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25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25集劇情介紹

  江河動用私人關係為自己洗白 沈奕巍等人為江河寫聯名信

  郭川替江河說話,朱三才巧舌如簧,他句句詆毀江河,其他幾個副局長不同意在江河的事還沒定論時,就急著開批鬥會。秦池的意思是儘快落實散貨碼頭改造一事,不想揪著這事不放。

  盧茜氣沖沖地找盧市長,質問他事情還沒水落石出之前就停了江河的職。盧市長卻說一切等市委的調查,盧茜怨盧市長公報私仇,因為不喜歡她和江河在一起,就故意整他。盧市長雖然不喜歡江河的為人,但對待工作還是認真的,他只是痛恨江河這個老江湖竟然掉以輕心,被人下套。

  盧市長質問廖漢中,江河在琊山出了事,而他竟然毫不知情。廖漢中告訴盧市長,當晚他忙著處理塌方的事,根本就沒顧上江河。盧市長讓他配合紀委的調查,查清真相。

  沈奕巍給紀委寫了一封信,把江河調到港務局後,觸碰了哪些人的利益,交代得清清楚楚,希望紀委能夠慎重對待。盧茜佩服沈奕巍的臨危不亂,不像她看到丁薇薇和江河在一起,就失去了理智的判斷。沈奕巍勸她要相信江河,會處理好他和丁薇薇的事。

  江河主動到琊山來找廖漢中,他不願在煤礦和廖漢中談話,而是把他帶到了賓館。江河告訴他他是被人陷害的,而且那天賓館的門根本沒鎖,他知道是趙達夫故意給小姐留的門,但現在再糾結這事已經沒有意義,他現在要做的是,讓廖漢中跟他去派出所,證明他那天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什麼事都幹不了。

  秦池聯想起江河出事前,朱三才和孟建榮的反應。盧茜把沈奕巍給紀委寫的信拿過來讓秦池簽字,卻遭到他的拒絕。江河的停職對他來說是個轉機,他當然要抓住這次的機會。

  到了這個時候,江河才意識到自己來到港務局的這段時間,得罪了不少人,他破壞了他們的利益,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陷害他的人。

  江河出了這樣的醜聞,於鳳麗對他很不滿,盧茜為江河喊冤,他為了港務局的改革衝鋒陷陣,得罪了不少人,現在他被人陷害,個個都來指責他。

  孟建榮告訴朱三才,陷害江河的事情辦得妥妥噹噹,他唯一擔心的是海岩會不會說漏嘴。朱三才讓他趕緊把契約拿過去給秦池簽字,並承諾會幫他在秦池面前說話。

  江河和丁薇薇去接沫沫放學,這時郭川給他打來電話,告訴他朱三才趁他不在,給孟建榮放水,而秦池是個老好人,他本來和孟建榮的關係就不錯,他們現在就要簽契約。江河感到很無奈,他已經被停職了,有心無力。郭川擔心港務局沒了江河又回到從前,他們這些天的努力都白費了。

  盧茜腦子裡很亂,有時候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她還是忘不了丁薇薇抱著江河的那一幕。

  江河陪丁薇薇和沫沫一起吃飯,盧茜打來電話約他在街心花園見面。盧茜氣江河把她蒙在鼓裡,什麼事都不和她商量,她在吃丁薇薇的醋。江河不願讓她跟著擔心,他自己私下找朋友幫忙調查這事。

  盧市長讓盧茜轉告江河,讓他明天去找程副省長。

  警察拿出海岩的照片讓坐檯小姐確認,雖然當時他戴著口罩,但還是被認出來了。

  程副省長批評江河不該犯了個人英雄主義,一個人跑到琊山去,結果反遭到陷害,這不是一個老警察該有的行為。江河向程副省長承認自己這段時間有點飄飄然,掉以輕心了。程副省長告訴他,警局已經查出是海岩栽贓陷害,同意他明天復職。

  海岩接受警察的盤問,他一個人承擔了所有的責任。

  朱三才帶著孟建榮去找秦池簽契約,秦池正當落筆時,郭川推門進來,告訴他江河是被海岩陷害的,馬上就要回來主持工作了,大家面面相覷,秦池放下手中的筆。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