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16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16集分集劇情介紹

無憂困容樂陵墓三日 孫雅璃情深意切表白傅籌

  容樂責怪他把自己置於尷尬的境地,當眾說出兩人已有夫妻之實的事情,無憂向容樂道歉。同時也提出各退一步,忘記前塵舊怨,都不計較對方的手段和欺瞞重新在一起,容樂卻聲稱一切都回不去了,現在已經無路可走。無憂提出讓傅籌和容樂和離,無憂相信容樂將山河志交給他的時候不管真假都是要將終身託付他。容樂認為即便無憂是皇帝最寵愛的兒子,也不可能做到所有事情。容樂希望無憂放手,自從無憂拒婚已經注定了現在的結局,即便兩人曾經相愛,可也存在欺騙和手段,容樂聲稱她的願望就是希望結束和無憂的事情。無憂質問容樂是否愛過他?如果有的話又有幾分?容樂看著無憂不語,無憂傷感落淚,最後,無憂提出讓容樂在這裡陪他三天,容樂不敢去看無憂起身坐到另一邊眼淚奪眶而出。

  在陵墓外面,傅籌一直靜靜的站著,從臉上看不出一絲異樣,三個人三個位置,就那么靜靜的待著,誰也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無憂看著容樂悲傷的背影,三天后終開啟了墓室的大門,容樂起身頭也不回和無憂擦肩而過,向門外走去。無憂對著容樂的背影表示此生必定真心相待容樂,不負天下人也不負容樂,容樂淚流滿面狠心往前走去。

  容樂披著無憂的衣服走出來,眾臣竊竊私語,認為容樂穿成這樣出來有失體統。容樂參拜皇帝,皇帝一巴掌打在容樂的臉上,責怪容樂任由假公主冒名選親圖謀不軌。皇帝認為容樂和西啟皇帝弄了假公主出來選擇傅籌,容樂假扮漫夭迷惑無憂就是想要挑起北臨不和,皇帝命人將容樂關入大牢。傅籌下跪求情,皇帝不管不顧非要關押容樂,無憂走出來讓皇帝放了容樂,聲稱容樂選擇別人是他給容樂的選擇,當時也是他拒婚在先。皇帝這才放了容樂,並不需任何人再提這件事,傅籌欲扶著容樂離開,容樂卻推開傅籌一個人離開。

  傅籌和容樂提出喝合卺酒,但容樂卻認為兩人都心知肚明,這輩子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夫妻,合卺酒不喝也罷,當即將酒倒在地上。傅籌讓項影和泠月都先下去,容樂諷刺傅籌一直都在裝著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她讓傅籌顏面盡失不相信傅籌會無動於衷。傅籌卻聲稱自己不想追究以前發生的事情,也不在乎別人背後說什麼,何況誰人背後無閒話。傅籌要求自今天開始她就是將軍夫人,不管她多么喜歡另外一個人也不許表現出來,傅籌聲稱即便他是大將軍,可是卻也抵不上無憂的一句話,因此他知道自己有些時候是無法保護容樂的。傅籌聲稱自己自從認識容樂,就覺得容樂懂他,所以他心中想要擁有,而不是只因為她公主的身份。容樂認為傅籌和容齊早有密謀,將她騙得團團轉,她也根本就不再相信。

  傅籌表示自己一定會對容樂好,他也只想從容樂這裡得到一個機會,容樂聲稱如果傅籌真對她好就休掉她,傅籌答應一年之後休掉她。同時也答應絕對不會強求,直到容樂願意成為他妻子那一天,容樂堅決表示絕對不會有那一天,傅籌承諾只要一年之後容樂還是這個態度,他就放了容樂絕對不食言。傅籌將杯中酒遞給容樂,容樂卻根本不去看,傅籌只好自飲一杯叮囑容樂好好休息就離開了。其實,傅籌知道無憂深愛容樂,也知道雖然兩人在陵墓里三天,但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因為那是雲貴妃的陵墓,無憂是絕對不會在母親面前做出不軌之事。

  無憂一直將自己關在陵墓里不出來,無郁打算去勸說無憂,大理寺的向統領此時來到,指責無郁前幾天拿著漫夭畫像到處詢問,而且還燒殺輕掠,皇帝震怒命令抓捕無郁。昭雲要去求助無憂被無郁阻止,無郁勸說昭雲相信皇帝不會對他怎么樣,是誤會就能解釋清楚,隨後陪同向統領離開。

  容樂心中難過,依靠在泠月身上放聲大哭,泠月心疼容樂輕輕安撫。昭雲跑來找無憂,剛要說無郁的事情,結果發現無憂面容憔悴精神恍惚,昭雲哭哭啼啼安慰無憂,並將無郁的事情告訴了無憂。無憂跟著昭雲離開,回頭看了一眼在水晶棺里的母親。

  無憂來到大殿之上,將所有的責任都歸咎到了自己的身上,承認一切都和無郁無關,無憂也願意安撫受難者的家屬。無憂主動提出削爵外放,和無郁一起離開京城。皇帝準許無憂離開削去皇子的身份,管理南境。但楊大人認為皇帝的兒子犯罪也該懲罰,而不僅僅是削去爵位,無憂稱讚楊大人愛民如子也願意接受懲罰。皇帝將無憂杖責五十,皇帝解除太子禁足回朝輔政。孫雅璃父親孫繼洲自薦跟隨無憂去南境養老,皇帝心中寬慰準許。

  無憂在庭院裡被杖責,太子笑嘻嘻前來觀看,故意大聲說出自己已經被通知去朝堂議政,並諷刺無憂從此不能興風作浪。

  太子大喜,認為無憂再也不足為慮,天下遲早是他的。痕香議政陪同在側,太子要分痕香為良娣,痕香卻拒絕了。但痕香提出想要見一下王公大臣,到時候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太子的人了,太子大喜,立刻同意,聲稱以後一定讓痕香風風光光不再有人輕視。

  孫繼洲回去以後將自己要去南境的事情告訴了孫雅璃,孫繼洲曾經給孫雅璃算命,算出她是鳳凰之命,而孫繼洲早就看中了無憂,所以才會甘願冒著成為第二個秦勇的 下場自薦成為無憂的師傅,目的就是接近無憂讓孫雅璃嫁給他。孫雅璃哭哭啼啼表示不願意嫁給無憂,孫繼洲嚴厲警告孫雅璃全家命運都掌握在她手中,千萬不能像余世海一樣,三代經營的家業毀於一旦。

  傅籌命項影去提前安排一下“迎接”一下即將到達南境的無憂,此時,孫繼洲給傅籌送新來要求去酒樓見面有要事詳談。

  當傅籌來到酒樓的時候,迎接他的是孫雅璃,孫雅璃冒充父親之名約來傅籌,目的是向傅籌表白,希望傅籌能助她留在他身邊,千萬不要回到南境青州去。孫雅璃聲稱她每個月繡一個香囊,把她的心思都放在針線之中,自從第一次見到傅籌就已經對其一見鍾情。傅籌想要阻止孫雅璃繼續說下去,孫雅璃卻表示如果錯過了這個時候怕是再也沒有勇氣說下氣,希望傅籌能靜心聽她說完。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5-19 17:14:45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