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1959》為什麼被吐槽?除了全劇穿棉衣,梁冬芳是幹嘛的

  《特赦1959》作為一個主旋律獻禮劇,總體來說還算是不錯的,但也有一些問題,最明顯的就是很多網友已經指出過的,整個劇的跨度達十年以上,但劇中的人物始終穿著棉衣,一直在冬天,這是很不合理的。還有一些本該有的情節和人物沒有,卻硬生生的強加了許多虛構的情節和人物,讓這個劇打了折扣。

  而其中最為明顯的讓人感覺多餘而且很煩人的角色,當然就是記者徐高平和護士梁冬芳,這兩個虛構的人物的戲有點太多了。本來這個劇中的很多老演員的表演已經很精彩了,但是這兩個人一出現,瞬間就讓人感覺跳戲跳到現在流行的那種偶像劇去了,尤其梁冬芳還是一副傻白甜的樣子,很沒有必要。如果能像《亮劍》和《士兵突擊》一樣,就拍成一部男人戲,其實劇情會更緊湊,也會讓觀眾感覺更嚴肅。

  還有一些人物的虛構,比如蔡守元這個人物,表面上是綜合了很多人的經歷,尤其是張淦和范漢傑的一部分經歷,但這個改編其實意義不是很大,還不如直接讓范漢傑和張淦真名實姓的出現在劇中,反而效果會更好。因為范漢傑沒有出現,廖耀湘的台詞太少,戲也很少,導致整個劇中遼瀋戰役中被俘的國軍高級將領中,戲最多的反而成了廖耀湘指揮的四十九軍軍長中將鄭庭笈。

  還有劉安國這個角色,其實所有人一眼都能看出來,這個虛構的人物的原型就是文強。在以前的老電影《決戰之後》中,文強是真名實姓的出現的,但是到了這個劇里,卻被改編成了劉安國。不過,劉安國這個人物形象總體而言還是比較飽滿的,也比較出彩,這和演員本身的拿捏、把握和表演比較到位是分不開的,劉安國也是這個劇中的幾個主要角色之一。但反過來說,如果把劉安國的名字換成文強,其實也一樣可以這么處理,也不會讓人跳戲。

  因為主要角色都是被俘的國軍高級將領,其中一些人還有上下級關係,比如鄭庭笈是廖耀湘的下屬,文強在淮海戰役中被俘的時候是杜聿明的下屬,融合了楊伯濤的經歷的陳瑞章是黃維的下屬等等,那么這些人在一起,討論過往的戰役中各自的表現,這肯定是少不了的,也是應該濃墨重彩的表現的。但這個劇中反映得卻有點少了,比較集中的反而是虛構的人物蔡守元和在魯南戰役中被俘的馬勵武爭論,但這個劇情和史實完全對不上。

  還有黃維和杜聿明、王耀武等幾個主要角色,黃維和杜聿明是不同的派系,黃維是陳誠土木系,而杜聿明是何應欽系的人,這也是杜聿明在淮海戰役中對救援黃維不太積極的原因,但在劇中兩個人卻相安無事,並沒有討論淮海戰役的得失。作為整個劇中兩個比較主要的角色,又都親歷了決定國共雙方命運的淮海戰役,兩個人對此卻閉口不提,相互之間既沒有討論,也沒有埋怨和指責,這也是不太符合邏輯的。

  還有劇中被當成主要反面典型人物處理的幾個特務,包括康澤、劉安國、沈醉、徐遠舉、周養浩、曾擴情,其實處理得也都還不錯,只不過,這個處理可能稍微有點過頭了。因為,相比其他在戰爭中被俘的國軍高級將領而言,這些特務對黨國的忠誠度似乎太高了一點,很可能會讓一些觀眾想起普京的故事。不過,這幾個特務的形象總體而言還是控制住了,比較猥瑣,不像《潛伏》里的李涯那樣忠誠,以至於感動了觀眾。


特赦1959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特赦1959"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