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之罪第19集劇情介紹

原生之罪第19集劇情介紹

  池震強逼陸子鳴向姐姐道歉 陸離發現殺害吳振義兇手

  三年前,陸離一家三口回家,遇到池雯父親正在寫陸子鳴還自己女兒生命的標語,陸離母親在勸池雯父親不要再寫標語,陸子鳴已經坐牢受到了懲罰。可是池雯父親心裡還是下不去,覺得陸家虧欠自己。陸離女兒一諾和奶奶打招呼,陸離妻子讓陸離和女兒先上樓,她保證會解決好刷寫標語的事情。

  三年後,池震用槍指著陸子鳴,把他押送到媽媽所住的養老院裡,讓陸子鳴跪到母親床前,承認池雯是他殺的,並向他們一家道歉。陸子鳴對池雯的死也感到難過,但表示池雯不是他殺的。

  此時,陸離也匆忙趕到。他讓池震放下槍,被池震拒絕了,因為母親病重,手術之後生死難料,他想了卻母親的最大心愿,那就是讓陸子鳴向死去的女兒道歉。池震媽質問陸子鳴已經承認他對五個女孩的罪行,惟獨不願承認對池雯犯下的罪行。池震媽還想最後尊稱一聲他為老師,希望他能摸著良心對女兒說出道歉,她等這個道歉已經等了十幾年,希望讓她含笑地離世。陸子鳴最終說聲道歉,池震媽失聲痛哭。陸子鳴然後被陸離扶走,看守抱歉沒有事先通知陸離,陸離表示理解,畢竟誰也沒想到父親會被帶走向池雯道歉。

  一場風波之後,池震、陸離兩人繼續辦案,得知鄒夢瑤在生意上只投資了一千萬,而她的男友是基金經理,掌管著幾十億資金。兩人是在一個咖啡館偶然相識,因為鄒夢瑤不小心灑落在他身上的咖啡,鄒夢瑤要幫他去洗衣服,留下對方的電話。對方叫李涵文,人稱大表哥,正巧鄒夢瑤叫大表姐,兩人覺得很有緣分,於是就相處了。

  池震向鄒夢瑤透露了有人在注意她,了解她的生活習慣,打她的主意,並給她看了圖紙。告訴鄒夢瑤她的男友也是量身訂作的,是接近她準備下手的計畫內容。鄒夢瑤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決定配合池震的行動,池震讓鄒夢瑤打電話聯繫男友,但不要打草驚蛇,語氣注意平穩一些。鄒夢瑤打電話沒人接,於是去公司找。陸離讓鄒夢瑤先等,自己上樓去找。池震、鄒夢瑤兩人正在等待期間,樓上又墜落一人,正是鄒夢瑤的男友李涵文。案發現場發現一個身著蘭色裙子的女人匆匆離去。

  陸離去查便利店,服務員稱她一個人上兩班,每班8小時,可以掙兩份工資。

  晚上,池震去看母親。突然醫生讓池震簽字,要給池震母親做手術。池震感到奇怪,醫生說是早上有人交過了手術費,池震在走廊焦急地等待手術中的母親。

  陸離發現一個圖紙,也是寫滿一個人的生活規律,於是找到圖上的對象。對方得知來意後覺得十分好笑,自稱不是那么容易被騙的。他是做打包上市,專門幫助想做生意的客戶聯繫同行,然後承諾每月給他們錢,讓他們都改成客戶的招牌。去門口拍個照片,吸引股民投資。做打包上市的老闆可以從客戶的酬勞里分得一半,大約五億到十億。

  池震詢問做打包上市的老闆是否被一個身著蘭色裙子的女人接近,做打包上市的老闆上個禮拜倒是見過她,但沒有注意這個人的太多特徵。

  池震母親手術很成功,但是醫生就是不說是誰墊的錢。索菲不斷地做成功學的筆記,可是生活越來差,已經交不起房租。池震不讓她搬家,答應替她交。自做多情的索菲開始浮想聯翩,以為池震喜歡上了自己,要養活自己。

  董局在回答記者的提問,聲稱已經找到了線索,上周五吳振義被李涵文從家中推到樓下,然後李涵文在追捕的過程中畏罪自殺,案子已經告破。可是陸離認為殺害李涵文的兇手還沒找到,所以拒絕回答記者的提問。

  池震找到董局分析案情,認為李涵文殺了吳振義之後,屍體被一個女人拿走,郵寄給了李涵文警告他,表示她了解李涵文的罪行,威脅李涵文分錢給她,然後約見了李涵文。結果沒談妥,於是殺了李涵文。董局意識到沒破案,覺得在記者面前很沒面子,讓池震夜裡12點前務必找出女兇犯,池震突然感覺只有董局最有可能幫助自己交納30萬元的手術費,試探了董局一下,董局雖然沒有承認,但是池震從感覺上就是董局。

  陸離去吃粉,老闆娘第二天就要回老家了,不再做飯店生意了。陸離突然想起來手裡的碗和吳振義家裡的一樣,老闆娘確認那就是家裡的碗。陸離想知道吳振義到底來吃過飯沒有,老闆娘表示確實沒有,不過值夜班的飯店服務是老闆娘弟弟,也許他見過吳振義來過,可是弟弟已經去了新加坡半年了。當時,吳振義確實來吃飯,假稱沒帶錢,作為交換,讓老闆娘弟弟去自己家和女朋友幽會,並給了老闆娘弟弟家門的鑰匙,想和他先交朋友,以後再做買賣。讓他去接近鄒夢瑤,用一杯咖啡達到了目的,而他就叫李涵文。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原生之罪"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