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人第18集分集劇情(共45集)

局中人第18集分集劇情介紹

沈放欲撤離向家人默默告別 錢必良被抓沈放放棄離開

  姚碧君詢問沈放為何不做手術,沈放表示要趁著徹底昏迷之前安排好一切,包括姚碧君。姚碧君沒有想到沈放會在意她,而沈放則肯定表示姚碧君是他的老婆,所以他也必須要在意姚碧君。姚碧君內心暖暖的。

沈柏年認為沈放更像他

沈柏年認為沈放更像他

  沈放回來看沈柏年,沈柏年很開心,也越來越覺得沈放像他,還特意叮囑胡伯要按照沈放的口味做飯,沈放沒有想到父親還記得他喜歡吃什麼。沈柏年忍不住笑了,聲稱他一直記得,沈放隨了母親口味比較淡。沈林也回來了,沈柏年讓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難得三個人平平靜靜吃飯。

  沈林知道沈放今天去醫院了,關心詢問沈放的身體,沈放卻並不領情,認為沈林就是一直監視他。沈林希望沈放回來能多坐坐,父親也需要他,沈放卻認為沈林更加適合照顧父親,很多事情他做不到,而沈林可以。

  沈林反覆想著這句話,打電話給姚碧君提出見面,姚碧君無奈赴約。姚碧君也承認沈放最近對她關心很多,沈林有些意外,覺得反常,以前從不把家當回事的人,突然之間對父親好了,也對家庭有了觀念。沈林擔心沈放會突然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因此沈林讓姚碧君盯著沈放。沈林看著最近沈放的反常舉止,覺得像是在告別。如果真是那樣,就證明了他對沈放的猜測是對的,可是如果是那樣,他又該如何面對沈放的事情。

  毛副局長召開會議,聲稱最近戰事失敗,說明共產黨提前就掌握了情報,千方百計的要堵住情報泄露,可是情報還是泄露了。毛副局長要求情報機關打起精神,不要輸掉了這次的情報戰役。

  會議之後,羅立中帶著沈放來到一個地方,因為近期沈放去過何主任的辦公室,所以軍紀處的人要找沈放調查情況。

沈放懷疑秦參謀幫忙轉移了照相機

  沈放認為家可以改變一些能讓姚碧君過得更好一點

  沈放聲稱他和何主任是朋友,閒聊天沒有實質性的內容,當天他想請羅處長和何主任吃飯,結果何主任卻拒絕了,羅立中為沈放作證屬實。

  出了調查間,沈放生氣責怪羅立中當時他為了三個人的事業去找何主任,可是現在卻來調查他。羅立中聲稱自己已經想辦法找到了何主任的調查筆錄,和沈放的基本吻合,沈放也沒有必要害怕。沈放表示自己不會害怕,只是擔心羅立中讓他頂罪,羅立中慌忙安慰,並且主動給沈放放了一天假。

  沈放來找接頭人,接頭人告訴沈放組織上對他的私自行動進行了嚴厲批評,但是也已經做了妥善安排,擔心沈放突然離開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和誤會。所以要安排沈放來一個假死,已經找到了一具屍體和沈放的身材相似,只等合理的行動時間,到時候安排一場車禍,讓這個屍體燒焦,無法辨認。撤離之後就去蘇北根據地,沈放提出下周二晚上十點有場聚會,到時候他可以假裝喝了不少酒,導致開車出現了車禍。

  姚碧君回來的時候,沈放已經做了一桌子的菜,這讓姚碧君非常感動。沈放聲稱如果有機會,他希望這個家能改變一些,現在太冷淡了,他希望能有些變化,讓姚碧君過得更好一點。姚碧君認為沈放是在憐憫她,因此希望沈放不要再說類似的話了。

  沈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對姚碧君有感情,可是姚碧君已經成為了他的家人,手中的項鍊就是他留給姚碧君的禮物。

  姚碧君上班時候想著沈放的反常,想著沈林的話有些愣神了,姚碧君本想打電話給沈林,卻最終放下了電話。沈放打算離開了,原本是輕鬆的,可是心裡卻仿佛有些東西被割離,是那樣的疼痛。沈放或許清楚那是什麼,但是卻把那些都壓在心底里,甚至不願去碰觸,也不敢去碰觸。

沈放懷疑秦參謀幫忙轉移了照相機

  羅立中打電話給沈放,讓他去看一下調配處看一下武器裝備運輸的事情,打算近期運輸一下。沈放出來之後就發現了杜金平拿著報紙在不遠處盯著,沈放故意上前假裝擦鞋詢問杜金平是要盯著什麼人,杜金平並不肯說,沈放也不再問。

  沈放並未離開,在不遠處暗暗盯著杜金平,發現杜金平一直盯著錢必良,沈放親眼看見錢必良把一個信封塞進了牆縫裡大方走出來。錢必良出來時候察覺有人盯著他,趕緊回去把信收回來,田中一直坐在車裡,命人實施抓捕。

  在車上,錢必良就咬下袖子上的口子,裡面藏有劇毒,錢必良服毒自殺了。

  田中很生氣,找呂步青責怪他們的人辦事不利,居然連一個犯人都看不住。呂步青卻反指責田中現場指揮導致了錢必良的死,他也可以說田中指揮不當。田中無奈只好安排下一步的行動,田中認為錢必良雖然死了,可是那個秘密信箱還在,只要盯住了那個信箱就能再抓到人。

  沈放到咖啡館等了一天也沒有見到接頭人,晚上和湯姆森去喝酒,聲稱臨時有事要回家了,沈放臨離開的時候回頭看向湯姆森,湯姆森正和羅立中說著什麼,還發出一陣陣的笑聲。

  姚碧君回到家裡發現了沈放留給自己的項鍊,於是打電話告訴沈林他擔心的事情出現了,沈放可能會離開南京。沈林立刻命令設卡,嚴加盤查出城的車輛。

  沈放按期來到教堂和接頭人會合,接頭人準備安排沈放離開,從此以後世界上就沒有沈放這個人了。可是沈放想起了錢必良的暴露,沈放分析錢必良是調配處的,和軍需處應該聯繫很密切。而秦參謀應該就是國防部的共產黨,上次的相機也是秦參謀拿走的,如此以來秦參謀和周達元都會很危險。

  那個秘密的信箱地方也只有沈放能有機會接觸到,沈放擔心同志們的安危,立刻打消了暫時的離開,並且讓接頭人去通知周達元,他設法去通知秦參謀。

  沈放來到信箱附近,看到特務們都在那裡,沈放並未發現秦參謀的身影,猜想他或許沒有來。沈放隨後打電話給警察局,謊稱共產黨冒充中統的人在這一帶活動。沈放知道,只要警察局的人來了,軍統的人也必定會來,只要把事情鬧起來,秦參謀就不會傻到自投羅網。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20-07-02 21:13:30

局中人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局中人"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