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故事第10集劇情介紹

西京故事第10集劇情介紹

  揭舊傷甲成丟出國 疼女兒淑惠拆鴛鴦

  劉淑惠感覺陸山在農村的母親供兩個孩子上學家境困難,陸山趕緊解釋自已每年都拿獎學金、與童教授做項目,打工,每個月還可以給家裡郵寄一些錢。羅天福聽說陸山是童大地最喜歡的研究生,還準備讓陸山出國,若有所思。劉淑惠直言出國不是更得花錢?陸山感覺羅家父母不太喜歡自已,怪羅甲秀不預先通知,就把他帶去見父母。羅甲秀直言那還不是他逼的,讓他不要那么敏感,以後互相熟悉就好了。

  羅甲秀回到家,金鎖叫住她,問她到底喜不喜歡自已,如果不喜歡為什麼給他補課、又教他開車行?羅甲秀表示自已只把他當朋友。

  回到家,父母還在等著羅甲秀。父母認為陸山是個好孩子,但他家條件太差,父母希望她有個好的歸宿,怕她今後受苦,不同意她的戀愛。但羅甲秀認為陸山現在條件不好,但他有能力又努力,以後一定會成功的。但媽媽點清她,有能力的人未必能成功。劉淑惠認為女兒學習這么好,應該找個城裡人,過上好日子。

  金鎖垂頭喪氣回到家,鄭鳳驕叫住兒子,緊張地問羅甲秀帶個男同學回家的事,金鎖煩得正沒好氣,讓媽能不能別煩了。鄭陽嬌教育兒子,幸福要靠自己爭取。

  中午餅攤生意正好時,鄭陽嬌找到餅攤上,拉上劉淑惠到學校里找陸山。正在諾大的學校找不著方向時,遇到了金妍。得知羅甲秀的母親要找陸山,金妍看出點苗頭,就在劉淑惠和鄭陽嬌面前將陸山抵毀了一頓,並爽快地給了她們陸山的電話。鄭陽嬌和劉淑惠打電話約來了陸山,陸山正忙著辦出國留學的各種手續,而且已經告訴自己母親與羅甲秀戀愛的事。看著一股學究氣的純樸的陸山,劉淑惠準備了一肚子的話卻說不出口。鄭陽嬌見狀接過話頭,告訴陸山,金鎖喜歡羅甲秀在陸山之前,兩家父母也都同意兩人戀愛,現在陸山準備出國,與羅甲秀今後也可能要分手,就不耽誤陸山的前程了。陸山覺得這事是否該問一下羅甲秀的意見?劉淑惠見陸山不願意放手,不由生了氣,告訴他家庭條件太差,羅甲秀跟著陸山,這苦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陸山被打擊得說出不話來。鄭陽嬌見狀,拿出一萬元現金放在陸山面前,當作給陸山留學的錢。陸山深感侮辱,劉淑惠明確告訴他家裡不同意,陸山憤然離去。

  毫不知情的羅甲秀還給陸山買了雞腿,陸山忍了又忍,終於告訴羅甲秀不想與她在一起,要求兩人分手,讓她以後別來找他了。羅甲秀莫名其妙,傷心不已。

  陸山突然宣布終止戀愛,羅甲秀傷心欲絕臥床不起。羅天福覺得陸山太把感情當兒戲了,劉淑惠心懷鬼胎,不敢應答。劉淑惠感覺自已做得有些過份,心懷不安地跑來找鄭陽嬌,鄭陽嬌讓她沉住氣,父母都是為了孩子好,羅甲秀以後會明白的。

  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失戀,讓羅甲秀百思不得其解。她跑去找陸山,陸山卻什麼都不說。羅甲秀沉浸在痛苦之中,陸山遠遠地看著失魂落魄的羅甲秀心痛不已。羅甲秀昏昏沉沉地來到樓頂,爬上隔牆,一直跟著她的陸山以為她要跳樓自盡,趕緊衝出來攔住羅甲秀,承認自已不是真心想要與她分手。羅甲秀終於盤問出母親逼迫陸山的真像。

  羅甲秀滿臉笑容地跑回家,父母看她恢復了精神,正在高興,結果羅甲秀直接向父母宣布,已經把學校的戶口本要來,明天就要與陸山去領結婚證,而且在畢業前要把孩子生了。倔強女兒的舉動讓羅天福夫婦大吃一驚。羅天福對女兒的舉動摸不著頭腦,外柔內鋼的羅甲秀揭穿了母親逼著陸山退婚的事,然後嶄釘截鐵地告訴父母,自己與陸山的婚事就這么定了。

  羅天福邊揉面邊埋怨劉淑惠方法不當,夫妻倆對女兒的人生擔憂不已。

  陸山買了水果與羅甲秀來拜見羅天福,夫妻倆為了不傷害女兒,只好笑臉相迎。

  這邊,單相思的金鎖為羅甲秀帶男友來見父母,難過得吃不下飯。鄭陽嬌安慰他天下女孩那么多,何必盯著一人,金鎖氣得跑出門去。

  羅天福一家正陪陸山吃飯,金鎖闖了進來,向陸山斗酒,自已先幹了一杯。陸山拿起杯來,告訴他自己一定會照顧好羅甲秀,不用他操心。結果兩人拚起酒來。

  學校公布了交換生名單,入選的人員竟然是魏娜。童大地去找校長,認為學校怎么把系裡推薦的學生換掉也沒與系裡商量?校長翻出當年校報上刊發羅甲成自稱父親是縣長的那篇報導,指出像羅甲成這樣品質上有問題的人,學生會主席雖然不予免除,但公派出國是絕對不可能的。

  學校因為一篇誇大其詞的校報就取消羅甲成的出國留學資格、改變一個人的前途,童薇薇對此極為不滿。童大地安慰羅甲成,人生哪有事事如意,出這樣的事要正確對待。

  羅天福夫妻倆還在謀劃忙著掙錢好換英鎊,羅甲成垂頭喪氣地把英鎊還給父母,告訴他們,他的出國名額被別人給頂掉了。

  羅甲成正借酒澆愁,在這時,魏娜耀武揚威地帶著同學來慶祝自己被選出國,就在羅甲成他們旁邊高聲喧譁、出言挑釁。童薇薇對魏娜背後搞鬼頂替羅甲成名額的事早就不滿,不由出言譏諷,魏娜挖苦羅甲成是撒謊學會主席。朱豆豆忍耐不住跳起來,兩班學生言語不合,直接打了起來

熱門資訊

喜歡看 "西京故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