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12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12集劇情介紹

  朱三才處處給江河挖坑 劉希婭堅持找回小提琴

  趙達夫告訴秦海濤他在方秋萍的賬戶上存了一百多萬,現在她出事了,這錢眼看就要打水漂了。秦海濤也是因為經濟的原因才急著回國的,兩人都想著把方秋萍賬戶上的錢提出來。

  廖漢中打電話通知趙達夫把電廠的人撤走,李志康本來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現在看到煤礦上的人全都撤走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廖漢中圍堵電廠的訊息還是不脛而走,秦池背著江河向盧市長匯報,盧市長質問江河隱瞞不報。江河解釋事情沒有了解之前不要急著下結論,並說廖漢中並不在現場。

  趙達夫不甘心就此撤走,他繼續在廖漢中面前說江河的壞話,說他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現在海事局已經停止打撈遺體了。廖漢中得知這個訊息非常驚訝,他對東江港的意見越來越深。

  江河給廖漢中送行,拿出礦工們住賓館的賬單讓他結算,趙達夫趁機在一旁挑撥,廖漢中大發雷霆,揚言以後不會再和東江港合作。秦池立馬就向盧市長匯報,盧市長讓秦池轉告江河,明天如果大學生的事處理不好,他會拿他試問。

  朱三才大發脾氣,罵江河把財神爺得罪了,以後港務局的日子更難過了,並放話以後撒手不管了。

  丁薇薇擔心江河在港務局引起眾怒,丁槐卻誇讚江河行事果斷。丁薇薇擔心江河的脾氣太耿直,並不適合生意場。丁槐從江河的行為中嗅出港務局要進行大改革了。

  朱三才拉著秦池給江河使絆,秦池卻事事為東江港的利益著想,他也不是省油的燈,朱三才如此積極地煽動鬧事,無非就是要把他和江河推出去當擋箭牌。朱三才被他說中了心事,惱羞成怒,摔門而出,卻在門外撞到了孟建榮。朱三才躲在外面偷聽秦池和孟建榮的談話,得知了超載的真相,他推門進來,追問小提琴的下落。秦池有難言之隱,不肯說出琴的下落。朱三才給他們出主意,讓學生們去逼江河,通過江河的嘴把超載的事說出去。把這個黑鍋交由江河去背,秦池雖然覺得不厚道,但他也沒有阻止孟建榮去煽動學生。

  學校老師建議把祭奠儀式放在學校辦,劉希婭卻還是希望去江邊,這樣離陶然更近一些。盧茜去學校找劉希婭,劉希婭知道她肯定是替港務局說情,決定避而不見。

  江河擔心學生們在江邊再遇危險,讓人把局裡的小禮堂收拾一番,安排學生們在這裡辦祭奠儀式。秦池和朱三才在後面故意搗鬼,慫恿郭川等人消極怠工,不肯出人手幫忙收拾。沈奕巍只能找劉黑子等人幫忙。

  朱三才覺得事情還不夠大,他準備去學校煽風點火,一起來對抗江河。朱三才從商務處處長海岩口中得知盧茜就是那個超載的乘客。

  盧茜終於等到了劉希婭,劉希婭只想要回自己的小提琴,盧茜心生內疚,但她還是咬定不敢說出實情,她想買一把一模一樣的琴送給她。可是劉希婭卻告訴她這把琴是陶然送給她的禮物,對她的意義非常重大,她想用陶然送給她的琴演湊一首《安魂曲》來告慰亡靈。盧茜答應幫她找琴,勸她把祭奠地點放在小禮堂,卻被她拒絕了。

  學校的周老師告訴江河,學校已經做通了大部分同學的思想工作,但劉希婭幾人還是堅持要去江邊進行小規模的祭奠。沈奕巍擔心明天學生們會和其他遇難者家屬遇到,到時睹物思人,場面更加難以控制。江河告訴沈奕巍琴其實在盧茜手上,但她現在很糾結,畢竟牽扯太大了,他也不願逼她,只能等她自己主動站出來。

  盧茜打電話告訴秦池,她決定把琴交出去,秦池卻拿出盧市長來壓她,勸她慎重考慮,要分得清輕重緩急。秦池讓盧茜把琴交給他處理。

  盧茜主動發訊息給江河讓他明早陪她去找劉希婭,江河一早就來到盧茜家樓下等她。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