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34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34集劇情介紹

  沈奕巍大義凜然險出錯 朱三才心中有鬼顯慌亂

  孟建榮跑路前想和劉希婭道個別,他落魄到這個程度,還是對劉希婭念念不忘。孟建榮借著酒意告訴劉希婭他的公司破產了,他現在對未來沒有任何規劃。劉希婭雖然不喜歡他,但看到他買醉還是有點不忍心。她勸孟建榮不要放棄希望,他一定能東山再起。

  盧茜帶著江河回家見父母,江河見到盧市長不免有點緊張。但提到工作他就侃侃而談了,江河告訴盧市長,朱三才找了一家有問題的評估公司,導致資產被賤賣,虧了整整兩個億。江河現在不確定秦池是否參與其中,盧市長對秦池還是了解的,他雖然為人平庸,但還是有覺悟的。盧市長決定讓紀委參與調查朱三才。

  吃飯時,江河主動給盧茜夾菜,盧市長夫婦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還是認可的。不過這時沫沫突然來了電話,氣氛立馬有點尷尬。盧市長夫婦都是明理的人,他們的初衷就是希望盧茜得到幸福。江河和沫沫之間有隔不斷的血緣,這是他的責任,江河非常坦率地表態,他不會放棄沫沫,但他會盡最大的努力給盧茜幸福。

  孟建榮請朱三才吃飯算作辭行,他準備出國避一段時間。朱三才得知這個訊息後,心中的大石立馬放下了,算是吃了一顆定心丸。孟建榮勸朱三才給自己留條後路,中央現在嚴抓反腐,他的處境也很危險。

  於鳳麗對江河的初次印象不錯,她就是有點顧忌,江河畢竟是個結過婚的男人,盧茜今生認定了江河,非他不嫁。

  江河邀請丁薇薇和歐陽建參加他們的黨委會,並告知會稀釋他們的股份。丁薇薇卻告訴他他們會以現金增資的方式保證達到30個點的份額,他們已經找到了評估公司來對新公司進行評估。沈奕巍特地提起了之前他們入股煤碼頭時啟用的評估公司,歐陽建有點尷尬,朱三才卻顯得很慌亂。

  沈奕巍是個急性子,他在會上毫不客氣地暗指丁氏集團用了卑鄙手段低價買了煤碼頭的股份。他的話抓住了朱三才的痛腳,秦池也很憤怒,感覺沈奕巍意有所指。江河及時制止了沈奕巍,不讓他繼續深究下去。

  朱三才心裡有鬼,他想把秦池拉過來做墊背,一再強調江河故意和他們過不去。秦池問心無愧,當初簽訂的契約已經經過備案。

  江河指責沈奕巍太過衝動,紀委已經介入調查朱三才,他不該打草驚蛇。沈奕巍大義凜然,他實在看不下去秦池和朱三才一唱一和的嘴臉,所以才一時衝動。

  朱三才坐立不安,他打電話向丁槐救助,讓他幫自己安排好一條後路。

  丁薇薇擔心他們這么做是商業欺詐,一旦查出他們賄賂,到時也許會雞飛蛋打。丁槐才不在意,認為這些只是商業手段。丁薇薇擔心他們的注資會成問題,丁槐卻勸她用私情去找江河談,丁薇薇了解江河的為人,他一向是先公後私,再說她也無法坦然地去面對江河。丁槐不想為難她,他把上市的事交給其他人去辦。

  劉希婭到煤碼頭來看沈奕巍,她想在附近搞一場演出,讓沈奕巍幫她搭建場地。沈奕巍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廖漢中和江河的想法倒不約而同,他們一起商談上市的事,廖漢中嘆息,他堂堂一個礦長,卻被自己的老婆和副手蒙在鼓裡。趙達夫把事情推得一乾二淨。

  丁槐和歐陽建宴請趙達夫,趙達夫在他們面前訴苦,現在廖漢中視他為眼中釘,他一直放不開手腳。丁槐勸他在琊山煤礦虧損的事情上大做文章,扳倒廖漢中。

  丁薇薇找江河談公事,她無法理解江河故意針對他們丁氏的意圖,江河告訴她,丁氏做事不光明磊落,不是合適的合作夥伴。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