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33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33集劇情介紹

  江河堅定上市之心 丁薇薇收購建榮集團

  省領導們正在討論對江河的處理決定,江河突然跑來請纓,他要求繼續留在東江港與大家共進退。程副省長終於看到江河已經全身心投入到東江港的改革上,他欣賞江河敢作敢當的態度。

  江河官復原職,朱三才又坐不住了,秦池感到很無奈,他和江河已經撕破了臉,擔心以後和江河更加無法共事。

  江河現在的重心是上市,他希望沈奕巍能助他一臂之力。沈奕巍緊緊跟住江河的步伐,願意做他的急先鋒,他早就做好了一個初步方案。江河已經向集團黨委提交了申請,準備讓沈奕巍做集團的副總經理,他現在迫切需要沈奕巍這種敢做事、肯幹事的人才。

  江河開會總結,幸好盧站長及時發現防洪堤的質量問題,做好應對措施,否則洪水一旦漫堤,單靠子堤根本無法阻擋洪水,盧站長是港務局的大功臣。而孟建榮的垃圾工程在洪水中不堪一擊,經過質檢部門的檢測,防洪堤里使用的鋼筋是劣質材料做成的。江河當眾宣布要查清事實,朱三才坐立不安,秦池佯裝鎮定,並說他已經責令孟建榮去自查。秦池這點伎倆在江河眼裡根本過不了關,他堅持讓港務局出面調查,並讓秦池擔任調查小組的組長。

  江河在會上向大家宣布了上市的決定,秦池一直持保守態度,他覺得此時上市並非時機。江河一心想改革,不會讓任何人阻擋他們的腳步。朱三才告訴他們,丁氏集團持有煤碼頭30%的股份,如果他們要上市必須要和丁氏商議。江河表示日後會和丁氏商議,重新商談股份分配的事。江河讓大家舉手表決,除了朱三才和秦池,大家一致舉手通過。

  丁槐得知東江港要上市,便讓歐陽建協助丁薇薇加持股份,配合東江港的上市。歐陽建告訴他丁薇薇最近的狀態不太好,用工作麻痹自己。

  朱三才心裡有鬼,他擔心去查孟建榮,他會被牽連,並說秦池也脫不了干係。秦池分析給朱三才聽,江河讓他負責調查劣質材料的事只是緩兵之計,他現在忙著要上市,把調查的權力交給他無非就是安撫他不要在上市的事情上和他唱反調。

  秦池和朱三才還在為劣質材料的事傷神,江河和沈奕巍卻馬不停蹄地商討上市的細節。

  丁薇薇告訴廖漢中丁氏集團正在收購基建公司,他們建產業園的態度是誠懇的,希望廖漢中能和他們丁氏合作。

  朱三才想讓孟建榮一個人承擔下劣質鋼材的事,讓他一走了之。孟建榮卻告訴他他現在欠下銀行一大筆債務,他根本就走不掉。

  盧茜想讓江河去她家去吃飯,於鳳麗已經答應見他,江河擔心盧市長反對,不過盧茜告訴他盧市長一向聽夫人的話,他們的戀情終於又向前走了一大步。

  秦海濤幫孟建榮約了丁薇薇見面,孟建榮開門見山,他想讓丁薇薇出面幫他解決九眼天珠的事。卻不料丁薇薇和秦海濤一唱一和,勸他把珠子留在手裡。孟建榮想按原價賣給丁薇薇,丁薇薇卻打上孟建榮基建公司的主意,她對孟建榮的現狀了如指掌,得知他現在腹背受敵,焦頭爛額。

  郭川請了法律顧問鄭律師來幫他們辦上市,鄭律師告訴他們,他們和丁氏集團的合作上吃了暗虧,他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價值,賤賣了資產。

  丁薇薇告訴丁槐,她已經成功收購了建榮集團,丁槐喜出望外。丁薇薇在工作上已經不需他擔心,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丁薇薇的感情沒有著落。本來指望著她和江河複合,現在看來複合無望了。丁薇薇已經看出盧茜更加適合江河,她決心放手,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上。

  沈奕巍告訴江河,朱三才和秦池兩人和評估公司勾結,把資產賤賣給了丁氏集團。江河雖然心有懷疑,但一切還是要憑證據說話。

  鄭律師暗示郭川,他們內部有人和評估公司勾結,才造成他們的資產流失。他的建議是不希望他們在上市的敏感時期展開調查。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