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之罪第12集劇情介紹

原生之罪第12集劇情介紹

  馮婷婷為養父母報仇付出代價 池震和陸離暫時擱置私人恩怨

  池震和陸離覺得下一個要死的人是程飛,急忙趕往案發現場。程飛此時正在氣頭上,因為已經受夠了被拘禁的感受,他在其他嫌疑人的本子上看到懷疑的對象都是寫的他,非常生氣地表示自己是曾經殺過人,殺過一對澳洲老夫婦還撞死過一個保姆,但這個旅店裡的三個人不是自己殺的,其餘四個嫌疑人一聽程飛果然殺過人,就更加懷疑他是兇手,於是圍過去打起他來,馮婷婷準備完成對程飛致命的最後一擊。池震和陸離正好趕到,制止了四人的圍攻,李副署長也到場了,被池震拔槍對準腦袋,池震責怪李副署長一再犯錯,致使程飛差點讓被殺,陸離厲聲斷喝池震把槍放下。

  池震指責由於李副署長的主觀武斷和一意孤行,差點又死一人,那樣的話自己和陸離就被上了頭條新聞,成為全世界最愚蠢警察的典範。李副署長承認自己差一點沒有保護好程飛,自己不配作警察,但是打了無數次辭職信都被拒絕了。他透露為什麼作為一個高官要來插手這個案子,是因為和他以前的最後一個案子有關,是一對澳洲夫婦被殺,死者是被折磨死的,死的很慘,案子沒破是他一直的心結。到總署任職前當年自己也是陸離和一樣,是個隊長,有了案子就往前沖,每次都是一定要查出兇手,給死者一個交代。澳洲夫婦被殺是三人做案,起初是一個人被捕,最後竟然無罪釋放,因為發現何心雨有血跡的經理被空調砸死,目擊殺人的保姆被車撞死,李副署長心裡很不甘心。李副署長最後把自己當年查獲的線索材料都轉給了陸離。

  雞蛋崽指責從八個嫌疑人剩下來的四個人,埋怨他們難道還沒有殺夠。雞蛋崽讓他們換回自己衣服,畢竟還沒有找出兇手,不能穿囚犯的服裝。

  池震和陸離兩人進行了分析,還原了案件的始末,娜帕、何心雨、程飛三人當年參與了對澳洲夫婦的折磨,三人在老人死後沒有得到保險柜的密碼,沒有拿到購買房子的巨款,一氣之下把老人所有值錢的物品全部搬走了,包括那個掃地機器人,由於裝有定位系統,所以警察只抓獲了拿走機器人的何心雨,但是何心雨死活沒有供出兩個同夥娜帕、程飛。

  池震和陸離得知澳洲夫婦有一筆存款,澳洲夫婦既然沒有親生孩子,將由誰來繼承。發現澳洲夫婦有一份平利信託基金的委託材料,該基金有個特點是受益人將分批得到款項,但是卻被一次性領走,領取人是澳洲夫婦的一個養女,池震和陸離奇怪基金為什麼要起華人的名字,推斷出養女是個華人,平利信託基金工作人員依據保密原則沒有透露受益人具體的姓名,但在池震的再三央求下提示了領取人所在的城市,這樣範圍就大大縮小了,池震和陸離很快鎖定了目標就是馮婷婷,馮婷婷發現養父母的殺人兇手竟然被無罪釋放,於是花了兩年時間查到了三名兇犯,並將養父母放在平利信託基金的資金一次性全部領走,致力於捉拿兇手。

  至於馮婷婷是怎樣把三個當年的兇手找到一起的,其實三人在殺害澳洲夫婦之後就散了,並相約永不相見,但是後來三人都收到了馮婷婷的匿名信,內容是知道三個兇手殺了人,約定在青年旅行社見面。馮婷婷還約定了兩個幫手,同樣也是受害者,一個是證人中介經理的弟弟劉遠,一個是證人澳洲夫婦的保姆的兒子韋強。

  韋強故意強調自己的民工身份就是為了掩蓋真實身份,其實是保姆張琳的兒子,這就是陸離一直奇怪民工為何要來青年旅行社的原因,韋強後來還和劉遠起了衝突,就是為了轉移大家的視線,好讓馮婷婷趁亂使用抹有氰化物的手帕害死娜帕。然後何心雨被放到水杯的氰化物毒死,氰化物被藏在馮婷婷一個紐扣里,何心雨已經懷疑到了馮婷婷,所以臨死時直瞪瞪地看著馮婷婷,馮婷婷當時竟然不怕馮婷婷喊出自己的名字。

  池震約見了陸離,陸離奇怪去意已決的池震為什麼又回來了,池震慌稱陸離一再催促自己上班,所以就回來了,其實他是受了馮婷婷的影響有事要找陸離,自己和馮婷婷的情況一樣,人家一個弱女子都能為家人報仇,自己為什麼不能為姐姐報仇,仇人的兒子陸離就在自己的眼前,他把槍指向了陸離的後背,他最後要看看陸離的態度,於是就說自己問馮婷婷為了報仇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是否值得,馮婷婷認為當然值得,如果換作是陸離他會怎樣做,陸離坦言也會和馮婷婷一樣,決不會饒了兇手。池震看到陸離這么誠懇,又不忍殺他,於是把槍收起來。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原生之罪"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