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無限第4集劇情介紹

恩情無限第4集劇情介紹

  馬文玲清水尋子無著落 竇兆輝跟隨薛偉昌實習

  竇兆明約竇兆輝喝茶,徵求他的意見究竟是辛曉琪好還是尚文麗好,如果選擇妻子應該選擇誰。竇兆輝卻聲稱兩人各有千秋,如果能合二為一最好了,而且母親也比較喜歡尚文麗,竇兆輝認為喜歡誰都是竇兆明的事情,讓他自己做好選擇就行,把結果告訴母親一聲,竇兆明忽然發現這個弟弟長大了。

  竇兆輝為了給家裡減輕負擔想要打工,讓竇兆明給介紹一個工作,竇兆明卻認為如此一來一定會讓母親不高興的,而且還許諾從此以後他也可以一起供竇兆輝讀書,並勸說竇兆輝以後除了讀書就要多接觸對他人生有幫助的人才行。

  馬文玲再次來到侯玉倩家裡辭行,看看家徒四壁的家,馬文玲深深覺得這個女人不容易,能供出兩個大學生來。馬文玲詢問侯玉倩是否需要給竇兆輝捎東西,侯玉倩忙拒絕了,並認為竇兆輝可以很好的照顧自己,馬文玲四處看了一下家裡的照片就離開了。

  馬文玲隨後又來找李警官,直覺告訴馬文玲她的兒子還在清水,李警官勸說馬文玲直接代替不了事實,馬文玲氣急敗壞的沖李警官喊,在她看來自己的孩子就是在這裡,李警官體諒馬文玲失去孩子的痛苦沒有計較,馬文玲自覺失態又向李警官道歉,之後就離開了清水回金陽。

  竇兆輝總是寫信給竇兆明和母親,希望兩人都能不要太辛苦,思念母親和大哥,也盼望能早點見到他們,此時的二人都不停的忙碌,只為了供養這個竇兆輝好好的讀大學,侯玉倩又找了一個工地推水泥的兼職工作賺錢。

  李仕學堅決反對劉芮芮住進家裡來,在李仕學看來劉芮芮是劉明哲的女兒,來了之後還強迫自己必須笑臉以對,勸說馬文玲立刻通知讓劉芮芮千萬不要報考這裡,不要來這裡添亂。馬文玲等著李仕學說完這些之後,就開始說了自己的心情和感受,馬文玲知道這些年為了彌補過錯承擔了所有的家務,但是馬文玲認為自己這些年心裡一直空虛,一直想有個孩子,想做母親,這也是她的夢想,希望李仕學能同意這件事,讓她釋放一下母愛。馬文玲向李仕學講述了侯玉倩一家的事情,雖然日子過得很辛苦,但是卻很幸福,尤其是侯玉倩家裡的老三,李仕學話還沒聽完就叱問馬文玲侯玉倩家的老三和她有什麼關係,馬文玲看到李仕學的態度就什麼也不願意說了,起身離開。

  李仕學很快就升職做了副院長,上下班都有專車接送,再也不和薛偉昌一起騎腳踏車了。這讓薛偉昌的心裡多少有些失落,李仕學命人將薛偉昌叫到了辦公室里,發了一頓家庭的矛盾,指責劉明哲讓劉芮芮千里之外送孩子來這裡上學,而且李仕學認為馬文玲一定沒有忘記孩子的是事情,否則就不會認劉明哲的女兒做孩子了,李仕學不停的發著牢騷,而且認為自己當年做的也一定是正確的,否則孩子二十歲還是個傻子該多鬧心,李仕學希望薛偉昌去和馬文玲談談,讓她適可而止,薛偉昌也有些煩不願意在和李仕學說下去找個理由離開了。

  竇兆輝在李仕學所在的醫院裡實習,帶著他的老師正是薛偉昌,薛偉昌對竇兆輝非常喜歡,通過了解也知道竇兆輝的家是在清水。與此同時,侯玉倩連續兩天丟失了做好的衣服,懷疑是一個叫小翠子的同事偷了自己的衣服,且真的從小翠子的箱子裡找到自己做了記號的衣服,小翠子反而誣陷侯玉倩偷她的衣服,兩人為此大吵一架差點動手,廠長過來訓斥了二人一頓將侯玉倩叫進了辦公室。

  廠長私底下勸說侯玉倩犯不著和小翠子這種人計較,大家也都知道她是什麼人,如果她不是街道辦曹主任的外甥女早就開除了她,侯玉倩卻有些委屈,如此一來自己完成不了定額,廠長以為侯玉倩擔心會少了計件工資,廠長承諾一定把錢補給她,侯玉倩聲稱她是擔心少了竇兆輝的學費。曹主任給廠長打來電話,反而指責侯玉倩是三隻手,讓侯玉倩寫道歉信,否則就開除她。

  廠長雖然生氣,也知道侯玉倩是冤枉的,所以勸說侯玉倩忍忍,不要把事情鬧大了,侯玉倩氣的不得了,嚷嚷著要去告曹主任。廠長勸說侯玉倩如果不忍的話就會失業,到時候竇兆輝的學費怎么辦,思及此侯玉倩答應了當著所有人的面來做檢討。

  竇兆明為了前途著想選擇和辛曉琪在一起,辛曉琪讓竇兆明回去跟侯玉倩說她的事情,並且要三天之後就也去清水,相信侯玉倩也會像喜歡尚文麗那樣喜歡她的,竇兆明面上略顯不自在。

  廠長召開了全體人員大會,讓侯玉倩當著所有人的面給小翠子道歉,豈料,小翠子得理不饒人,句句諷刺挖苦責罵侯玉倩是三隻手。氣的侯玉倩大發雷霆,挑明了小翠子就是仗著有曹主任做後台,她也不願意做這個昧著良心的事情,並且還要往上去告,侯玉倩氣憤的離開工廠,廠長隨後追出來。

  廠長告訴侯玉倩其他工人都知道她是被冤枉的,所以大家都聯名上書為侯玉倩擔保,廠長也在上面簽字了,但是聯名信送去曹主任那裡卻猶如石沉大海。無奈之下,廠長擔心時間長了對侯玉倩不利才開了這么個會,在開會之前就聽到小翠子打算讓小靈子逼著竇兆光讓侯玉倩道歉,否則就讓他們倆黃,廠長表示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侯玉倩著想,本打算等到曹主任回信了之後再為侯玉倩正名的,沒想到侯玉倩和小翠子又鬧起來了,侯玉倩默默的坐在長椅上不語。

  小玲子說侯玉倩是三隻手,氣的竇兆光打了小靈子一記耳光,被小玲子告去了警察局。李警長勸說竇兆光不該給侯玉倩惹是生非,竇兆光卻認為任何人都不能說他母親,如果小玲子再這樣說的話就剁了她的手。在竇兆光看來母親是勝似一切的,比法律都要大,誣陷母親就是不行。此時,曹主任忽然來到,聲稱是為了聯名信的事情想要調查清楚,不想偏聽偏信,同時也要求放了竇兆光,曹主任原來是小玲子的大姨代表家長要求釋放竇兆光。

  李警長去見曹主任,他也不想侯玉倩被白白的冤枉了。

  侯玉倩叱罵竇兆光不該打小玲子摻和她的事情,逼著竇兆光去把小玲子叫來道歉,竇兆光認為平時小玲子就嫌棄他這嫌棄他那的,這些他都可以忍,只是不能說自己的母親。竇兆光認為老三說的對,他不比小玲子差,沒有必要非得要她,侯玉倩忍不住落淚,覺得當時如果自己忍一下的話就好了,在侯玉倩的心裡就是覺得對不起這個兒子。

  曹主任調查清楚之後狠狠的批評了小翠子,並且還要親自找侯玉倩道歉,這讓侯玉倩很開心,上班的時候發現縫紉機上有小翠子留下的紙條,真心向侯玉倩道歉,侯玉倩看著小翠子也笑了撕毀了道歉信。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8-12-20 17:09:00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恩情無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