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故事第26集劇情介紹

西京故事第26集劇情介紹

  是法人羅甲成身陷囹圄 恍如夢羅甲秀再見舊戀

  在警察局裡,羅甲成詛咒發誓自已從沒有乾過坑蒙拐騙的事。但警察指出,羅甲成是公司的法人。羅甲成大吃一驚,原來所有檔案上都有他的簽名,但那是趙德貴讓他簽的。警察已查名,羅甲成賬戶上幾個月來均有大筆資金進出,還將大筆錢轉到境外。羅甲成喊出叫天屈,稱李瀚宇是公司老闆,趙德貴是公司顧問,自已只是個打工仔。但這兩人一個去了澳洲,一人稱病躲了起來,羅甲成沒辦法證明自已與詐欺無關。走投無路之中,羅甲成只能找出焉驢鄢剛,是鄢剛介紹羅甲成到瀚宇財富公司就職,但鄢剛已經躲避起來,找不到人,警察局就只能以惡意詐欺追究羅甲成的責任。

  羅天福夫妻倆托西門鎖找到警察局,警察告訴他們,羅甲成涉嫌非法集資、數額巨大,惡意詐欺,犯罪情節嚴重,可能會判重一些。讓羅天福夫妻趕快去找律師。

  美方代表後天就要過來,吳震安排接機人員,卻找不到羅甲秀。

  羅天福一家請不起律師,由公訴機關安排了法律援助丁律師。丁律師告訴他們,這個案子情況非常複雜,李瀚宇和趙德貴已經躲了起來,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羅甲成,官司打贏的機率非常低。現在只能儘量保住羅甲成的命,最好再能少判幾年。

  一聽兒子要坐牢,羅天福夫妻如聞睛天霹靂,劉淑惠一下子就病倒了。西門鎖打聽到李瀚宇那個公司就是個空殼公司,趙德貴也已經躲起來了。羅甲秀突然想起,焉驢在那家公司。羅天福趕緊讓女兒去找焉驢,興許能夠救羅甲成。

  羅家一片忙亂,金鎖也來幫忙。焉驢不接電話,金鎖騎著機車帶著羅甲秀到處去找焉驢。金鎖還發動車行的員工與機車俱樂部的朋友一起去找焉驢。

  焉驢的住處早已人去樓空,鄰居也不知他的去向。羅甲秀給焉驢發了一條語音簡訊,求他看在一起長大的份上,救羅甲成一把。

  想到陷入泥淖的兒子,羅甲成這幾年的一幕幕都湧上羅天福的心頭,羅甲成走過的每一步,父親都深深記在心裡,飛來的橫禍,和兒子將被判刑的巨大壓力,羅天福痛苦得久久不語,一夜之間,人才中年的羅天福,頭髮就熬得突然花白。劉淑惠一覺醒來,看到一夜白頭的丈夫,不由得痛哭失聲。

  吳震知道羅甲秀家裡出了這么大的事,堅強的羅甲秀還是扛起了工作。吳震讓羅甲秀去機場接美國公司的代表。

  童大地來看望一夜熬白頭的羅天福,安慰他羅甲成不懂法,也是受害者,法律會搞清楚的。羅天福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而只會掉陷阱,他不明白,這城裡的人把老人棺材板的錢都騙走,這世道是怎么了?

  紛傳公司老總已經跑人,老人們棺材板的錢都沒有了。大爺大媽們涌在瀚宇財富公司門口,哭天搶地,鬧成一團。

  羅天福與劉淑惠奔走在諾大的西京城裡,金鎖與羅甲秀也在到處尋找焉驢,羅甲秀對金鎖的幫助非常感激。

  在一個街角,羅甲秀突然發現了焉驢,金鎖追上去將正準備逃跑的焉驢壓倒在地。

  焉驢向羅天福夫婦證明他與這件事沒有關係,羅甲成在公司有車有房,而他什麼都沒有。焉驢告訴羅天福,是李瀚宇和趙德貴要坑羅甲成,還自稱他讓羅甲成與他一起逃跑,但羅甲成自已非要出來撐著。現在趙德貴已躲了起來,手機也關機了。除了焉驢,趙德貴就是瀚宇財富公司詐欺案唯一的知情人,如果找到趙德貴,就有可能證明弟弟的清白。羅甲秀問焉驢找來趙德貴的照片,決定自已到各個酒店去找趙德貴。羅天福還勸焉驢,如果得了什麼好處,一定要去自首,別把自己裝進去。

  看守所里,穿著囚服的羅甲成像傻了一樣呆呆地一言不發,同房的人找他說話他也不理不睬。

  焉驢告訴羅甲秀,趙德貴正要飛往舊金山。金鎖以最快的速度將羅甲秀送到機場去追趙德貴。

  吳震正在公司等羅甲秀與小李一起去出差,沒有等到羅甲秀的小李只好自已去機場了。

  羅甲秀在機場沒有找到趙德貴。金鎖與羅甲秀兩人束手無策。

  金鎖去給羅甲秀買飯吃,羅甲秀一人在外,突然發現了趙德貴,就一路追過去。趙德貴正準備過安檢,來不及想太多,羅甲秀甩掉高跟鞋追上去,終於抓住了想離境逃跑的趙德貴。

  羅甲秀沒去機場接美方代表,全公司都在埋怨她。

  一路狂奔,追上趙德貴的羅甲秀已徹底虛脫,抓住趙德貴,弟弟終於有了一線希望。卸掉了如山般重負,羅甲秀失魂落魄地回到城裡,一個人光著腳坐在街頭失聲痛哭。

  有人站在羅甲秀的面前,遞過一張紙巾。抬眼看時,那竟然是離別已久的陸山。羅甲秀如同見了鬼,光著腳拔腿就跑。

  羅甲秀回到家,告訴父母趙德貴被自已給抓住了。父母放下了千斤重擔,看到女兒光著腳,父母吃驚不已。

  想到剛才見到的陸山,羅甲秀這一天經歷得太多,幾乎有些支撐不下去了。

  陸山提著禮品盒走進了大院,金鎖首先認出了他。看著給鴨甲秀和羅家造成如此大傷害的陸山,竟然還有臉再到羅家,金鎖氣得飛起一腳向陸山踹去,如瘋如狂地追打陸山,在瘋狂追上陸山後,金鎖警告陸山別再來找羅甲秀,他們家出事了。

  見到陸山的羅甲秀碾轉難眠,與陸山相戀時的一幕幕湧上心頭,她無法忘記。

  回到公司,吳震知道了羅甲秀機場抓趙德貴的事,沒有責怪羅甲秀沒有接上美方代表,還肯定她不要光想著離開公司,自已是不會輕易放她走的。

  美方代表沒有責怪羅甲秀沒有接機的事,自己找家酒店住了下來。吳震囑咐羅甲秀見到美方代表,一定要好好道歉。

  美方代表已到了門口,吳震帶著羅甲秀和公司員工到門口迎接。

  讓羅甲秀萬萬沒想到的是,這美方代表,竟然就是陸山。

  吳震恭維陸山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總監,看到美方代表是一位中國人,吳震也感覺合作方便許多。

  吳震宴請陸山,金妍與羅甲秀兩人陪坐。問清原來是羅甲秀一直在與自已通電郵,陸山向羅甲秀敬酒,但羅甲秀一言不發。不知底細的吳震忙給羅甲秀打圓場。

  陸山在酒店外追上羅甲秀,拉住了她的手。羅甲秀請陸山自重,稱如果是公事就吩咐,如果是私事,兩人之間已沒有什麼可說的。

  陸山稱自已忘不了羅甲秀,傾述了這幾年的不易,稱自己與海娜沒有在一起,現在與海娜已經分手了。羅甲秀痛斥他為什麼還要回來,還要來干擾自已的生活?陸山再三再四深情地告白,稱這次回來就是要補償羅甲秀與她的父母,羅甲秀騰出手來,狠狠抽了陸山一耳光。

熱門資訊

喜歡看 "西京故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