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航第5集劇情介紹

啟航第5集劇情介紹

  海爺豪叔在網路上興風作浪 瀚海礦場職工再次挑釁鬧事

  金滿倉是金海東的父親,金海東看到父親來找曾燕來非常意外。滿倉叔說明了來意,金海東勸他不要參和這件事了,滿倉叔很委屈,他只是想替村里年輕人說句話,反映些情況罷了。金海東告訴父親,曾燕來出去搞調研,今天恐怕回不來了,但他向父親保證,無論礦場關與不關,他會儘快處理好補償方案,給鄉親們一個答覆。

  這時,金海東接到冉千帆的電話,瀚海倉礦場把曾燕來關起來了。聞聽此事,金海東立即放下了電話,他交代辦公室梁主任帶父親吃個飯,便匆忙而去。

  金海東帶著公安人員,焦急萬分地來到關押曾燕來的屋子,沒想到曾燕來卻滿面春風,和這些保全打成了一片。金海東斥責這些保全膽大包天,竟敢把市委書記關起來,他讓人立即把這些保全扣起來。曾燕來制止了金海東,他告訴對方,保全小兄弟已經承認了錯誤,而且他們如實反映了一些礦上的情況,他們就算是將功補過,這件事就算了。

  海老琢磨不清曾燕來和金海東的關係,至於社會上的傳言,那些都只是噪音而已,不真實。廖望覺得這兩人個性都很強,不知道兩強相遇,會演出什麼戲碼。鋼廠廠長認為,曾燕來當初就職縣委書記的雲崖縣是金海東的老家,而金海東當時分管農業,所以他們倆工作有很多交集,目前他們對於渤海的工作一定是求大同,存小異。海老不露聲色地說,自己做一個花瓶就好,配合金海東的工作,按照既定方針乾。聽說,曾燕來和鄧耀北走得很近,他們認為兩人一定是為以港興市做文章,海老認為,金海東的以港興市是搞大開發,他們大家利益均沾,而曾燕來搞的,就是勞民傷財。海老深知,這幾年渤海市搞大開發,市里沒有多少銀子,搞不好,他們手裡攥的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廖望建議海老以企業家協會會長的身份向金海東進言,海老臉上浮起高深笑容,幽幽地說道,不需要自己,現在的輿情就夠他們忙活了。

  此時,瀚海礦場的豪叔在網路上指使毛頭僱傭水軍,發表不實的帖子,利用民意來擾亂曾燕來的關停計畫。不出他們所料,網上炸開了鍋。毛頭立即著手發第二波猛料,他們相信一定能達到自己預期的效果,不過他要求豪叔的手下一定要均勻地轉發,不能引起網警的注意。

  鄧耀北召集集團的骨幹開會,他認為,大洋目前面臨著巨大的挑戰,但同時,也蘊藏著巨大的機遇,他要求大家積極發表看法。老韓認為在曾燕來領導下的渤海,大洋集團的發展前景可期,而有人認為,曾燕來不過是給郭祥的經濟發展思路錦上添花,所以大洋發展步伐不宜過快。

  曾燕來按照預約,來到大洋集團,就港口問題,和鄧耀北進行深一步的探討。鄧耀北直言,以往金海東他們口中的以港興市,更多的是港口的房地產開發,那是老套路,沒有創新,突破和改變。鄧耀北向曾燕來建議,應該拿出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研究一個港口的功能和潛能上,港口的作用絕不止是裝和卸,本應承載著更多的功能。

  在豪叔的操縱下,礦工果然開始鬧事了,但海老認為這股風還不夠大,不夠準。他給豪叔出主意,誰搶了大家的飯碗,就找誰要去。豪叔心領神會,馬上去辦。

  金海東在手機上看到,瀚海礦場又出事了,各種傳言紛至沓來,金海東沉思片刻,認為有人在後面挑事,給政府施加壓力,他給冉千帆立即打去電話,了解目前的情況後,要求冉局長馬上派防暴隊進入礦場,控制局面,不要讓礦工們走出礦場,隨時保持聯繫。

  在產業升級會議上,曾燕來認為,上次自己處理在鋼廠和礦場的衝突有些操之過急,並向大家檢討。金海東馬上接著說,對方沒必要檢討,以前的渤海是綠水青山,而現在卻滿目瘡痍,這個責任在於自己。曾燕來提醒大家,今天的會議不是關不關採礦場的問題,而是如何關,如果政府還在為關不關而喋喋不休,那么政府的眼界也太窄了。金海東完全支持曾燕來的看法,他提出下一步要做的是如何妥善安置下崗職工。

  這時,梁主任過來,告訴大家,瀚海礦場發生了群體事件,目前聚集了一千多人。曾燕來沉思片刻,建議休會,馬上去一趟現場。

  經過曾燕來勸說,暫時平息了事態。而後,在辦公室里,曾燕來指責冉千帆不該對民眾動粗,應變能力差。冉千帆不服氣,兩人就簡單粗暴的處理方式爭論起來,最後,他們彼此理解了對方,冉千帆表態,自己一定好好處理此事。

  市局副大隊長接受了冉千帆的處分,但心裡不服,他和冉千帆喝著悶酒,吐露著心裡的不快。冉千帆向對方真誠道歉,懊悔自己處理不當,指揮無方,然後,他又說,其實自己也挨了處分。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1-09 22:35:44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啟航"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