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維為什麼頑固拒絕改造?《特赦1959》隱瞞了一個重要的事實

  《特赦1959》把黃維塑造得有點過頭了,搞的特別義正詞嚴,見誰懟誰,一副抱定了要殺身成仁的氣節之士的樣子。幾次和戰犯管理所管理人員的正面辯論,管理人員基本上都是照本宣科的意識形態宣傳,而黃維卻總是大義凜然,視死如歸,似乎是他就是想激怒管理人員,然後殺掉他,好讓他捨身成仁。

  黃維確實性格比較呆板,固執,這沒有什麼問題。以前他打仗也不是以杜聿明那種靈活著稱,而是以敢打敢拼著稱,比較勇猛。無論是圍剿紅軍期間,還是抗日期間,他都是這個風格。加上他確實是國軍高級將領中比較喜歡讀書和鑽研的一個,所以被人視為書呆子。

  但這個書呆子和我們今天常說某個人書呆子或者有書生氣一樣,並不是真的因為他讀書比別人多,或者是像有些人說得那樣,讀書太多讀傻了。一般來說,當一個人被別人說是書呆子的時候,往往是說他的性格比較呆板,固執,遇事不會變通,腦子不太容易拐彎,在人情世故上不夠靈活。但這多數是個人性格所致,不是因為對某種東西特別故意的執著。

  黃維在人情世故方面確實是差一點,和王耀武杜聿明相比,做人不夠靈活,腦子轉彎比較慢,所以有些時候會比較容易吃虧。比如他在抗戰後期的1944年就被調離軍隊,去做軍事教育工作,就是因為他在部隊和上級相處出了問題,讓別人給他穿小鞋,陳誠為了保護他,才讓他離開了部隊前線,去了後方。

  但黃維在救援徐州的時候,並不那么呆板。進入兩淮地區之後,他就發現情況不對勁,解放軍在不斷利用河流縱橫的地形特點遲滯他前進,多次在渡河的時候遭到解放軍的攻擊。所以,他曾經制定過一個蒙城防禦戰計畫,也就是依託蒙城的城防工事固守待援,以免在運動中被解放軍包圍在平曠之地。但是這個計畫被上級否決了,統帥部還是要求他儘快馳援徐州,參加徐州會戰計畫,導致他在雙堆集被包圍。

  他在被俘之後確實說過各退二十里,重新再打的話,但這不是因為外界流傳的所謂他的部隊沒有來得及展開就被解放軍包圍殲滅了。恰恰相反,在被包圍在雙堆集之後,黃維面對的中野兵力有限,中野當時滿打滿算也就十二萬人,雖然號稱七個縱隊又兩個獨立師,但實際上兵力並不充足,也沒有重武器。華野當時正在圍殲黃百韜兵團,又要阻擊徐州的杜聿明集團三個兵團,無法抽調兵力來增援,所以黃維的部隊是有足夠充分的時間展開的,兵力和火力優勢也都得到了發揚,否則他也不可能在雙堆集堅持那么久。

  他之所以被俘之後有些不服氣,是因為他在堅守陣地的時候,解放軍雖然在不斷的突破他的陣地,但總體而言,防禦體系還是完整的,並沒有被解放軍完全突破和撕碎。而他之所以被俘,是因為當時統帥部已經抽調不出兵力開來救援,杜聿明集團也已經被包圍了,所以只能下令黃維兵團突圍。

  就是在突圍的時候,黃維的戰車部隊沒有來得及準備,還在躲避解放軍的炮擊,整個兵團就以為他要逃跑,各部隊全線崩潰,完全亂套了,並沒有能夠按照他預定的計畫突圍。比如整個兵團的絕對主力部隊十八軍軍長楊伯濤就認為,黃維和胡璉、吳紹周是想自己逃跑。因為他認為他的部隊戰車比較多,如果擺開陣勢,把戰車集中起來向一個方向突圍,還是有可能打出去的。但是因為他的部隊和國軍其他部隊一樣,一突圍就成了亂跑,就先亂套了,完全失去了建制和指揮體系,所以戰車沒有來得及發揮作用,就完全報廢了,最後只有胡璉突圍出來了,黃維因為坦克卡在了戰壕里,被俘了。

  黃維還有一個很不光彩的事情是,在突圍之前,統帥部要求空軍提供支援。當時空軍曾經徵求過他的意見,可以投擲兩種炸彈,掩護他的部隊突圍,一種是甲種彈,也就是窒息性的瓦斯毒氣彈,另一種是催淚性質的乙種彈。甲種彈是毒氣彈,這是國際條約禁止的。而在空軍詢問的時候,黃維給出的回答是直接用甲種彈,也就是毒氣彈。

  之後,空軍方面確實投擲了一部分毒氣彈,但是大多數並沒有爆炸,只有一部分爆炸了,但這件事還是被解放軍大肆宣傳。所以,他就成了違反了國際公約的戰犯。這樣,他和其他那種只是正常抵抗作戰後被俘的將領就不同了,是個真戰犯,而且是違背了日內瓦公約的那種戰犯,在任何地方都是有可能被處死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自度必死,以為共產黨一定會像二戰結束後審判戰犯後處死那樣對待他,所以他思想上有包袱,覺得反正都是要死,不如死得壯烈一些。

  在這個電視劇里,改成了燃燒彈,所以他剛一下火車,就被受傷的解放軍圍住了,但他還是顯得大氣凜然,毫無懼色。實際上,因為他要求空軍投擲毒氣彈,這在當時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了,如果他被受傷的解放軍圍住,那他肯定是比較恐慌的,因為他這確實是毫無疑義的戰犯行為,槍斃也是不為過的。

  但共產黨依然寬大為懷,並沒有為難他,在功德林也是正常待遇,希望他認真改造,在1959年的特赦名單里他也是在列的,只是他拒絕特赦,要求留在功德林繼續研究永動機。之前,中科院應他的要求,還特別派人去給他分析過他的永動機設計其實根本就不符合科學,很民科,但他還是不放棄。之後,他又多次拒絕特赦,一直堅持到1975年第六次特赦,他才走出功德林。而在這期間,他老婆蔡若曙的精神狀態越來越糟糕,在他特赦之後的第二年自殺身亡。

  黃維如此執著的研究永動機,除了他腦子比較一根筋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電視劇里他反覆對管理人員說的那句話,雖然他們戰敗了,但並不證明他們是蠢才。也就是說,黃維對自己的智商還是很有自信的,他搞永動機大概就有這個意思在裡面,想證明自己的智力沒有問題。只不過陰差陽錯,等到他特赦之後時間不久,就到了1980年代,社會風氣大變,因為他一直拒絕特赦,所以才會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公然說,他不會說蔣和陳誠的壞話,結果反而讓他成了功德林這些人里的另類。


特赦1959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特赦1959"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