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故事第37集劇情介紹

西京故事第37集劇情介紹

  新舊衝突夫妻分庭抗禮 善惡反目師徒對簿公堂

  劉淑惠新推出8種新口味的粟子餅,羅天福認為妻子破壞了羅家大餅的傳統風味,又氣又惱,揪住劉淑惠不放。顧客太多忙不過來,鄭陽驕把劉淑惠叫進去忙碌,把羅天福一個人晾在店外。

  晚上,劉淑惠累了一天回到家,羅天福還在等她回來做飯。劉淑惠店裡三天的料一天就賣完了,要趕緊備料,不願意做飯。羅天福喝了一肚子的水,現在連口熱飯都吃不上,氣得對劉淑惠幾天的不滿全部爆發出來,感覺這日子過不下去了。劉淑惠也怒懟,日子不過就不過。

  羅天福氣不過妻子標新立異,就在店門前新立一塊大牌子,上書,傳統粟子餅,醇香粟子味,如有其他味,皆為添加劑。劉淑惠與鄭陽驕正買添加劑回來看到,氣憤不過,感覺羅天福與自己對著幹。鄭陽驕也奇怪這夫妻兩人互相拆台,劉淑惠氣得要治治羅天福,不能什麼都由著他來。

  羅天福回到家,家裡櫥櫃門大開,衣物零亂,他以為家裡進了小偷,急忙報警。警察來了,鄰居們上來圍觀,劉淑惠告訴警察,東西是自己拿走的。劉淑惠告訴羅天福,她已租下了另一間房屋,從家裡搬走了自己的東西,從今後兩人分開住。自己被羅天福壓抑了一輩子,為羅天福洗衣做飯當老媽子,現在自己能掙錢了,劉淑惠要做自己的主人。羅天福氣得讓劉淑惠從此不要回來,夫妻兩分道揚鑣。

  開店忙碌,鄭陽驕累得全身疼,西門鎖給她推拿,怪她沒事找事,放著有福不會享。鄭陽驕告訴西門鎖,自打開店創業,自已過得非常充實,西門鎖也為她高興。但西門鎖認為把房子分別租給羅天福夫妻,不利於夫妻和睦。鄭陽嬌稱,自己這個霸王花,就是要治治羅天福的倔脾氣。

  鄭陽驕還得知趙玉茹的病情已得到了有效控制,與西門鎖兩人都非常高興。

  羅甲成回來看到父母夫妻分居,羅天福氣得對兒子訴苦,劉淑惠現在已不滿足當老闆娘,自已要當老闆了。

  羅甲秀來勸母親,與父親吵架為什麼還要搬出來住,這樣影響不好。劉淑惠要借這件事,給羅天福一個下馬威,治治他這倔脾氣,一個人住更自由、更清靜。

  劉淑惠得知陸山最近太忙,兩人最近不常見面。劉淑惠提醒女兒,如果感覺不錯,是不是該考慮一下結婚的事兒。

  金鎖在門口遇到羅甲秀,兩人互相問好,生份而又隔膜。

  女兒離家出走,妻子與自己分居,一家人生活雞飛狗跳,羅天福苦惱地向東方雨討教,不知自己哪裡做錯了?東方雨告訴他,羅家三人誰都沒錯。但羅天福得尊重妻女,羅天福總認為自己是為他們好,所以妻女就得按照羅天福的要求生活,而東方雨指點他,生活得互相尊重,這樣一家人才能和睦地生活下去。

  東方雨還指點羅天福,劉淑惠使用的全部是國家合格原料,與時俱進,開發多種口味的餅,沒有做錯什麼。但羅天福非得要妻子按照自已老一套的做法,劉淑惠比羅天福進步多了。讓羅天福好好想想。

  金鎖回到家,父母不知該如何勸說再次失戀的兒子,只得勸兒子下班後不要回家,多與朋友接觸接觸。

  胡業鵬收到了一封律師函,原來是就他誹謗童大地占有他科研成果一事的訴訟通知,這一紙法院傳票宛如一重鎊炸彈在頭頂炸響。胡業鵬去找童大地。童大地一見自已這道德淪喪的曾經的弟子就火冒三丈,直接喝斥他出去。

  原來是童大地的夫人孫曉寒狀告胡業鵬毀壞童大地名譽。胡業鵬懇求童大的看在過去師生的情份上,就不要告他了。孫曉寒坦承律師函是自己發的,她認為,放縱壞人,就是對好人的傷害。胡業鵬對童大地污告了那么多的言論,造成這么多的傷害,如果童大地不通過法律解決,大家會認為真是童大地乾的。

  孫曉寒告訴胡業鵬,不要認為給童大地製造了那么多麻煩,惡人先告狀就能得呈,現在童大地和孫曉寒要通過法律還大學學術一個清白,孫曉寒決定要與胡業鵬將官司打到底。胡業鵬怒氣沖沖地走了出去。

  童大地《塔雲山土地使用情況調查報告》在《今日農業》上發表後,影響很大。很多重要媒體都轉載了,幾家入口網站也都刊發。校長建議童大地把這個項目申請成國家科研項目,童大地也很高興,還提出這次調研是羅甲成協助他完成的,校長也贊同羅甲成是一個有化學天賦的人材。

  校長問起起訴胡業鵬的事,童大地稱主要是孫曉寒氣憤不過。校長也理解女人心眼小一些,勸童大地從今後工作來往上及學校臉面上,建議考慮能否私了。並稱學校準備把胡業鵬調崗,在學校內部將矛盾消化。

  童大地與妻子商量撤訴,孫曉寒堅決不同意。孫曉寒提醒童大地,如果不是童薇薇後面想辦法將事情弄清楚,童大地早已身敗名裂。童大地也痛恨,為胡業鵬是自己的學生而感到羞愧。因為校長出面說合,童大地有些為難。但孫曉寒堅決不同意對這種壞人姑息手軟。

  城管來了,小販門嚇得一鬨而散,羅天福看到城管追蹤涼皮攤,農村來擺攤的小杜的車被推走,小杜坐在羅天福的店門前痛哭起來。羅天福動了惻隱之心,安慰小杜她的車他能幫她要回來。小杜談起她是臨縣人,離塔雲山很近,鄉里鄉親,羅天福與小杜熟絡起來。

  茱莉睡倒在床上,陸山推著早餐車進了房間,喚夫人起床。茱莉享受著丈夫的殷勤,告訴陸山,她父親同意把美國動力全開節目的著作權直接給陸山,手持檔案馬上就要拿過來了。妻子的動作這么快,陸山深感欣慰。

  鄭陽驕路過羅天福的餅店,見到羅天福正與一個陌生女人頭碰頭地在做餅,不由停步細看。想了想,鄭陽驕趕到店裡,拉出劉淑惠,讓她回雲看看羅天福。

  劉淑惠走到羅天福餅店外張望,羅天福興沖沖走出來,問劉淑惠是不是來認錯了。劉淑惠見店裡無人,只能稱自己那邊生意太好,顧客太多。羅天福還譏諷她走上歪路。沒見到人影的劉淑惠認為,誰能看上羅天福啊。

  茱莉明天就要走了,陸山送她出來。羅甲秀與吳震剛與電視台談完,出門看到,直接叫住了他。茱莉自我介紹,自己就是投資吳震公司的美方代表,名叫茱莉素坤邦。茱莉稱在公司見過羅甲秀,還稱陸山說吳震到英國去了。陸山趕緊攔住茱莉的話頭。吳震邀請美方代表一起吃飯,茱莉積極回響,陸山無法拒絕。

  陸山想辦法支走吳震與羅甲秀後,向茱莉建議國內職場關係複雜,最好不要讓吳震知道兩人是夫妻關係。不明底細的茱莉同意了。

  酒席上,茱莉介紹自己父親在很多國家都有生意,自已與先生相遇時,感覺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因此很快就結婚了。陸山趕緊咳嗽,打斷茱莉的話。茱莉又問起羅甲秀是否有男朋友,陸山又忙以談工作為由叉開話題。一頓飯吃得陸山心驚肉跳。

熱門資訊

喜歡看 "西京故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