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第38集劇情介紹

江河水第38集劇情介紹

  丁槐未達目的不折手段 盧市長防不勝防被利用

  丁槐雖然躺在了病床上,但他還是故意要強,和丁薇薇賭氣。

  盧茜幫江河查山崎公司的資料,他們在網上看到了山崎和力斯的合作新聞。江河覺得這是個重磅信息,立馬和沈奕巍去找解國慶,並把新聞的內容告訴他,提醒他丁氏和長鼎合作只是為了阻止東江港進入,並不真是看中了他們的技術。如果解國慶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很難把長鼎廠做大。江河告訴他只有和東江港合作才是明智之舉,他們會共同打造中國製造。江河並承諾以後生產的設備都以長鼎命名,打消他的顧慮。

  盧茜懇求於鳳麗幫忙勸和盧市長,江河他們家準備上門提親,但盧市長還是對江河不冷不熱。於鳳麗勸她不要著急,這事應該由江河去辦,但女大不中留,盧茜心心念念要嫁給江河,她可不想給江河添加麻煩。

  劉昊是年輕一代的代表,他在劉老師家對沈奕巍和江河提出了智慧型化碼頭的方案,沈奕巍看到讚不絕口,不禁感概自己已經老了。

  劉老師等人催著江河和盧茜結婚,江河顧慮的是盧市長一直不鬆口,劉老師勸他找時間和盧市長推心置腹地談談,畢竟兩人都關心盧茜,出發點是一致的。

  於鳳麗應盧茜之請,試著勸盧市長接受江河,盧市長在意江河有過婚史,實在不甘心。於鳳麗看出江河的為人實在,工作能力又強。盧市長擔心江河一心撲在工作上,根本無心照顧家庭,他本人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當初丁薇薇和江河離婚也是因為他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他實在不忍心自己的女兒走丁薇薇的老路。

  丁槐剛出院,就得知解國慶反悔的事,他不甘心。丁薇薇勸他公平競爭,不要把力氣花在分化江河和解國慶上。丁槐告訴他,他這么做的目的就是確保丁氏中標,丁薇薇卻說他這么做只會毀了丁氏的聲譽。丁槐是個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他無法接受丁薇薇的心慈,丁薇薇卻無法理解他的經營理念,兩人再次不歡而散。

  江河告訴盧茜,他想主動約盧市長探討他們的婚事,盧茜卻告訴他盧市長已經做好了接受他的準備。這兩個人總算苦盡甘來了。

  丁槐想約盧市長見面,盧市長知道他來者不善,不願答應見面,丁槐就直接開門見山,在電話里讓盧市長幫他們丁氏操控東江港的投標會。盧市長嚴詞拒絕了他,丁槐不甘心,竟然告訴他歐陽建賠了一隻青花梅瓶給他們家,而這隻梅瓶價值連城。原來丁槐為了給盧市長送禮處心積慮,竟然讓歐陽建出面去盧家,假裝打碎他們家的花瓶,然後買了一隻昂貴的古董花瓶作為賠償。

  盧市長打電話通知於鳳麗讓盧茜取消今晚和江河的見面,並問她花瓶的下落。於鳳麗並不知道這是只古董花瓶,竟然隨手放在雜物間。

  於鳳麗從儲藏間裡找出了花瓶,正好遇到盧茜帶著江河回來了,江河看到這隻花瓶,覺得很像真品。江河本來過來請盧市長夫婦吃飯的,結果正遇上這檔子事,於鳳麗只能取消了今晚的飯局。

  盧市長趕到家告訴於鳳麗這隻花瓶是真品,於鳳麗卻說,江河說這隻花瓶和他當初海關緝私截獲的花瓶一模一樣,既然已經被海關查獲了,那這只應該是贗品了。盧市長發現事態越來越嚴重了。於鳳麗想起當初秦海濤帶著歐陽建來到他們家,無意間打碎了花瓶,並賠了一隻新的,她越來越覺得這是他們事先安排好的,不寒而慄。

  丁槐讓歐陽建先放出風聲,就說盧市長已經關照過他們丁氏,到時解國慶肯定沉不住氣,和江河鬧翻。

  丁槐給盧市長打電話,盧市長看到他的號碼如同看到了毒蛇,直接掛掉了。

  解國慶聽信了小道訊息,得知市里有人出面給這次的招標會的評審委員打了招呼,他質問江河和秦池,江河感到很納悶,秦池卻假裝大義凜然。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江河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