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1959》有個史實錯誤,馬勵武可以怪天氣,不能怪蔡守元

  《特赦1959》有很多改編的情節,但很多關於戰史方面的都不太靠譜。

  其中有一段是原國軍整編二十六師師長馬勵武和蔡守元辯論,馬勵武責怪他在嶧縣固守待援,但蔡守元離他只有二十五公里,卻不肯救援,導致他苦戰四天,傷亡慘重。之後,他奉命率部突圍,到達上級指定的地點,去和負責接應他撤退的蔡守元部會師,但他到達指定地點後,蔡守元部卻已經撤退了,所以馬勵武認為是作為隊友的蔡守元不作為,導致他被俘,成了解放軍的俘虜。

  蔡守元當然也不示弱,一開始還給馬勵武留了面子,辯解說他救援的時候也是全力攻擊的,後來撤退是奉上級命令撤退,並不是他存心要坑馬勵武。但馬勵武依然不依不饒,指責蔡守元救援不積極,是為了保存實力,蔡守元情急之下,不得不反唇相譏,指責馬勵武在戰役關鍵時刻,居然不在部隊,反而和一個戲子去了棗莊,導致部隊被包圍在嶧縣的時候群龍無首,無人指揮,才導致整編二十六師的最後覆滅。兩人由此發生了衝突,打了起來,被其他人拉開了。

  在兩人相互指責過程中,蔡守元指責說,馬勵武被包圍是陳誠的責任,而馬勵武是陳誠的人,並不是他的主子,馬勵武也反唇相譏說,你的主子難道不是何應欽嗎,華北戰局惡化難道不是何應欽的責任嗎?這裡其實是個錯誤,不知道是編導有意模糊,還是無意識的,但馬勵武確實早年在陳誠系統的十八軍供職,1935年後就轉到湯恩伯系統了,抗戰結束後調往東北,1946年才調往湖南,接替丁治磐留下的二十六軍軍長的職務。

特赦1959劇照

  1946年7月,二十六軍被整編為整編二十六師,原來的三個師九個團,被改編為三個旅六個團,並奉命移防蘇中地區,之後又逐步奉命北移,到粟裕率領華中野戰軍北上與山東野戰軍會師後,他又奉命北移,到了蘇北地區。到1949年1喔月,馬勵武率整編二十六師參加了魯南戰役,並指揮了配屬給他的國防部第一快速縱隊的戰車營,作戰期間,曾於11月率部側擊解放軍葉飛縱隊,也就是華野一縱隊,救援被包圍的國軍整編七十七師,造成葉飛縱隊較大傷亡,被國軍統帥部稱為魯南大捷。

  不過馬勵武對戰場形勢的變化還是比較靈敏的。到當年十二月下旬,馬勵武就發現形勢不對勁,解放軍正在向臨沂附近集結,他和附近的整編五十一師、整編五十二師都有被包圍殲滅的可能,所以請求率部向蘇北地區後撤,和在蘇北的國軍主力部隊會合,但這個請求並未得到批准。轉過年,元月二日開始,華東野戰軍部隊開始攻擊嶧縣,當時馬勵武確實不在部隊中,部隊無人指揮,只能固守待援,馬勵武趕回部隊時,已經完全處於被包圍狀態,突圍已經不可能了,只能固守待援。

  但當時距離馬勵武最近的國軍部隊並不是似乎是融合了張淦、范漢傑等形象的蔡守元部,而是整編五十一師、整編五十九師和整編七十七師。其中整編五十一師駐棗莊,也遭到了解放軍的攻擊,其師部和兩個團也和馬勵武部一樣,於此戰中被殲滅,整編五十一師師長周毓英也和馬勵武一樣被俘,兩人再次見面時,是在華東野戰軍的戰俘管理所。也就是說,整編五十一師和馬勵武的整編二十六師都是此戰華東野戰軍的圍殲目標,根本沒有能力救援馬勵武。

  僅剩的兩個離馬勵武最近的部隊就只剩下整編五十九師和整編七十七師了,也就是原來的五十九軍和七十七軍,從番號就能看得出來,這是參加了七七抗戰的西北軍部隊餘部,這兩個部隊都歸徐州綏靖公署七綏區司令長官馮治安指揮。但整編七十七師的師長大名鼎鼎,這個人叫何基灃。沒錯,就是後來在淮海戰役時戰場起義,導致徐州空虛,完全打亂了國軍徐蚌會戰計畫的那個何基灃。一個多月以前,整編七十七師被華野包圍,馬勵武還救援過,但這時候整編七十七師和整編五十九師一看風向不對,馬上就後撤了,並沒有救援馬勵武。

  劇中馬勵武說,他堅守嶧縣四天,其實也不對。整編二十六師被包圍的時候,並不在嶧縣縣城,而是在外圍的城鎮,反而是在突圍的時候,突圍的方向是嶧縣和棗莊,最後只有快速縱隊的七輛坦克衝出去,到達了嶧縣,其他部隊和裝備都被解放軍殲滅了,整個過程只有兩天。之所以突圍突不出去,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當時正值天降大雪,道路泥濘,作為突圍的前衛部隊的快速縱隊根本無法行動,無法發揮其優勢。而且,原定突圍時空軍要配合,但因為天氣原因,國軍空軍無法起飛,馬勵武只能自己突圍。所以,馬勵武被俘後一直不太服氣。

  所以說,馬勵武如果真要怪,其實肯定怪不到蔡守元的頭上,因為馬勵武被俘的時候,跟張淦和范漢傑都沒什麼關係,要怪只能怪到當時的整編七十七師師長何基灃頭上,但何基灃因為在淮海戰役起義有功,根本不在功德林,馬勵武也見不到。馬勵武在功德林,其實也沒什麼能夠指責的人,因為魯南會戰的時候,其他在劇中戲份比較多的人,多數並沒有參戰,或者在其他戰場作戰,就是想救馬勵武,也救不了。


特赦1959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特赦1959"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