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23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23集劇情介紹

  江河隻身一人去琊山 趙達夫設下圈套等江河

  丁薇薇雖然對廖漢中撇開趙達夫感到失望,但在商場歷練多年的她早就達到處事不驚的地步。

  江河托李志康幫他穿針引線,打通沿江一線的電廠關係。李志康擔心他們港務局和琊山的關係無法緩和,供應不上煤。江河卻自有打算,他不解的是電廠一向用的是進口煤,現在竟然改成琊山煤礦的煤。李志康告訴他這是秦海濤牽的線,琊山煤礦的煤既便宜,質量也過關,他總得給秦池幾分薄面。李志康告訴江河方秋萍和秦海濤跳過廖漢中搞暗箱操作。

  孟建榮找秦池訴苦,他覺得自己的預算有根有據,而江河卻在雞蛋裡挑骨頭。秦池勸他少賺一點,孟建榮卻說他能挽回本錢就算不錯了,怨江河不通世故,以後會阻止他和港務局的長期合作。孟建榮擔心江河一旦當上港務集團的總經理,他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琢磨著要給江河使壞。

  盧市長怪江河沒有保護好盧茜,盧茜幫江河辯解,盧市長不願因為江河再和女兒起爭執。

  李志康告訴江河,方秋萍叮囑他不要告訴廖漢中給電廠供應的是優質煤,李志康雖然同情廖漢中被方秋萍耍,但出於利益,他只能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分析方秋萍和趙達夫裡應外合,背著廖漢中做小動作。

  丁薇薇打電話告訴秦海濤盧茜受傷了,她想通過秦海濤來攪合江河和盧茜的戀情。

  沈奕巍不放心江河一個人去琊山,但他這邊的工作一時也走不開。江河覺得他和廖漢中的死結只能自己去解。

  秦池不願從事行政工作,要繼續留在港口集團。盧市長本來擔心江河一個人管理港口集團,責任太大,現在秦池願意屈尊他之下,替他把關,倒也是個辦法。盧市長對江河和盧茜的感情頗有微詞,順帶著看不上江河。他只能和秦池訴訴苦水,秦池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打哈哈。

  盧茜的母親於鳳麗得知她受傷急忙從外地趕回來,看到她背後的傷勢心疼不已,怨江河不來家裡照顧她。盧茜卻說盧市長反對她和江河在一起,江河不敢輕易進家門。盧茜告訴於鳳麗,她只對江河一個人動心。於鳳麗比較開通,她雖然不會阻止江河,但她還是建議盧茜要聽取父親的意見。

  朱三才告訴秦池,江河一個人跑去琊山煤礦,並說他不安好心。秦池卻說江河和廖漢中商談合作的事。朱三才提醒他一旦江河和廖漢中化解了矛盾,以後他們就再也找不到機會扳倒他。

  朱三才給趙達夫通風報信,告訴他江河去了琊山煤礦,讓他提前做好準備,不能讓江河把陳年舊賬翻出來。廖漢中現在也對趙達夫起了疑心,他更怕江河和廖漢中結盟。朱三才讓趙達夫在酒桌上灌倒江河,並要支開廖漢中,安排他住在外面的賓館。

  盧茜打電話讓江河來拜訪於鳳麗,江河卻告訴她他現在正在去琊山的路上,等他回來再說。

  江河沒來,秦海濤倒上門了,於鳳麗看到他對盧茜非常體貼,不禁頓生好感,並留他在家吃晚飯。秦海濤給盧茜準備了一塊上好的玉墜,盧茜堅持不肯收下。秦海濤嘴很甜,哄得於鳳麗心花怒放。盧茜則擔心江河在琊山受到刁難,拜託秦海濤聯繫一下琊山煤礦的人。

  趙達夫把江河安排在琊山賓館,廖漢中不想見江河,讓趙達夫去招呼他。趙達夫帶江河參觀煤礦,江河告訴他他會想辦法幫他們把積壓的劣質煤推銷出去,並說帶來了方秋萍的訊息,希望和廖漢中見個面。

  趙達夫別有用心地找了幾個人來陪江河喝酒,廖漢中是個糙老爺們,他們聯起手來往死里灌江河。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