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30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30集劇情介紹

  盧站長為護堤累得心臟病發 江河徵求大家意見做封堵預案

  盧茜陪江河在醫院打完點滴,結束後兩人一起出去吃早飯,盧茜一直耷拉著臉,對江河冷言冷語。她氣自己不夠大度,吃丁薇薇和沫沫的醋。江河自我檢討,沒有顧及盧茜的感受,兩人解除誤會,重歸於好。

  秦池去找秦海濤,責怪他和丁薇薇聯手耍孟建榮。秦海濤卻說孟建榮貪心不足,才會栽跟頭。秦池希望秦海濤出面幫孟建榮一把,他現在需要孟建榮補上防洪堤的窟窿,這個時候他一旦崩盤,資金短缺的話,可能會釀成大禍。

  沈奕巍告訴江河防洪堤有隱患,孟建榮才會花大錢拋石護堤。朱三才知道秦池給孟建榮施加了壓力,孟建榮才會花血本。秦池一再在江河面前強調,他們拋石護堤只是做萬全準備,並非防洪堤的質量不過關。

  省防總通知江河他們,特大洪峰還有四十八小時就要抵達東江港,讓他們趕緊拿出應對措施。廖漢中擔心港口封堵運煤通道,正準備趕到現場親自視察。秦池讓盧茜寫一篇關於廖漢中視察防汛現場的報導。江河覺得一旦報導了這件事,無意就是告訴省防總廖漢中在向他們施壓。江河希望大家集思廣益,找出延遲封堵時間的方法。朱三才提醒他延遲封堵就是抗命,江河只是在搶時間,延遲三四個小時就能救了煤碼頭。沈奕巍已經找專家確認過,他們的想法不是不可行。江河讓沈奕巍和盧站長儘快找專家拿出確實的數據,這樣他才可以向省防總爭取到封堵權。秦池支持江河的決定,朱三才卻大惑不解。

  江河和沈奕巍幾人親自去防洪堤附近的斜波做好標誌,儘快加固子堤。盧站長為了摸清水勢,堅持下水勘察,他發現孟建榮又在弄虛作假,在子堤這塊減少石頭的投放。盧站長心臟病發,撐著一口氣向劉黑子交代,一定要下鋼筋籠。而江河也因為身體未愈而暈倒。

  廖漢中帶了不少抗洪物資來支援東江港,秦池這邊正缺人手,讓廖漢中再調一些人過來幫忙。

  孟建榮怒氣沖沖地去找秦海濤,指責他害自己賠了七千萬。秦海濤向他解釋,他一再提醒他不要跟著舉牌,是他自己起了貪戀。孟建榮這次的跟頭栽大了,他拜託秦海濤幫他約丁薇薇,他必須要當面問清楚。

  洪水就要突破警戒線了,省防總的副總指揮王石山見東江港這邊竟然還沒有準備封堵運煤通道。

  江河剛醒來就問盧茜盧站長的情況,盧茜告訴他盧站長被送到醫院搶救,還沒脫離生命危險。

  江河把封堵的預案拿給王石山看,王石山卻指責他抗命不遵,命他帶人去做封堵準備。江河向他解釋,他們已經盡最大的能力搶救運煤通道,希望他能抽時間看一下他們的方案。人命關天,王石山不願多一分冒險,命令江河現在就做好封堵的準備。

  王石山仔細看過江河他們做的封堵方案,第一時間就給程副省長打電話請示。程副省長不敢冒險,讓王石山務必督促江河隨時做好封堵的準備。

  江河召開緊急會議,徵詢大家的意見,是否封堵運煤通道。朱三才同意封堵,而沈奕巍等人卻覺得採取他們做的封堵預案,不到最後一刻,決不放棄,港務局的新舊勢力意見不同。秦池心裡自有打算,他出乎意料地支持江河的想法,不到最後關頭決不封堵。港務局其他的員工也一致支持江河的決定,連廖漢中也站出來支持東江港。江河看到大家齊心協力,感到欣慰,但他也提醒大家,江北有數千萬民眾,一旦決堤,他們就成了千古罪人。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