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26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26集劇情介紹

  侯玉倩勸李仕學放棄官司 竇兆光強迫尚文麗同房

  李仕學認為薛偉昌話中有話一定是知道竇兆輝還有另外的目的,希望薛偉昌能如實告訴自己。薛偉昌希望李仕學能找竇兆輝好好商量一下,李仕學卻認為如果那樣的話就代表了自己不打自招。同時,李仕學也告訴薛偉昌為了打贏官司,他已經找了法院的副院長和廳長,有了他們的支持官司不成問題。薛偉昌一聽這話立刻顯得非常激動,勸說李仕學千萬不要賭氣打下去了,李仕學憤怒的提醒薛偉昌是竇兆輝先狀告的他,薛偉昌知道勸說無用也就不再勸說。李仕學提醒薛偉昌不要給竇兆輝做為證,薛偉昌表示自己不會給任何人作偽證,如果法院找他去作證的話,他只說他知道的事實,李仕學頗感欣慰 。

  竇兆輝在家裡表態,這個家就是他的家,他也只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媽媽,侯玉倩三人一聽都非常開心。竇兆明認為剛才竇兆輝對劉芮芮有點過分,讓他去找劉芮芮賠個禮,同時他們都覺得這件事不該牽涉到劉芮芮,也認為劉芮芮是非常適合竇兆輝的人。竇兆明也挑明了之所以跟李仕學打官司是為了保住竇兆輝,現在既然竇兆輝有這個態度就沒有必要繼續打下去了,而且也不想劉芮芮在中間為難。竇兆輝卻表示自己堅決打下去,現在醫院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如果他撤訴的話就會讓人誤會是他理虧,侯玉倩也自責應該早點告訴竇兆輝,否則就不會讓他和李仕學鬧成今天的樣子了,竇兆明卻表示極力支持竇兆輝打官司。

  薛偉昌和劉芮芮都勸說馬文玲不讓李仕學和竇兆輝對簿公堂,到時候一發不可收拾,馬文玲思慮之後帶著二人去了醫院。

  侯玉倩帶著竇兆明來醫院找李仕學,侯玉倩是想勸說李仕學放棄打官司,這樣就能保住竇兆輝和劉芮芮的愛情。可竇兆明卻認為在關係沒有確定之前還是鬧的越僵越好,侯玉倩表示自己最不喜歡的就是竇兆明把什麼事情都想的太複雜了,她相信竇兆輝。

  侯玉倩勸說李仕學,讓他主動找竇兆輝撤銷兩人的官司對決,李仕學卻口口聲聲的指責是竇兆輝的錯,並且表示如果想要和解就讓竇兆輝來,竇兆明一聽就覺得可氣,當場表示如果李仕學這樣的話就繼續打下去。李仕學誤解侯玉倩這次來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承認是他剽竊了竇兆輝的東西,因此堅決反對。侯玉倩趕緊解釋她是為了讓李仕學幫忙勸說竇兆輝撤訴的,李仕學沒有理解侯玉倩,反而指責這次侯玉倩來就是心虛了,擔心竇兆輝會輸掉官司,李仕學警告侯玉倩如果給不了他一個合理的理由就等著法庭見,侯玉倩不希望父子倆對簿公堂,想要說出實情被竇兆明攔住,並挑釁李仕學才是輸不起的。

  當馬文玲、薛偉昌和劉芮芮來的時候看到竇兆光和竇兆輝在下面坐著,猜想侯玉倩就在樓上去找李仕學了,因此就又掉頭離開並不想現在和侯玉倩照面。劉芮芮則主動提出留下,馬文玲讓她打聽一下李仕學都說了什麼。

  劉芮芮嗔怪竇兆輝不給自己道歉,拉著他就去山上,兩人逗了幾句嘴也就和好如初了。劉芮芮再次試圖想要勸說竇兆輝面對現實,他有一個養母也有一個生母,可是竇兆輝卻表示自己只有一個媽媽侯玉倩,馬文玲只是一個丟失了孩子的瘋女人而已。劉芮芮看出竇兆輝其實不管不顧的打官司目的就是為了暫時能得到平靜,和李仕學徹底劃清界限,因此勸說竇兆輝這只是暫時的,有些事情還是需要面對的。劉芮芮表示自己其實是害怕,害怕竇兆輝會因為這件事而垮掉,那么她一切就完蛋了,她也不能讓竇兆輝垮掉,只想永遠和竇兆輝在一起,竇兆輝緊緊抱著劉芮芮,聲聲說著對不起,痛苦的仰天大叫,劉芮芮欣慰的笑了,她帶著竇兆輝來這裡就是希望他能大聲的叫出來,發泄出來就好了。竇兆輝看著劉芮芮聲稱他也擔心自己發泄不出來,那樣或許就真的垮掉了。竇兆輝也勸說劉芮芮以後溫柔點,不要像這次一樣什麼都說,一下子就把他的心刺痛了,劉芮芮微笑告訴竇兆輝這是李警官的意思,李警官希望竇兆輝能稍微接受點刺激,發泄出來就不會垮掉了。

  張庭長和徐副院長給了 李仕學最終的建議,認為這個官司打下去的話即使竇兆輝真的能拿出所謂的證據,也只能證明兩人在研究同樣的課題,什麼也說明不了。再加上侯玉倩來這次,他就更加認為是竇兆輝家裡的人心虛了,有了這兩件事李仕學覺得自己穩操勝券,也鐵心了要把官司打下去。在李仕學看來自己如果輸在了竇兆輝的手裡,以後自己就無法在醫院立足了。

  但李仕學也認為侯玉倩最終沒有說出的那個理由,或許會像一把匕首一樣最終刺向他,可是匕首也刺不透法律的牆,因此還是決定要繼續打下去,薛偉昌勸說得饒人處且饒人,李仕學牙根就不聽。

  稅務局的要來酒店查賬,竇兆光核算財務上的賬目可是怎么算都算不對,只好打電話給尚文麗幫忙。尚文麗雖然來幫忙,可是兩人一見面誰也沒有給誰好臉色看,尚文麗還以自己要清淨核算為由暫時將竇兆光趕出了辦公室。

  竇兆輝在劉芮芮的勸說下答應如果李仕學肯去找他兩人就有迴旋的餘地,劉芮芮很開心跑去把這件事告訴了馬文玲。馬文玲知道李仕學堅持要打官司的事情,提前就已經找了自己的律師,恰好這個律師和竇兆輝的律師是同學,答應馬文玲從中幫忙。讓馬文玲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侯玉倩要去找李仕學勸阻打官司,劉芮芮突然意識到或許是 因為侯玉倩不想讓他們父子對簿公堂,這也就意味著侯玉倩已經承認了竇兆輝就是馬文玲的孩子,心裡的防線也已經開始鬆動,馬文玲大喜打算立刻趁熱打鐵。

  尚文麗因為是在銀行工作,這點賬對她來說不是問題,很快就幫著弄清楚了。當尚文麗準備離開的時候竇兆光向尚文麗道歉,並且希望她能辭職到這裡來幫他,竇兆光溫柔的看著尚文麗希望兩人能繼續生活下去,以後再有一個孩子。尚文麗聲稱自己今天來幫忙並不是還想和竇兆光在一起,她對竇兆光也已經沒有意思了。竇兆光突然發怒,斥責尚文麗他們現在還是夫妻,也別想就這樣甩掉他。同時也命令尚文麗今天要不就跟著他回家,要不就去賓館開房。在竇兆光看來自己沒有一絲一毫對不起尚文麗的地方,尚文麗對自己太過分了,尚文麗紅著眼圈跟著竇兆光回家。

  次日一早尚文麗一直坐在床邊哭泣,侯玉倩關心詢問是不是竇兆光欺負她,尚文麗搖頭。侯玉倩承諾等到竇兆輝事情過去以後,一定給尚文麗一個交代,她不希望尚文麗如此的委屈自己。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8-12-20 17:09:00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