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11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11集劇情介紹

  趙達夫火上澆油激化矛盾 江河單槍匹馬勸說廖漢中

  朱三才表面上是為秦池著想,實際上他心裡有自己的小九九。朱三才在秦池面前挑撥,勸他借著機會趕走江河。秦池覺得江河是個幹大事的人,他們不該落井下石。朱三次卻說江河本來就是被發配到這兒來的,也許他自己巴不得調走呢,並提醒秦池他們不能得罪的不是廖漢中而是琊山煤礦。秦池告訴朱三才,方秋萍這次來東江港,所有的行程都是東江火電廠的廠長李志康安排的。

  江河去了盧站長家,故意套出裕泰號超載的事,盧站長是個老實人,哪是江河的對手。被江河幾句話就套出了實情。盧站長一直有思想包袱,現在說出一切,反倒輕鬆了。江河讓他不要伸張此事,一切都由他來解決。

  秦池的侄子秦海濤剛從外地出差回來,他在秦池面前提到方秋萍的事,秦池從他的話中聽出他和方秋萍的關係不尋常,追問之下,秦海濤才說了實話,他和方秋萍一直在賺煤炭的差價,現在方秋萍出事了,到時肯定會牽扯出琊山煤礦的賬目。秦海濤求秦池幫他想辦法,從這件事裡抽身。

  江河打電話約盧茜出去吃飯,盧茜在江河面前強打起精神。江河沒有開門進山地問盧茜超載的事,卻給她講起一本日本的小說,盧茜本來就心虛,聽了後更加慌亂。自始自終江河都沒有逼盧茜說出真相。

  江母一心想讓丁薇薇和江河複合,丁薇薇有這個複合的心,但她看出江河的興致不是很高,擔心自己當年傷了江河的心。江母讓她放心,她會去勸江河。

  朱三才請廖漢中和趙達夫在飯店吃飯,廖漢中怪他們不該把方秋萍安排在裕泰號上,朱三才卻說這是李志康安排的行程。趙達夫在一旁煽風點火,故意挑起廖漢中和李志康的矛盾。

  盧茜為了幫江河排憂解難,準備去賓館採訪廖漢中。這時在賓館看到煤礦的工人們要準備去砸火電廠的招牌。

  肖明告訴江河有部分傷者已經出院了,不過他們提出了不少賠償要求,他讓他趕緊去市里喊冤要賠償款,江河卻說只有等調查結果出來了才能證明港務局並沒有責任,肖明對他的話感到疑惑不解。這時劉東升給他打來電話,告訴他打撈工作已經進行到了第五天,他們不能再浪費人力和物力繼續打撈了。

  趙達夫帶著人堵在火電廠門口,他火上澆油,別有用心地想把事態擴大化。

  學校這邊也鬧成了一團,學生們怪江河出爾反爾,到學校告他們的狀,現在學校要處罰他們,他們鬧著要劉希婭帶他們去找江河。劉希婭帶著同學們來討說法,這時火電廠那邊也來了急電。江河讓沈奕巍留下和學生們溝通,他十萬火急地去找李志康。

  李志康讓他趕快幫忙解決,如果電廠無法正常上班,全市就會大停電,到時將一發不可收拾。李志康讓江河去向盧市長匯報,江河卻告訴他這件事他們已經開會商議自行解決。江河向沈奕巍打聽廖漢中的情況,沈奕巍告訴他事不像廖漢中所為,應該有人故意借著此事想讓廖漢中下台,再制江河一個辦事不力之罪。江河讓李志康給他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讓他去解決此事,到時解決不了就上報市里。李志康告訴江河,方秋萍和他們簽了契約後,接了一個神秘電話就把船票改成早上六點的。

  趙達夫在秦海濤家裡看到他和方秋萍的親密合照,他猜出了秦海濤就是方秋萍的秘密情人。

  江河帶著包子到賓館來找廖漢中,告訴他他的手下喝得醉醺醺地在電廠晃悠,廖漢中不知道事態有多嚴重,但他堅持要為妻子討回公道。江河提醒他的身份,如果一旦斷電,造成嚴重後果,到時受牽連的只是他。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