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善意的隱瞞,才是夫妻相處之道,這件事別實話實說

  當初《慶餘年》熱播的時候,我沒有看,如今一口氣追完,意猶未盡。這部作為男人們愛看的謀權劇,愛情、女人,那都是附屬品,都是謀權路上的墊腳石。

  作為一個情感作者,總是渴望在電視劇中,抓到那么一丟丟關於愛情和婚姻的信息,不然,這場精彩的電視劇除了娛樂,就仿佛白看了。

  在劇中,我特別喜歡一個女孩子,范若若,范閒的妹妹。她端莊、大氣、識大體、有智商有情商,我能想到的大家閨秀的樣子,就是像她那樣的女孩。

  若若從小就是范閒的迷妹,只要是范閒想做的事,她從未質疑過,只要是范閒說的話,她都相信。

  倘若他們不是兄妹,范若若簡直是最佳女友人選,她雖未結婚,卻對夫妻相處之道頗有自己的見解。

  范閒重情義,視滕梓荊為知己,沒想到,在赴約的路上,遭遇暗算,與敵人一陣廝殺過程中,不幸死亡。

  范閒花費巨大的精力才找到幕後兇手,但得知兇手就是婉兒的二哥林珙時,猶豫了。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該如何選擇?

  倘若不替滕梓荊報仇,又忍不下這口惡氣,倘若替滕梓荊報了仇,又傷了和婉兒之間的愛情。

  實在太為難了。

  五竹是范閒的母親葉輕眉的忠實僕人,葉輕眉死後,他唯一的目的就是為范閒而活,誰殺范閒,他就殺誰。

  五竹是沒有情感的機器人,隨著與葉輕眉相處的時間久了,逐漸產生了人類的喜怒哀樂。當他感知到范閒為難時,他憤怒了,自作主張去殺了林珙。范閒得知後,將五竹教訓了一頓。

  范閒覺得,從此與婉兒之間有了嫌隙,不知該如何面對她。

  這時候,還得多虧了若若的勸解:“善意的謊言,才是夫妻相處之道。”

  范閒一下想明白,也放下了心理負擔,嚴格意義上說,林珙確實不是范閒殺的,也不是他授意五竹殺的,而是五竹產生了人類的情感,有了憤怒之情,才產生報仇的情緒。

  婉兒拿著匕首質問范閒,是不是他殺了林珙,范閒明確說出不是他殺的時候,婉兒徹底釋然了,她多么害怕親哥是自己最愛的男人害死的,這樣,他們的愛情終究會成為泡影,無法在一起。

  他們的愛情能夠修成正果,還得多虧了若若的啟發,夫妻之間,有時候善意的隱瞞,有利於婚姻維繫。

  人在成長過程中,難免會遇到自己真心喜歡又無法走在一起的那個人,無論男人還是女人,當你結婚後,發現自己心裡一直無法忘記一個人時,最好別告訴伴侶。

  愛情和婚姻要分開,幻想和現實要分開。

  那個人,比如你的初戀,你暗戀的人,你曾經愛得很深又再也不可能重逢的人,就應該跟你現在所處的現實分開來。

  范建就是個將婚姻和愛情區分開來的人,他暗戀葉輕眉,愛屋及烏,對范閒也非常疼愛,甚至願意為了范閒,衝撞慶帝。

  但他又能盡職地做個好丈夫,對柳如玉還算可以。范閒懷疑柳如玉派人到澹洲刺殺他,范建當即三人面對面對質,徹底解除了柳如玉的嫌疑。范閒對待弟弟范思轍的照顧和對柳姨娘的尊重,都少不了范建的功勞。

  但是,電視劇歸電視劇,虛構的情節多,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范建那樣,心裡愛著一個,還能婚姻屹立不倒?

  現實中的人,一旦知道自己的伴侶,心裡想著別人,內心一定會不好受,他們甚至會認為伴侶精神出軌,矇騙了自己,從此心中留下了疙瘩,無法信任對方,嚴重的還會導致婚姻破裂。

  誰都無法忍受另一半的內心深藏著一個人。《蝸居》里的海藻,雖然跟宋思明是情人關係,但當海藻得知宋思明的內心依然懷念初戀白逸純時,海藻吃醋了,當即就質問她白逸純是誰。

  宋思明狡黠地回答:“你像極了一個拷問丈夫的妒婦。”

  每個人都渴望成為伴侶的唯一,不僅占有他的身體,還要占有他的靈魂,他的精神。

  所以,假如你的內心無法忘記一個人時,要克制,別對伴侶什麼都說,於婚姻不利。

  至親至疏夫妻,親近的時候,夫妻是最可靠的人,疏遠的時候,夫妻是最陌生的人,甚至可能會成為仇人。

  既然是夫妻,就要學著留一點私人空間和隱私給自己,有些事情,說出來明知道會傷害婚姻,或者對婚姻造成威脅,又何必毫無保留地說出來呢。

  夫妻之間確實應該互相信任,但一個人最應該相信的還是自己。不是嗎?


慶餘年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慶餘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