家人都在等著他想著他,竇兆光淚流滿面答應全力配合李警官的調查。

  竇兆光做好了坐牢的準備,也在監獄裡寫了離婚協定,讓李警官轉交給尚文麗。同時,竇兆光也提出要賣了大酒樓把錢都給侯玉倩養老用,李警官看出現在的竇兆光已經冷靜了,而這件案子關鍵就是李仕學的態度,只要他不咬著不放,竇兆光也是可以出去的。想到這裡,李警官打算先去醫院看看侯玉倩再說。

  劉芮芮親自照顧侯玉倩,侯玉倩心疼的讓劉芮芮回去休息,劉芮芮笑言自己沒事,並且也告訴侯玉倩竇兆明和尚文麗都去醫院請假了,到時候都會輪流來陪著她的,侯玉倩幸福之餘也有些自責自己連累了大家。

  尚文麗來的時候,侯玉倩提出要把竇兆光的酒樓賣掉了,也不知道竇兆光什麼時候能出來呢。劉芮芮勸說侯玉倩不能賣了竇兆光的命根子,那是竇兆光的心血,更何況現在生意非常好。尚文麗看出侯玉倩的無奈,告知侯玉倩她已經辭職了,酒樓的生意也不會倒,她會管理起來的。尚文麗也表示不能做對不起竇兆光的事情,她會將酒樓撐到竇兆光回來的。侯玉倩激動之餘也有些不理解,當初那么勸說侯玉倩她都不辭職,可是現在卻甘願辭職,尚文麗也承認最近發生了很多事,她的心裡也起了變化,現在和當初也不一樣了,劉芮芮也表示會和尚文麗一起撐起來酒樓,侯玉倩非常感動,緊緊握住兩個女兒的手。

  竇兆輝拿了侯玉倩的化驗單,坐在院子裡失聲痛哭,恰好李警官來到這裡。竇兆輝告訴李警官侯玉倩得的不是胃病,是腎衰竭晚期。李警官看了報告單也是一驚,勸說竇兆輝先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侯玉倩。竇兆輝發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救活侯玉倩。

  李仕學來找薛偉昌,讓他想辦法現在就拉著竇兆輝去做DNA,並且指責薛偉昌和馬文玲串通一氣。薛偉昌知道李仕學之所以要做DNA就是要證明竇兆輝不是他的兒子,如果真是李仕學的兒子將來他也是無法面對馬文玲。李仕學幾乎瘋狂的讓薛偉昌務必讓竇兆輝去做DNA。薛偉昌認為李仕學之所以這樣激動要求去做DNA一定是有事瞞著他,因此告訴李仕學如果不說明真正的意圖就不會答應這件事。

  李警官勸說侯玉倩好好養病,並且表示他是相信竇兆光的。同時,李警官也把竇兆光的打算都告訴了侯玉倩,侯玉倩思前想後覺得其實尚文麗並不想離婚,否則也不會心甘情願的撐起竇兆光的事業了。侯玉倩悄悄問李警官自己是不是得了絕症,李警官慌忙安慰侯玉倩她只是小毛病。

  當竇兆明知道母親的病情之後立刻決定要去化驗給母親換腎,竇兆輝則告訴竇兆明他已經做了各項檢查準備換腎。竇兆明堅決不同意,並且認為母親知道這件事一定會痛苦一生的,竇兆輝卻認為三個兄弟其實就是一個人,不管是誰母親都會痛苦的。竇兆光同時也向劉芮芮道歉,聲稱這件事沒有跟她商量就做出了決定,如果劉芮芮在意的話兩人可以分手,劉芮芮含淚罵了竇兆光是大混蛋就哭著跑了。

  李仕學告訴薛偉昌他懷疑馬文玲的孩子是劉明哲的,這也是他讓劉芮芮和竇兆輝分手的原因,更是當年讓編造謊言讓薛偉昌送走孩子的原因。薛偉昌因為知道馬文玲當初和劉明哲都談婚論嫁了,即使發生關係也不稀奇,而且看李仕學的態度他也相信了這件事。

  馬文玲從薛偉昌這裡知道李仕學的想法之後冷笑,此時才明白原來李仕學根本就不相信她,才送走了自己健康的孩子。

  侯玉倩故意讓護士幫自己看看是不是拿錯藥了,護士確認侯玉倩是腎病藥也沒有錯,可是侯玉倩想要追問下去的時候,護士發覺自己說錯話了謊稱走錯房間了就離開了。

  竇兆輝和母親在醫院的草坪上舉頭看著滿天的星空,幸福的交談。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