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故事第27集劇情介紹

西京故事第27集劇情介紹

  山重水複打官司求告無門 柳暗花明眾街坊伸出援手

  羅甲秀狠狠抽了陸山一記耳光,她在心中自認早已放下了這段感情,她再也不是那個陸山說什麼她就會相信什麼的小姑娘,她再也不會被陸山傷害了!

  羅甲秀獨自坐在台階上哭泣,金鎖遞給她紙巾。羅甲秀決定再也不可能與陸山複合,陸山是美國投資方的總監,一想到今後每天都要面對陸山,羅甲秀就感覺撓心噁心。為了避免今後這尷尬的關係,只能是羅甲秀自己辭職。

  金鎖義憤填膺地怒斥,當初錯在陸山,該尷尬的人是陸山。羅甲秀憑自己的本事才得到這么好的工作,為了這么個爛人辭職太可惜了。如果羅甲秀真的放下了,陸山就不會再對她產生影響。羅甲秀現在應該做的,是將這項工作做到最好,沒有任何人可以挑出她的毛病。金鎖保證,如果陸山今後再欺負羅甲秀,他會替她出頭保護她。

  這些有深度、有見識的話從一貫學習不好的金鎖口中說出,令羅甲秀刮目相看,她感覺金鎖長大了。

  金鎖自嘲,也不看看這些年他經歷了什麼,他那么喜歡的女孩,卻不願意做他的女朋友,還要天天見面,他也沒有搬家 。這么殘酷的磨礪,金鎖能不長大嘛。

  羅甲秀向吳震坦陳,陸山原來是她大學時期的男朋友,兩人都要準備結婚了,陸山去美國留學,發生了一些事,兩人就分手了。羅甲秀告訴吳山,自己真的無法與陸山在一起共事,希望吳震能夠理解。

  吳震教育羅甲秀,她現在已是成年人,不再是大學生。成年人最重要的就是能夠控制情緒,處理好工作與個人情感之間的關係。吳震相信羅甲秀能夠處理好關係,這個項目羅甲秀一直做得很好,他希望羅甲秀能繼續做下去,吳震保證不會讓羅甲秀處在尷尬的境地。話都說到這個份上,羅甲秀只能勉強答應自已試試。

  羅甲秀找陸山約法三章:一是兩人只是工作關係,所以以後不要聊工作以外的事,也不要在非工作時間找她。二是以前的事她已忘記得一乾二淨,不要再扯什麼回憶,因為她根本不想回憶。第三,更別提什麼複合,否則就對陸山不客氣。陸山答應了羅甲秀的要求。

  但陸山隨即遞給羅甲秀一張名片,這是美國華裔金牌律師高律師,也是陸山在美國的朋友,現在在西京開了律師事務所。陸山提醒羅甲秀,在羅甲成的案子中,高律師也許能幫上忙。羅甲秀拒絕了陸山的幫助,她不想再與陸山扯上任何關係。

  羅甲秀接了項目後,每天都加班。金鎖讓她每天加班結束時給自己發個訊息,金鎖願意每天去接她。

  金妍請陸山吃飯,感嘆人生真是處處有驚喜,陸山搖身一變成為了美方代表,現實令人吃驚。陸山也誇她現在成為了女強人,他們不過是實現了當初的夢想。這一對更早時候的前男女朋友,坐在一起,尤其是面對當初嫌棄陸山貧窮而拋棄自己的金妍,陸山由衷感到揚眉吐氣,他要讓金妍為了當初對自己的鄙視而付出代價。

  而久經情場的金妍一個媚笑,就讓陸山將當初的不快一筆勾銷。金妍故意提起羅甲秀,指出兩人余情未了,羅甲秀也這么長時間沒有另找男朋友,建議陸山可以重新試一試與羅甲秀複合。金妍一直嫉恨羅甲秀與自已爭吳震,現在羅甲秀一無所有的前男友衣錦還鄉,金妍在促成兩人複合的同時,正可以除去羅甲秀這個情敵。

  羅天福帶著妻女去見給羅甲成代理的丁律師,覺得趙德貴被抓,羅甲成是不是就沒有事了?丁律師了解到,這個趙德貴非常狡猾,名義上他只是瀚宇公司的一個顧問,除了每個月的工資,警方沒有查出趙德貴與公司的任何來往。現在,李瀚宇出國,趙德貴把賬戶做得乾乾淨淨,並把責任全部推到羅甲成身上。丁律師已竭盡全力,但在沒有找到新的證據之前,他無法洗清羅甲成的罪名。聽到這樣的結果,羅天福夫妻如雷轟頂!丁律師自認能力有限,建議他們再找找其他律師看看。

  家裡所有的積蓄總共就3萬元錢,父母托羅甲秀去找律師,救他弟弟一命。

  羅甲秀找了幾個律師事務所,這些律師要么稱案情複雜、必輸無異,不願意接。要么需要以經濟詐欺案的涉案金額計算律師費,瀚宇公司涉案金額8個億,與羅甲成有關的金額是8000萬元,按照律師收費標準,律師費需要80至120萬元。如果羅甲秀想讓她弟弟早點出來,就得趕緊找律師。

  父母催羅甲秀快點找律師,聽說律師費在80萬元至120萬元,羅天福下定決心,能湊就湊這錢,湊不夠就回塔雲山找鄉親們去借。

  實在沒有辦法湊錢,羅天福準備將大餅店轉讓出去,手頭已有三萬元,將店鋪賣了可湊2萬元,回塔雲山將紫薇樹和祖屋賣了,可能可以湊出20萬元。現在家裡人都要沒了,祖屋與樹也實在留不下來了。

  羅天福在店門前貼上店鋪轉讓的告示,老街坊們都依依不捨。

  羅甲秀還在焦急地到處找律師,陸山一一看在眼裡。一位楊律師指出,要找出羅甲成確實沒有拿錢,而且要找出李瀚宇攜款潛逃到國外的證據,這個案子勝算的可能性就大了。羅甲秀本來喜出望外,但80萬元的律師又讓羅甲秀望而卻步。一聽羅甲秀只能付3萬元律師費,任羅甲秀苦苦懇求,楊律師還是拔腿就走。

  陸山及時出現在求告無門的羅甲秀面前,勸羅甲秀還是用他原來說過的律師,人窮志短,在殘酷的現實面前,羅甲秀什麼硬話也說不出來了。

  聽到訊息的童大地給羅天福夫妻送來了10萬元,西門鎖夫妻也送來了20萬元的支援,甚至剛開店的金鎖也拿出了自己的2萬元現金。同一個大院的東方雨老先生與眾街坊也伸出了援助之手。好人這么多,羅天福夫妻感動得只能給眾人深深鞠躬。

  羅天福夫妻一筆一筆地登記著眾街坊一點一滴送來的款項,他們要把這些錢記錄清楚,準備以後一定要還給這些好人們。

  羅甲秀告訴父母,她已經找到律師了,人家讓她打完官司再算律師費。父母驚喜地問這律師怎么這么好?這是救了羅家的命。羅甲秀無法對父母實說是陸山幫助,人難志短,她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陸山走出公司,看到路邊上等候羅甲秀的金鎖。金鎖看到陸山就心生反感,陸山告訴金鎖,自已知道以前做了很多對不起羅甲秀的事情,這次他回國就是為了補償羅甲秀,但羅甲秀好像不接受他。陸山還認為,既然這樣,他看到金鎖有責任有擔當,如果金鎖能照顧羅甲秀他也就放心了。

  羅甲秀請的高雲天律師來見鄢驢鄢剛,鄢驢一頓分辯毫不知情,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高律師反問,李瀚宇為什麼會給鄢剛這普通員打40萬元?高律師威脅鄢剛,就憑這40萬元,就夠判他幾年的。

  高律師又來見羅甲成,讓他如實回答。瀚宇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羅甲成,公司大額資金劃出的簽名也是羅甲成,這對羅甲成很不利。羅甲成指出那是趙德貴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偷換了中間頁,騙他簽的字。

  羅甲成自已想想也可笑,他一個大學生,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個月內從一個普通員工升為總經理,真是吃一塹長一智。高律師查過羅甲成賬戶內沒有資金匯入,這一項可以作為證據。而趙德貴與李瀚宇的賬戶警方還在調查中。而且,鄢驢的嫌疑比較大,而且只有他能證明羅甲成的清白。但鄢驢有些問題沒有交待清楚。

  羅天福一家人等著高律師的回音,案件的關鍵人物都找到了,但案件的錢到現在還沒有找到。

熱門資訊

喜歡看 "西京故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