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10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10集劇情介紹

  沉船事件越演越烈 朱三才背後火上澆油

  那對耍無奈的兩兄弟在港務局門口拉起了討回公道的橫幅,保全趕都趕不走。這時劉黑子出來了,他把這兩兄弟帶到他老婆的病房,告訴他們他和港務局有深仇大恨。兩兄弟讓劉黑子幫他們一起要債,並答應拿到錢後分他一份。

  秦池讓占著集體宿舍的員工搬離宿舍,員工們不服,秦池告訴他們江河已經調查清楚了,誰有困難,他心裡自有一本賬。這些員工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沒人願意搬。

  琊山煤礦礦長廖漢中的老婆方秋萍也在裕泰號上,至今下落不明,秦池得知訊息大驚失色,急忙趕到醫院去查探。丁薇薇和歐陽健聽到訊息,正在往醫院趕的路上。

  劉黑子把那兩兄弟帶到辦公室去找江河,這兩人耍起了無賴,賴著不走了。江河非常淡定,直接打電話讓保衛科帶人上來。這時劉黑子拿著匕首抵住江河,那兩兄弟只想拿賠償,不想把事情鬧大,沒想到劉黑子會來這一手。江河制服了劉黑子,那兩兄弟嚇壞了,趕緊簽了協定走人。這時江河放開了劉黑子,原來他們在故意演戲給那兩兄弟看呢,通過這一招把他們給嚇跑了。江河幫黑子解決了他老婆的醫藥費,他現在一心一意跟著江河幹事。

  廖漢中帶著不少人來到港務局,他們來勢洶洶,找江河要說法,現在方秋萍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時海事局剛打撈上來一具遺體,江河帶著廖漢中去認領,並不是方秋萍。廖漢中怪責港務局打撈不力,港務局的副局長肖明告訴江河,劉希婭曾在裕泰號上見過方秋萍,現在可以確定她上過裕泰號。廖漢中拍著桌子問江河要人,肖明告訴他現在有不少不法商人在江底偷沙子,導致江底有不少沙洞,其中一名遇難者的屍體就是在沙洞裡找到了,他擔心方秋萍一旦被卷進了沙洞,就很難打撈。廖漢中不聽任何解釋,堅持要江河給他一個交代。

  丁氏公司本來要和琊山煤礦合作,現在廖漢中家發生這么大的事,丁薇薇擔心對他們公司的聲譽有影響,她急匆匆地趕到醫院就是希望秦池能幫她一把。

  江河勸廖漢中多等幾天,現在只是失蹤,並沒有證明方秋萍已經死亡。廖漢中卻認為江河故意在糊弄他們,江河是警察出身,凡事都講求證據。

  港務局現在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朱三才卻和琊山的副礦長趙達夫在飯店裡吃吃喝喝,並收受了十萬塊的回扣。趙達夫還嫌事情不夠大,他想借著此事把廖漢中擠走,於是他打電話從礦上調來一幫兄弟,故意來激化矛盾。趙達夫怕江河會礙他們的事,和朱三才商議著把江河搬倒,再把秦池拉下馬,以後港務局就由朱三才說了算。

  江河和秦池在食堂請廖漢中和他的員工一起吃飯,廖漢中現在根本沒有心情吃飯。江河讓沈奕巍拿著方秋萍的照片去找劉希婭再確認一下。

  盧茜試探性地問盧市長,如果這次事故東江港有責任,會有什麼後果。盧市長告訴她如果東江港有責任將面臨巨額的賠償,相關責任人會被革職甚至坐牢。

  盧茜回到房間看到劉希婭的小提琴,她陷入兩難中,一邊是良心,一邊是責任,她無從選擇。

  經過劉希婭的確認,拿走她小提琴的並不是方秋萍,秦池不願江河一直揪著小提琴不放,他故意轉移話題。這時有員工通報,琊山煤礦來了一百多個兄弟,要來為方秋萍討公道,廖漢中對此事並不知情。

  江河召開會議,商議琊山煤礦的事。朱三才正嫌事小,他提議把這一百多號員工趕回去,並上報市里。其他人都覺得應該軟處理,不過這么多人的食宿問題該怎么解決又成了難題。江河不同意給他們安排賓館,並說一旦答應他們的無理要求,以後會有無盡的麻煩。朱三才正想拿這個招待費中飽私囊,兩人僵持不下,秦池提議投票解決,結果大多數人都站在朱三才這邊。

  如果確認方秋萍在裕泰號上,那就證明這次的沉船確實超載了,江河最擔心的就是這個。

  秦池指責朱三才不該起鬨,朱三才卻說趁此機會弄走江河,其實他和趙達夫的計畫,就是借著這次事搬倒江河、秦池和廖漢中,以後他們正好可以無所欲為地狼狽為奸。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