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37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37集劇情介紹

  解國慶突然反悔拒絕合作 丁槐劍走偏鋒對抗江河

  丁槐盛情款待解國慶,他處處站在解國慶的角度說話,並大肆誇讚了他一番。寒暄了一番後,丁槐就直奔主題,他想撬江河的牆角,讓解國慶跳過江河和他們丁氏合作。丁槐為了打壓江河,不惜花大血本。

  於鳳麗已經接受了江河,而盧市長還心存芥蒂。盧茜勸江河想辦法去討好盧市長,儘快答應他們的婚事。沈奕巍突然跑來參與他們的話題,催促他們抓緊時間辦事。

  秦海濤讓秦池想辦法阻止江河和長鼎的合作,秦池本來就不願江河成功,他嘴上說著支持江河的工作,私下卻處處給江河使絆。秦海濤告訴秦池,他帶歐陽建去了盧市長家,歐陽建一不小心打破了盧市長家的花瓶,又去古玩市場又買了一隻還了回去。而那隻花瓶和當初孟建榮送給秦池的一模一樣。

  東江港機廠的陶廠長告訴沈奕巍,解國慶最近一直在迴避他,他擔心合作的事出了問題。沈奕巍決定和陶廠長親自去一趟長鼎港機廠。此時的解國慶正和丁槐談合作,他認可丁槐給出的條件,但他也要給江河一個交代。丁槐告訴他他和江河之間並沒有簽協定,現在就是反悔也不為過。

  沈奕巍在長鼎港機廠見到解國慶的秘書,他一口咬定解國慶去了外地出差,可是沈奕巍卻在停車場看到了解國慶的車。他猜測解國慶是故意躲著他們。

  丁槐最近總是感覺頭暈,醫生建議他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丁槐卻不以為意。醫生只能私下提醒歐陽建,平時多關注丁槐的身體,不要讓他太操勞。歐陽建建議讓丁薇薇回來幫他·參加競標。

  歐陽建把丁槐的身體狀況告訴丁薇薇,勸她回來幫忙。

  沈奕巍告訴江河最近解國慶總是對他們避而不見,他們之間的合作可能出了問題,並說他在停車場看到了丁氏集團的車,他們推測丁氏集團正插手此事。

  趙達夫催秦海濤動用售煤款,秦海濤卻告訴他現在這筆錢根本就無法動用,當時密碼是由方秋萍保管,現在她死了,他也不知道密碼,根本就不能擅自動用。趙達夫急壞了,大罵方秋萍死了也要連累他們。

  丁槐讓伊娜幫助丁薇薇參加競標,丁薇薇見到她很意外。丁薇薇想了解丁槐和長鼎合作的初衷,丁槐卻不願坦誠相告,只說他們的首先還是山崎,長鼎只是備選。

  沈奕巍鍥而不捨,非要見解國慶一面,解國慶推脫不掉,只說一些場面話來敷衍他。沈奕巍不是笨人,他看出解國慶的猶豫是因為有了更好的合作夥伴。解國慶如實相告,丁氏集團提出溢價三十倍收購他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無法拒絕這個誘惑。

  伊娜告訴丁薇薇秦海濤就是金印收藏人黃金印的外孫,丁薇薇得知這個訊息很意外。

  秦海濤試著登入他們海外的網銀賬戶,卻不知這個賬戶已經被警方監控了。

  江河召開董事會商議和長鼎合作的事,隨後秦池就把訊息透露給丁槐。丁槐給解國慶開出了更加優厚的條件,江河無法說服解國慶和他們簽約。

  沈奕巍猜測他們內部肯定出了內奸,所以丁槐早就知道了他們的條件。沈奕巍第一個懷疑的就是秦池。他早就看透了秦池的為人,每樁事他都參合一腳,最後他卻總是安然度過,他根本就不信秦池是無辜的。

  丁薇薇和丁槐越來越無法溝通,他故意向丁薇薇瞞了長鼎的事,讓她去參與競標,卻不把實情告訴她。

  江河告訴盧茜,丁槐為了阻止他和長鼎合作,不惜花重金,這樣做也只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江河現在和丁薇薇是競爭對手,他實在不便向她詢問。盧茜建議乾脆去調查以前和丁氏合作的企業。

  丁槐告訴丁薇薇,他就是想斷江河的一條手臂,丁薇薇勸他不要劍走偏鋒,應該公平競爭。丁槐卻認為江河退股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侮辱,他忘了是自己用了灰色手段簽下契約,導致江河對他們失去了信任。丁槐現在就是要和江河對抗到底,哪怕付出再大代價,也在所不惜。丁薇薇無法說服他,感到很沮喪。

  沈奕巍打電話告訴江河,解國慶決定和丁氏簽約,他實在不甘心,想再做最後一次努力。江河和盧茜一起查和丁氏合作的企業,這時江母打電話通知他,讓他找個時間上門提親。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