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等你》一點水花都沒有,江疏影李易峰到底做錯了啥!

  這段時間播出的影視劇是有不少,但是可以一直追的,還真沒幾部。比如開播前一直很期待的《我在北京等你》,早就被我打入“冷宮”。

  說實話,要不是看著主演是江疏影和李易峰,我是不會忍到現在的。

  眼看著都大結局了,評分才5.2,這水平不用我多說,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看劇情介紹,本片主打的是兩個中國當代青年,在異國為夢想奮鬥闖蕩的故事。其實東西方融合的劇情,關於青春和夢想,完全可以拍出有意思的片子。

  比如大美女金泰希參演的《愛在哈佛》,雖然滿滿的都是韓劇套路,但前期美國學習生涯部分的陽光、愛戀、圖書館,確實青春洋溢,令人神往。

  但《我在北京等你》最缺乏的就是體驗感和真實感。所以它撲的消無聲息,還真一點都不冤。

  前幾集中,介紹了女主盛夏(江疏影飾)的職業——時裝設計師,雖然默默無聞賺的不多,可是在寸金寸土的紐約大街上,卻有著一間雙層工作室店面。

  和一見鍾情的男友凱文(胡宇威飾)約定談三年戀愛就結婚。可當凱文求婚的時候,她開始猶豫了。

  原因是:我還沒想好,事業才剛起步。而她拒絕的方式也很奇葩:直接把戒指藏了起來。

  當初說三年後結婚的是你,現在突然反悔?而且不想結婚你可以好好說啊,藏戒指這是什麼新操作?

  這位無辜男友從頭到尾毫不知情,還以為是自己給弄丟了。

  男主徐天(李易峰飾),是一名律師。去法律援助黑人小孩,完全是中二熱血漫本色出演。

  我們看看他怎么說:

  Excuseme?

  別說是專業的律師了,你確定這美國大媽和孩子會把你當正常人?

  小男孩:要把喬丹帶來見我。

  中國大哥哥是超人還是羅賓漢?

  男女主相遇的條件也很有趣,迷路、傾盆大雨、手機沒電…盛夏以為余天是“變態殺人犯”,用電熨斗一下就把他給打暈了。

  可未免也太老套了點吧,把觀眾都當傻子么?差不多前三集過去了,此時男主李易峰的戲份,不足二十分鐘。

  在醫院躺著的徐天甦醒過來,氧氣面罩還沒拿,捧著盛夏的臉就親上了。

  然後就開啟“十萬個為什麼”模式。

  好嘛,這下失憶的梗又玩起來了。

  雖然在後來的劇情中,我們知道男主全程是在碰瓷“裝失憶”,可是之前這蹭吃蹭喝又“強吻”的,好像並不太符合他一個正義律師的人設啊。

  還在兩人的官司中主動“反轉”,打破之前所有對盛夏不利的證詞,並強行告白。

  從此,男女主的感情線算是徹底建立上了。不是說好的奮鬥劇么?我怎么看到的都是狗血劇情。

  其實作為青春偶像劇,有顏值可看,起碼就占了一大半兒優勢。 而把這部劇的垮掉,全部歸咎於兩位演員的演技不好,其實也有失偏頗。

  畢竟李易峰之前上映的電影《動物世界》,就被視為他的成功轉型之作,其飾演的鄭開司作為“中國版小丑”,演技可圈可點。

  為了他還債,不得已登上了賭博遊輪。和一群不同人種的賭徒進行剪刀石頭布的遊戲。贏者可暴富,輸者則淪為船底的人體試驗品。

  於是叢林般的困獸搏鬥開始了。偽善、暴力、欺騙、策略,世上種種人心黑暗,在小小的遊輪上一一上演。

  也呼應了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這一主題:其中演繹的利益與背叛,實則是對人性深淵的凝視。

  許多觀眾因為《動物世界》對李易峰態度改觀,他也為突破自己小鮮肉標籤,進行了一次極為有效的嘗試。

  17年8月《動物世界》殺青之後,9月《我在北京等你》就開機了。

  所以邏輯上說,李易峰演技水平不會有太大的波動。然而這部《我在北京等你》,卻又一夜讓他回到了“解放前”。

  其實一部影視作品的水平,是導演、演員、編劇的平均水平的排列組合。

  《動物世界》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導演韓延對其進行的的本土化改編。所以雖然李易峰演技略顯青澀,但導演、原著、編劇、配角都是加分項,所以總分不會太低。

  一部作品中,導演、演員、編劇三個要素中只要有兩個真正一流的,甚至是配角稍微能打一點,主演就算是個二流演員,也完全能帶的動。

  《我在北京等你》的導演是許肇任和鄢頗,監製是號稱創立了“徐天宇宙”的徐兵。說他們三個不能打,實在有點令人難以置信。

  總導演是拍過《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的許肇任。

  這部劇可以說是宋茜第一部略有好評的影視劇,由他導演的高評分劇真不少。而此次的《我在北京等你》也刷下許肇任一系列作品的評分新低。

  另外一位導演鄢頗,是《新結婚時代》的導演,並憑藉此劇獲得了上海白玉蘭獎最佳導演。

  但比起作品,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和梅婷、李小冉的三角戀愛關係。

  梅婷是鄢頗的前妻,風傳李小冉插足了梅鄢二人的婚姻。雖然李小冉因此背了不少罵名,卻沒有真正受到實質身體傷害。

  反而,遭到暴力襲擊的是男主鄢頗,被李小冉的富豪前男友重傷害至住院。其間李小冉陪床照顧,無微不至。

  等到時移世易,鄢頗再婚,新娘卻不是李小冉。而梅婷卻再發微博,證明李小冉並未插足自己婚姻,為李小冉洗清名譽。而後李小冉深情回復,留下一個擁抱。

  更為奇妙的是,鄢頗也轉發梅婷此條微博,讚揚她為李小冉洗清冤屈的行為,並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這三人的經歷離奇到可以拍一部電視劇,在最後一集相逢一笑泯恩仇。

  《新結婚時代》當年的成功也是編劇演員綜合作用的成果,此劇編劇是王海鴒,也是《中國式離婚》的編劇,在當年也獲得了上海電視節最佳編劇獎。

  然而在這之後,鄢頗似乎江郎才盡,幾乎再沒有國民性的作品問世。

  而編導《紅色》的徐兵是《我在北京等你》的監製。徐兵作品非常好辨認,因為他劇中人物就幾個名字來回用。光是“徐天”和“賈小朵”,在不同年代不同劇情中,就出現了多次。

  雖然名字容易產生混亂,但《紅色》濾鏡實在太深厚了,所以推測徐兵的邏輯和思路不應該有問題,於是仔細研究了演職員表,果然發現問題所在。

  看看導演和編劇名單。爛劇往往都容易犯一個大忌:人一多就壞事。

  此劇導演有五個,而編劇有七個,都能湊出一支足球隊了,還能剩一個替補。何況徐兵只是監製,並非編劇。

  本來有幾個可能是個王者,無奈帶不動一大堆青銅,直接拍出一部爛片。並且在剪輯、配音,以及整個故事的邏輯線,都有著明顯的問題。

  說它是職業劇不職業,說愛情吧又不純粹。除了男女主不停給觀眾狂撒雞湯以外,絲毫看不出他們為了夢想做了哪些奮鬥和努力。

  所以,就算我沒有被台詞里那句“今天不是Friday啊”勸退,這以追求夢想的名義來灑狗血的劇情,我也真的看不下去了。

  同樣,以後看到一大堆導演編劇的,不論是演員選劇還是觀眾看劇,最好都謹慎一點。


我在北京等你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我在北京等你"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