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27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27集劇情介紹

  馬文玲侯玉倩奪子起爭執 竇兆光為母報仇被抓獲

  侯玉倩也告訴尚文麗竇兆光已經說了很多次想讓她辭職去酒店幫忙,只是現在兩人這種關係她也不好說什麼。尚文麗告訴侯玉倩自己不願意辭職,侯玉倩表示充分的理解,在她看來尚文麗也是自己的閨女,不辭職只要開心就好。

  薛偉昌表明自己不想讓竇兆輝打官司也是因為那層關係,竇兆輝表示如果李仕學想要不打官司就必須跟他低頭,至於別的竇兆輝假裝什麼也不知道。

  侯玉倩心裡不好受,面對竇兆輝的事情充滿了擔心,只要一時見不到竇兆輝就好像得病了一樣,心裡發慌難受。尚文麗一直從旁照顧侯玉倩,不停勸慰她。

  李仕學雖然先來找竇兆輝但是態度卻是趾高氣揚的,竇兆輝主動說了對不起三個字。李仕學卻得理不饒人一般,還指責竇兆輝這次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讓他在醫院很狼狽,因此讓竇兆輝深刻的寫出檢查貼在職工食堂道歉,替李仕學挽回名譽損失。竇兆輝指責李仕學本末倒置,在竇兆輝看來是他放棄了自己的權益,可是李仕學卻還揪著他不放,竇兆輝表示自己因為聽了母親和劉芮芮的勸告才不想和他法庭相見的,這也讓他心裡覺得不平靜,可李仕學如此他也只能堅持打官司。李仕學生氣的趕走了竇兆輝,並聲稱法庭見。

  竇兆輝心情低落的離開了李仕學的辦公室,卻在電梯口遇到了馬文玲,馬文玲慌忙追著竇兆輝上了電梯。馬文玲表示能理解竇兆輝的心情,也能理解侯玉倩一家的心情,希望能找個地方跟竇兆輝說幾句話,竇兆輝卻表示不願意單獨跟馬文玲見面。馬文玲追下電梯拉著竇兆輝不撒手,懇求能和他單獨談談,此時侯玉倩恰好趕來,一把推開了馬文玲把竇兆輝護在身後,馬文玲想要解釋自己只是想要跟竇兆輝談談,並沒別的意思,可是侯玉倩就像老母雞護著孩子一樣和馬文玲發生了激烈的爭吵,還險些把馬文玲推到在地,竇兆輝慌忙拉著侯玉倩離開。

  李仕學得知這件事以後非常生氣,大罵了侯玉倩和竇兆輝在醫院裡搗亂,同時也不理解馬文玲怎么會跟侯玉倩發生糾纏。此時,馬文玲推門而入,質問李仕學是否還要跟竇兆輝繼續打官司,李仕學表示就沖今天他們對馬文玲的態度也會繼續打下去,即使竇兆輝想要撤訴他也不乾,氣的馬文玲大罵李仕學混蛋。

  侯玉倩和竇兆輝回來以後因為醫院的事情發生了爭執,竇兆輝跟侯玉倩無論怎么解釋侯玉倩也不願意相信,氣的竇兆輝掉頭離開家裡,侯玉倩又隨後去追趕不知所蹤。尚文麗只好打電話告訴了竇兆明和竇兆光,二人也火速趕回去。

  竇兆輝一個人來到打拳擊的地方,狠狠的捶打拳擊袋,直到把自己累的躺在地上不動彈,地上恰好就是馬文麗的筆記本,翻開的一頁上面畫著他的手印。此時,劉芮芮來到這裡勸說竇兆輝回去,竇兆輝讓劉芮芮把筆記本還給馬文玲,劉芮芮卻認為這件事應該竇兆輝去做。

  侯玉倩跑來攔住了李仕學上車,大聲的指責就是因為李仕學才弄丟了竇兆輝,李仕學叫來保全強行拉走了侯玉倩自己開車離開。

  醫院的保全打電話通知竇兆光他們去接侯玉倩,尚文麗也打電話通知了竇兆輝。氣的竇兆光大罵李仕學是活膩了,掉頭就離開了家裡。

  全家人都到醫院接走了侯玉倩,劉芮芮一直攙扶著侯玉倩,竇兆明和尚文麗一直罵李仕學不配當院長,劉芮芮一言不發不知該如何勸慰哭著跑走了,侯玉倩慌忙讓竇兆輝去追,並叮囑把劉芮芮帶回她家裡。

  劉芮芮一直因為李仕學扣押侯玉倩的事情而難過,也覺得李仕學太過分了,也覺得無臉面對侯玉倩。竇兆輝將劉芮芮擁入懷中勸說她堅強起來,並且也告訴劉芮芮侯玉倩讓她去家裡這就說明把劉芮芮當成自己親生女兒一樣了,劉芮芮感動落淚。

  竇兆光送回母親之後開車去找李仕學,氣急敗壞的敲門。馬文玲從貓眼看到是竇兆光就擔心他進來之後鬧事,堅決不給開門。李仕學打電話報警,馬文玲勸說竇兆光趕緊離開,否則警察來了也不好。外面忽然變得靜悄悄,馬文玲認為竇兆光已經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勸說李仕學就這樣了了,李仕學卻表示一定要和警察說說免得以後有麻煩。話音剛落,竇兆光就打碎了窗戶玻璃闖了進來,李仕學擔心自己吃虧慌忙提出要跟竇兆光坐下講道理,竇兆光指責李仕學居然扣押侯玉倩就是找打,言畢就一腳踢飛了李仕學。馬文玲一直攔著竇兆光,勸說他離開,竇兆光表示念在馬文玲曾經幫助過他,願意給馬文玲面子,但是李仕學必須給侯玉倩跪地磕頭認錯,李仕學大聲斥責竇兆光休想。竇兆光惱羞成怒拿起水果刀刺向李仕學,警察此時趕到制止了竇兆光將其帶走。

  侯玉倩和尚文麗都讓劉芮芮回去傳話給馬文玲,希望針對竇兆輝的事情都能坐下來好好談談,這也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法子,千萬不能再逼迫竇兆輝了。竇兆明卻一言不發,擔心竇兆光去了這么長時間沒有回來一定是去找李仕學了,侯玉倩這才意識到竇兆光一定出事了慌忙讓給竇兆光打電話。

  李警官在金陽警察局遇到了馬文玲才知道竇兆光出事了,慌忙去侯玉倩家裡報信。竇兆輝激動的要衝出去找竇兆光,認為這件事都是因他而起,全家人都勸說竇兆輝不要火上澆油了。侯玉倩也懇求李警官想辦法救救竇兆光,侯玉倩知道竇兆光都是為了這個家才這樣的,李警官告訴侯玉倩竇兆光在警察局對這件事供認不諱,而且還承認就是要去殺李仕學的,這樣就是預謀殺人,後果非常嚴重。

  劉芮芮勸說馬文玲去救救竇兆光,馬文玲也非常生氣,因為她其實也去了警察局幫忙說情,可是竇兆光卻承認就是殺人,竇兆光也就是傻。劉芮芮認為竇兆光就是因為脾氣直寧折不彎才會如此說的,也是因為侯玉倩受到了委屈才來找李仕學的,馬文玲也表示無奈,因為警察來的時候竇兆光手裡就是拿著水果刀,如果他自己不改口誰也幫不了他,最重要的是李仕學的口供和竇兆光的一致。

  竇兆輝提出去李仕學家裡找他們,只要能讓竇兆光出來讓他做什麼都可以。侯玉倩詢問了竇兆輝和李仕學的官司開庭時間之後,認為不著急讓竇兆光出來,在侯玉倩看來竇兆光的脾氣出來還會找李仕學拚命,到時候還得再次進去還不如在裡面多住幾天呢。竇兆明詢問母親是不是打算放棄竇兆光了,侯玉倩立刻表示竇兆光是她兒子,她是不會放棄自己的孩子,同時也讓竇兆輝和竇兆明該做什麼做什麼,這件事交給她來辦,她不會讓竇兆光在裡面住很長時間的。

  侯玉倩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坐在黑夜裡傷心落淚,白天在孩子們面前的那種自信不見了。

  劉芮芮勸說馬文玲找李仕學放出竇兆光,在劉芮芮看來只有竇兆光放出來竇兆輝才有可能認馬文玲,否則就是別想。馬文玲也認為是該和李仕學攤牌了。

  竇兆輝找李警官提出想要見竇兆光,竇兆輝認為竇兆光之所以供認不諱是因為賭氣,竇兆光認為是母親受傷在前他找李仕學在後。如果竇兆光真的想要殺李仕學的話即便是三個李仕學也不是對手,現在他被抓就是因為覺得心裡受了委屈,憑什麼要抓他不抓李仕學。因為有了這種思想,竇兆光才會跟警察擰著來的,李警官表示一定會調查清楚的,但是按照規定現在是不能見竇兆光的。竇兆輝拜託李警官交給竇兆光一個朱古力,並轉達一句話家裡所有人都想他。

  侯玉倩一個人來到李仕學的辦公室,低聲下氣的鞠躬請求李仕學的原諒,李仕學頭也不抬一下。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8-12-20 17:09:00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