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聞中的陳芊芊》:陳芊芊救韓爍三次,為何還被質疑不夠愛他?

  昕玥喜歡追古裝劇,一般按兩點標準選擇,第一是豆瓣評分高(2010年後的7分以上古裝劇基本上都看過),第二是人氣夠火(比如三生三世、楚喬傳和花千骨等雖然分數不高人氣來補)。

  《傳聞中的陳芊芊》顯然兩者兼而有之,豆瓣評分7.5,也是當下最火的古偶劇之一,在騰訊視頻播放量已經達到了5.8億。

所以昕玥是不會錯過的。

  如果說,人氣靠的是偶像明星的流量功能,比如主角趙露思在多部古偶劇中積累的名氣,已經開闢了趙氏特色的甜爽劇市場,那么,好評又是來自什麼呢?

  當下的觀眾也還是有理性的,對某些偶像舔屏尖叫是一方面,但是在評分這個行為上並沒有完全盲目。

  打開豆瓣可以看到,古偶劇的評分一般不高,能夠在7分之上的,一般都是有可圈可點之處,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可。

  我們知道,古偶劇大多數都是天方夜譚式的講古,無論是5.7分的《三千鴉殺》還是8.3分的《宸汐緣》,都是劇情誇張,思想和行為現代化,以戀愛腦為主要特色,都是不現實的呈現。

  但是低分劇與高分劇的觀劇體驗感卻明顯不同。

  有人說是因為演員的演技的差別,昕玥認為這只是一方面。

  在昕玥看來,劇好不好看最能影響觀劇者心情的是它“能否很好地自圓其說”,或者換句話說是否是“聽起來好有道理喔”。

  昕玥看完《陳芊芊》就有這樣的感覺,整部劇展開非常流暢,雖然明知道它是假的,但是似乎有一種魔一般的說服力,讓人相信,“好像真的很有道理喔”。

首先說陳芊芊的草包設定

  但凡穿越劇無非兩種套路,作者上帝要么把穿越者塑造成一個無所不能的神人,如《慶餘年》中的范閒,既能搞技術開發,又能懸壺濟世,還能在朝堂運籌帷幄,又如《萌妻食神》的葉瑾萱既是廚藝界的神又是丈夫搞事業的軍師;要么塑造成一無是處的傻白甜卻偏偏有人爭著喜歡(毫無理由地),如《我在大理寺里當寵物》的茹小嵐。

  《陳芊芊》在這一點上走出了套路。

  穿越前,陳小千在現代世界裡是一枚編劇——寫狗血劇的編劇。

  這可以從韓影帝對她劇本的質疑可以看出。

  韓影帝說:“韓爍為什麼會喜歡陳楚楚,就是因為她是女主角嗎?……花垣城的規矩是男人服從女人,玄虎城的規矩是女人服從男人。我不覺得韓爍會在一個不平等的環境下,愛上一個女人。……”

  陳小千說:“女主角聰明、漂亮、善良還不夠嗎?……”

  這是沒有體驗過生活完全靠幻想去編故事的狗血編劇的一種假設。

  換言之,陳小千雖然是個編劇,但不見得是個腦子很好用,甚至因為生活經歷的缺乏,很多方面會比較幼稚。

  所以,當她穿越到花垣城成為三公主陳芊芊的時候,跟權力中心的母親和二姐比起來,她就是一個草包,這很順理成章。

  芊芊到底有多草包呢?

  無論是面對來者不善的韓爍和還是野心勃勃的二姐陳楚楚,陳芊芊全無權謀招式,如她雖知道韓爍有陰謀和暗中勢力,但是除了苦心討好別無他法,又如在後期雖然知道陳楚楚黑化,卻對她的陰謀行動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但是這個草包每次卻又能有驚無險,依仗的是兩個優勢,一是自己是故事的編劇,能夠未卜先知,二是城主非同一般的寵愛。

  所以她草包得來也不影響劇情發展,還特顯可愛。

其次是男主的先冷後熱設定

  韓爍出場時是揣著冷血的,打的算盤是利用自己的“美色”打動花垣城的二公主,然後盜取龍骨治病,繼而引兵入城攻占城池。

  這樣的初衷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兩點,一是立場,攻占城池,擴大疆土,這是古往今來大多數領主的願望;二是韓爍心疾的梗,沒有龍骨他會沒命,而入城之時,他僅剩一年不到的壽命。

但是他為什麼會逐漸改變了自己的初衷呢?

  “上帝”用兩個方面去說服觀眾去相信他的改變是自然而然的。

  一方面是他自身帶的感性細胞,其實來自於基因遺傳。

  只因得知陳芊芊謊稱懷孕救下自己,韓爍便親自出馬擋下暗箭,放棄謀殺她的計畫。

  在陳芊芊主動示好後,他更是浮想聯翩,認為“此女子,鍾情於我”。

  從大男人主義到小男人,韓爍這樣的反差跟韓爸爸如出一轍,看似鋼鐵直男,但是在夫人面前卻心怯得很,說起當年追妻火葬場的畫面,臉上泛起了初戀少年的羞澀。

  而作為一城之主,這個男人一輩子只有一個妻子,甚至膝下只有一個活不過20歲的兒子,也沒有開闢三宮六院開枝散葉,這是最好的證據了。

  看到後面的啼笑皆非,網友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有“虎”爹才有“虎”兒子。

  另一方面是陳芊芊這個未卜先知的“神仙”帶他入坑。

  陳芊芊知道韓爍來花垣城的目的,為了保命,她主動去迎合和感化他。

  而且關鍵是她知道他需要什麼,如何能討他歡喜。

  她知道韓爍一個人來到異國他鄉心中落寂,於是給他製作一場生日會,這對於韓爍枯燥的人生來說,是一個非常愉快而感動的體驗。

  她把花垣城最看重的東西當做藥引送給韓爍,這份誠意的厚重非同一般。

  男主從老虎到貓咪的過程一步一個腳印,一點也不突兀。

還有男女主相愛的過程

  言情劇最喜歡使用的套路是“情不知所起,卻一往情深”。

  男女主從相識到相愛的過程毫無理由,面對別人體驗感的不自然,總是一句回覆:“愛情的產生不都是沒有道理么?”

  現實中並不見得比比皆是。

  正如一本封面非常精美的書,確實會激起別人去打開它的欲望,但是裡面的內容才能決定人是否真正喜歡它。

  在看隔壁的《親愛的義祁君》時,昕玥一直為男主是怎么愛上女主納悶而不爽,沒想到轉過來看《陳芊芊》卻發現這家的男女主的相愛過程“看起來很有道理”。

  韓爍和陳芊芊初相識時是彼此不過電的,雖然各自都承認對方的美貌。

  韓爍踏入花垣城時心裡想的是盜取龍骨治病和攻占這座城池,所以不管二公主還是三公主如何地閉月羞花,他根本不會在意。

  他本就出身於崇尚男人主義的國度,在還沒有體驗過愛情的時候眼裡只有事業和江山。

  更別說花垣城是一個女尊男卑的地方,與他自幼接受的思想天差地別,因此,他是帶著成見踏上這片國土的。

  但是這樣的他是如何一步步地“淪陷”,從伺機而動的老虎變成了溫順可人的小貓咪的呢?

  劇中用了陳芊芊對韓爍的三次搭救推動劇情發展。

  第一次搭救是因為,韓爍毒殺陳芊芊失敗,反被她反咬一口,從而被城主打入大牢等候問斬。

  陳芊芊本以為自己毒死了就能離開故事,所以她不關心“紙片人”韓爍的生死,最好是自己“死”後,他也不得好死。

  但是沒想到她不能如願離開,她又轉頭想,如果自己真死了,搞不好在現實也死了,那就划不來。

  於是她又寄望於楚楚登上城主之位天門大開時可以走,而楚楚的上位是需要韓爍扶持的,韓爍不能中途死去。

  因此,陳芊芊出手搭救是因為自己的小九九,與愛情無關。

  她很捨得下本,不惜以犧牲自己的名聲和得罪城主為代價,這也跟她的草包設定相對應的,因為她根本想不出絕妙的只損人不害己的法子。

  但是在韓爍看來,卻很不一樣。

  “她竟然救我!而且用這種‘自殘’式的方式!”

  韓爍不知道內中的乾坤,他看到了陳芊芊為了救他不惜犧牲自己的名聲。

  更重要的是,陳芊芊還提出約法三章“人前你給我面子,人後我給你尊嚴”,給了雙方相對平等的交往基礎。

  有這樣的基礎,韓爍開始去留意陳芊芊的性格,發現她跟傳聞中名聲狼藉的三公主並不一樣,反而是一個非常友善和討喜的小女人。

  傳聞和體驗的不一樣形成了一種心理反差,激活了一種年少心性中的好奇和新鮮感,推動了韓爍的“想入非非”。

  如果說第一次搭救是激發了韓爍愛的萌芽,第二次就是施肥澆水,茁壯成長。

  但是從第一次到第二次之間,陳芊芊還是沒開竅的,因為她還停留在編劇的心理狀態中。

  她費盡心思討韓爍歡喜並非心儀於他,而是因為覺察出對方的殺心,為了能順利活到大結局,她只能選擇抱大腿。

  所以她炮製了烏龍城防圖事件,驚喜的生辰良宵等等。

  就在陳芊芊以為自己已經穩住了韓爍殺心的時候,沒想到豬隊友梓銳挖了好大一個坑等著她去跳——城防圖事件暴露了。

  因為這件事的嚴重性直接導致了兩人之間辛苦建立的信任崩塌,韓爍殺心又起。

  陳芊芊為了自己能好好活下去,想了一個大招,就是去偷龍骨來博取他的信任,以徹底消除對她猜忌。

  龍骨之於韓爍,是得以生存的希望;之於花垣城,是興旺長存的象徵;但是對於陳芊芊,她根本不在乎。

  以一個局外人自居,陳芊芊覺得反正自己遲早要走的,花垣城的興衰不在自己的考慮範圍內,如果能幫助自己順利度過難關,何樂而不為。

  所以,陳芊芊盜龍骨,遠沒有韓爍想像的那樣令人感動。

  但韓爍的看法卻大不相同,他本來孤身一人在異國他鄉,還身負重疾隨時殞命,這個女子為了救自己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韙,以得罪整座城的代價為他盜取唯一的鎮城之寶,情義非同一般。

  如韓爍說的,自從陳芊芊為他盜了龍骨,他基本上一輩子認定她了。

  更別說,當城主要用韓爍的命來填補陳芊芊犯下的過錯時,陳芊芊為了護住他,不惜豁出去以自己的生命來威脅城主。

  當然,陳芊芊第二次相救,遠比盜龍骨更有深意。

  一方面是沒有更改的心愿,寄希望於韓爍幫楚楚搞事情,然後自己能順利離開自己的劇本中。

  另一方面是陳芊芊低估了盜龍骨這件事本身的嚴重性,用她的話說,她根本沒想到會累及韓爍性命。

  而且在與韓爍同住一個府邸(月璃府)N久,她也了解了韓並沒有她想像中的那樣冷血和殘暴,在生死關頭上,她顯露人性的善,對角色產生了憐憫之心,和為自己任性造成的後果產生了愧疚之心。

  這很能讓觀眾產生共情——也許穿越的人是你我他,也不忍看著韓爍就這樣慘死在面前,必定竭盡全力去救下他。

  要去救韓爍,陳芊芊唯一的法寶就是向“母親”耍賴,她清楚地知道,只要用自己的命去相要挾必能奏效。

  而這一切在韓爍眼裡卻成了另一番解讀,比前次用名聲去換取他的生命更深了一層,這次她用自己的命去保護他的命,此女子,已然情根深種。

  而事實上,只是韓爍單方面地深深埋下了情根。

  陳芊芊的第三次搭救是對兩人終於一條心的蓋章。

  自從龍骨事件之後,韓爍望向陳芊芊的眼神都是含情脈脈的,但是陳芊芊依然沒有來電,直至到威猛山剿匪後,心境才發生了變化。

  因為經歷了幾番賭氣之後,韓爍從威猛山把陳芊芊接回來時,心有餘悸,幾乎一念之間老婆便沒了,於是他忍不住卸下了驕傲,對陳芊芊進行一次直接明了的表白。

  “聽清楚了。我喜歡的人是你,是陳芊芊,不是別的任何一個人!”

  就在陳芊芊開始思索這段感情的時候,正好碰上了蘇子嬰製造的合歡香事件,荷爾蒙開始對兩人的關係進行了化學性干預。

  但是陳芊芊還試圖去抑制自己的小鹿亂撞,因為離開劇本的心愿大於愛情的欲望。

  為了能如願離開,她仍然為陳楚楚讓道。

  直至韓爍把一城火藥換成煙火漫天綻放的時候,陳芊芊終於堅定地說出再也不走的決定。

  兩個人終於兩情相悅,至死不渝。

  後面急轉的虐情節其實是兩人感情逐步加深的必經之路。

因為愛上了,所以害怕失去。

  作為能夠預知結果編劇大人,陳芊芊知道韓爍在大結局會死,於是她絞盡腦汁要改掉劇情,讓他遠離事故中心。

  看似很睿智的決定,但是“上帝”沒有讓陳芊芊脫離草包的框架,既然剛開始是個草包,就要草包到底。

  陳芊芊利用韓爍對自己信任把他踢出局,但是韓爍一離開她根本沒有能力掌控局面,不出幾日便被韓爍和陳楚楚聯合拿下了花垣城。

  而能力很強的韓爍自從愛上了陳芊芊後也有了弱點,也是因為這個弱點讓裴恆和孟過反攻成功,再次成為等候問斬的花垣城天牢客。

  於是,陳芊芊的第三次搭救應運而生。

  如果說前兩次的搭救方法都是向城主耍賴,那么第三次的搭救是前兩次的升級版,因為這次真的見血了。

  而這一次搭救,陳芊芊也斷絕了繼續留在花垣城的希望,把整個人生都押到了韓爍身上,可見,是對兩人終於一條心的蓋章。

結語

  《傳聞中的陳芊芊》是一部古偶喜劇,它有脫離現實的誇張成分,但是能讓人對它給予肯定,是因為創作的新穎和別致,無論是劇情邏輯,還是情節趣味上都讓人看得歡喜而順心,不失為一部給勞碌工作之後的人們帶來娛樂休閒的好劇。


傳聞中的陳芊芊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傳聞中的陳芊芊"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