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地方叫馬蘭》“張司令”原型是咱河北人 導演黃山揭秘拍攝背

  近日,由黃山擔任總導演,白石任總編劇,宋運城、馬竟主演的電視連續劇《有個地方叫馬蘭》正在中央電視台電視劇頻道熱播。該劇自開播以來收視率一路飆紅,在3月13日、14日、15日榮登同時段收視率榜首。隨著電視劇的熱播,“艱苦奮鬥乾驚天動地事、無私奉獻做隱姓埋名人”的“馬蘭精神”再一次引起觀眾共鳴。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是地地道道的“河北製造”,總導演黃山是河北電影電視劇製作中心導演、攝影師,日前他接受了燕趙都市報記者的獨家專訪,暢談拍攝背後的故事。

有個地方叫馬蘭劇照

  乾驚天動地事 做隱姓埋名人

  《有個地方叫馬蘭》以1958年至1964年我國核試驗基地(馬蘭基地)最艱苦的開創階段為背景,根據基地建設初期的基本史實和當年馬蘭發生的真實故事,以基地保障部長何玉山、工兵團長徐遠征、研究所室主任項懷瑾等人物為主線,再現了核試驗的艱難階段和科研科技人員的執著精神。

  《有個地方叫馬蘭》聚焦核試驗基地,是電視劇中並不多見的題材。談及為何要拍攝這樣一部電視劇,導演黃山坦言是為了教育後代。“年輕人不能忘記那一輩人,他們從意氣風發到白髮蒼蒼,將報國之志融入建設祖國的偉大事業中,兌現了‘願將一生獻宏謀’的誓言。”

  黃山透露,自己的父親就是一名紅軍,他經歷了那個特殊的年代,對當時的“軍令如山”“常思奮不顧身,而殉國家之急”“只要祖國需要,我必全力以赴”等愛國精神感同身受。“我小時候就像劇中建國、麗薩一般,與父親也是聚少離多。但是父親的精神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劇中人物是虛構的,故事是真實的。這些故事全部都發生在那個年代,發生在父輩和他們的孩子身上。”

  黃山告訴記者,劇中張司令員的原型就是河北人張蘊鈺。“張蘊鈺將軍是共和國第一任‘核司令’,領導了我國核試驗基地的建設。他是河北贊皇縣人,每當提起他的名字,你一定會想起這樣一句話:乾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這就是馬蘭精神,也是‘兩彈一星’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代代馬蘭人用心血和汗水鑄就共和國核盾牌的精神動力。”

有個地方叫馬蘭劇照

  ▲導演黃山

  不懼惡劣環境 喜愛拍孩子戲

  馬蘭基地位於庫爾勒市和碩縣境內的烏什塔拉鄉。因為馬蘭基地緊鄰塔克拉瑪乾大沙漠腹地的羅布泊,因此也叫羅布泊核試驗場,是我國最早的、也是唯一的核試驗基地。馬蘭基地始建於20世紀50年代,面積約10萬平方公里,主要擔負我國核試驗的組織指揮、理論研究、測試分析、工程技術和勤務保障等任務。從五十年代末期開始,就有一大批軍人和科研人員西出陽關,來到大漠戈壁,為了開闢共和國核武器的試驗場,來到了羅布泊,來到了馬蘭。隨後,大批家屬、子女也來到馬蘭安家落戶,曾經前前後後在這片戈壁灘里參加核試驗的基地官兵和技術人員不下10萬人。“曾經的馬蘭沒有人煙,寸草不生,連鐵路都沒通。現在的馬蘭有柏油路,有紅綠燈。這些為建設核試驗基地奉獻青春的一代代馬蘭人實在是太偉大了,他們的故事值得傳頌。”黃山說。

  “驚沙走石、寒暑無情,櫛風沐沙,含辛茹苦,浴寒風而汗流,暴烈日而寒戰。手不應心,足不適志。”張蘊鈺將軍曾這樣形容核試驗基地生活。黃山透露,劇組為了還原老前輩們的生活、工作場景,很多地方的取景都選在沒有路的戈壁灘。“戈壁常常颳大風,路上的小石子都被吹得一乾二淨。由於戈壁儲熱效果極強,在地表溫度超過50度的拍攝現場,好多工作人員的後頸都曬出了大水泡,但即使是再熱的天氣,大家也都穿戴整齊、全副武裝,沒有絲毫怠慢。”馬蘭這片土地也給劇中何玉山的扮演者宋運成留下了難忘記憶,宋運成坦言,這是他拍得最苦的一部戲。“我們最初拍在戈壁灘找水的戲,當時找水得走出幾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都很難找到;我們進入大沙漠,穿膠鞋走在沙子裡都燙腳,當時的地表溫度在70多度;一打開便當去吃,一陣風過來全是沙子,就把上面有沙子的地方扒拉扒拉,底下繼續吃。在那樣的艱苦環境下,一直是馬蘭精神支撐著,才能拍出那種感覺的戲。”

  值得一提的是,在劇中扮演麗莎、李小歡、歐敏、柱子兄妹、何建國等“馬蘭二代”的小演員表演十分亮眼,黃山稱自己十分喜愛拍孩子戲。“有的導演可能覺得孩子戲不好拍或者不願意拍,但我十分喜歡孩子戲,有人說,馬蘭這么苦的地方,小演員能受得了?我覺得孩子的樂趣不同於大人,他們來到戈壁,雖然條件苦了點兒,但他們看見一望無際的戈壁灘,撒歡兒似地跑,那種快樂是大人體會不到的。”

有個地方叫馬蘭劇照

  “馬蘭精神”貫穿全劇 最大限度還原歷史

  《有個地方叫馬蘭》的熱播與該劇想要展現給觀眾的“馬蘭精神”密不可分。劇中講述的馬蘭人的奮鬥故事與傳奇經歷,以及形成的“艱苦奮鬥乾驚天動地事、無私奉獻做隱姓埋名人”的精神力量,是該劇最想要觀眾感受到的“馬蘭精神”。在第三集中,何建國一家人隨同行的人們乘卡車前往馬蘭,車隊在戈壁中遭遇大風暴,慌亂中,何建軍被大風捲走。何玉山強忍失去愛子的痛苦帶隊伍趕回基地。黃山稱這就是軍人:“軍人的特點就是服從命令、聽從指揮,‘國家利益大於一切’。軍人最重要的就是奉獻,這種奉獻不僅僅是奉獻自己的辛苦勞動,還有可能奉獻的是生命,這是我們普通人很難做到的,也很難真正理解到的。”黃山還提到告別馬蘭的退伍老兵,結束了在試驗場所有工作,卻有一個任務永遠無法停止:保密協定。從入伍開始一直到死,“保密”要伴隨老兵們走完餘下漫長的人生。他透露,當年出於保密的要求,工作單位必須守口如瓶,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兒。就是通信也明確規定:“無事不寫信,有事少寫信,寫信不泄密。”

  此外,該劇高度還原了歷史的服化道。黃山介紹,劇中小演員們的服裝以劇中父母舊軍衣改成的小軍裝和條絨布服裝為主;使用的道具是當年馬蘭基地使用過的帳篷、子彈袋、醫療器械、科研設備等;演員的膚色是在戈壁灘上曬出的自然黑;演員的髮型,都嚴格回歸當年的特徵,營造那個特殊年代的真實感。“我們要盡力還原歷史,做到真實。雖然不能100%還原,但我們能最大限度地還原,比如衣服的樣式,衣服上的扣子這些細節,以及軍銜等我們要做到準確。”

  與陳力合作默契 電視劇要引領時代

  1992年由黃山執導的電視劇《在部落的廢墟這邊》,榮獲四川國際電視節獲最佳導演提名獎、第十四屆全國優秀電視劇“飛天獎”三等獎。他執導《魚鷹王》獲河北省 “五個一工程獎”;1997年導演電視劇《百戲人傳奇》獲河北文藝振興獎“優秀青年導演獎”,被授予“三等功”;1999年導演電視劇《少年英雄王二小》獲第十七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兒童電視劇……

  從事影視工作以來,黃山執導兼拍攝影視劇數十部,但追求完美的他,依然在不斷地充實提高自己。同時,黃山也保持著對攝影的熱愛,他是河北電影電視劇製作中心一級攝影師,曾經擔任過《特勤中隊》和《愛的代價》等電視劇的攝影,和導演陳力合作過《周恩來的四個晝夜》《海棠依舊》等多部影視作品。談及與陳力的合作,黃山表示,“我和陳力導演是老朋友了,我們合作過不少影視作品,彼此間很默契。”此外,黃山對《有個地方叫馬蘭》的總編劇白石稱讚有加:“白石先生是親歷者,他對馬蘭有特殊的感情。我們這次合作非常愉快。”

  在影視作品逐漸商業化和快餐化的時代,黃山導演時刻鞭策著自己,認真刻畫好每一個人物,講好每一個有深度的故事。無論這個時代怎么發展、變化,他總是執著於自己最初的信念和對影視行業的熱愛,並將這份執著與熱愛浸透於每一部作品,讓它們發光發亮,完美地呈現在觀眾面前。

  對於接下來的工作安排,黃山稱好的劇本很重要,“電視劇也是要引領時代的,另外遇到好的劇本很重要!未來想拍攝一部驚悚片,對自己也是個挑戰。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有個地方叫馬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