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20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20集分集劇情介紹

皇帝欲閥魏召無憂回京 傅籌醉酒和容樂同居一室

  西啟回國書拒絕了北臨的借道閥魏要求,這讓北臨皇帝大怒,當殿詢問傅籌有關容樂和西啟聯絡的事情,傅籌聲稱容樂是一個婦人自從結婚從未和西啟聯繫。傅籌提出要帶隊去攻打魏國,皇帝卻拒絕了,並當眾宣布讓玄明傳旨封無憂為黎王,屆時商討一同閥魏的事情。

  太子得到訊息之後憤怒要派人去殺無憂,傅籌提醒太子不要衝動,擔心到時候一旦出事就會成為懷疑的對象,太子卻聲稱只是懷疑並沒有證據堅持要去殺無憂。痕香聲稱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緣故才讓太子不被皇帝重視,痕香要求太子將她趕出宮去。豈料,太子卻表示這輩子都不會放了痕香出去,同時太子也斥責傅籌太謹小慎微,並趕走了傅籌。

  痕香本想趁機離開太子宮中,現在卻不能如願,因此挑撥太子直接去刺殺無憂,也相信太子必能成功,太子立刻信心百倍。

  傅籌接連受挫,不但被皇帝訓斥也被太子訓斥,辛晴不好的傅籌喝多了,喝醉的傅籌來打容樂房間裡,一把將容樂拉在身邊坐下,聲稱只要有容樂在身邊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容樂試圖推開傅籌但是推不動,容樂將蕭煞叫進來,蕭煞欲帶傅籌離開,傅籌不停呼喚容樂的名字,心中充滿了不滿和怨懟,詢問容樂為什麼他做什麼都可以被原諒,為什麼容樂就非要推開自己不推他,容樂見傅籌難過的樣子讓蕭煞先出去。

  蕭煞離開,容樂將傅籌放在床上,傅籌卻一下將容樂也帶到了床上,迷糊中傅籌詢問容樂他究竟比那個人差了多少,為什麼就不能選擇他。傅籌昏迷中抓著容樂的手叫著母親別走,容樂從傅籌肩甲處發現了一個傷疤眉頭緊皺。

  無憂在南境遇到天仇門刺殺,因此為了調查真相,無憂答應了回去京城。傅籌得知太子刺殺無憂大怒,指責痕香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他,痕香解釋自己並不知情,反而指責傅籌現在為情所困忘記了當初的使命,並且還聽聞傅籌居然留宿在容樂的院子裡,這讓痕香更加無法接受,傅籌警告痕香不要過問他的事情,天仇門有任何動靜也必須告訴她,否則絕對不會饒了痕香。

  看到傅籌離開以後,痕香心中難過,她從十歲開始就認識了傅籌,兩人一直在殺手組織訓練,痕香一直都相信復仇一定是最強的那一個,按照門規訓練的人只能有一個人活下來,可最後傅籌保住了痕香兩人一起活下來。痕香不敢相信那樣一個冷血冷情的傅籌能對別的女人輕易動情。

  皇帝打算和辰國合作,到時候一起攻打魏國,現如今辰國掌握實權的鎮北王寧千易一力促成而已已經在來的路上了,這次宗室之女嫁給鎮北王,並且陪嫁工具器皿,將換來辰國的騎兵。傅籌剛提出反對意見就被皇帝否決,並且堅持這個結盟。

  傅籌本就有些受挫,認為自己自從南境事情出來之後就失去了皇帝的信任,此時,容齊的隱衛再次來找輻輳提出合作,並威脅傅籌如果不按照容齊的要求去做,就會把之前傅籌的種種罪行告訴北臨皇帝。傅籌只好詢問容齊究竟想讓他做什麼,隱衛聲稱辰國本就對結盟的事情抱有懷疑態度,如果主張結盟的鎮北王一死辰國必然會內亂,因此要求傅籌去刺殺寧千易,傅籌答應。

  痕香聽到了隱衛和傅籌的對話,認為只要北臨攻打魏國,就是最空虛的時候,恰好可以趁此機會起兵奪了北臨的國家。也正因如此寧千易非但不能死還必須平安抵達北臨,痕香認為想要解決西啟皇帝的威脅,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要看傅籌是否捨得,傅籌看著痕香,他知道痕香很了解他,正是因為了解才特地來提醒他不要捨不得,這也是唯一的方法。

  傅籌來找容樂,突然提出要在這裡住下,但也表示不會打擾容樂,就只是在榻上睡覺,容樂想起最近和傅籌的相處,知道傅籌心中的痛苦容樂同意了。

  傅籌躺在榻上,面對不遠處床上的容樂,詢問她是否一直不放心才睡不著,容樂不語。傅籌乾脆坐起來要和容樂聊天,容樂開門見山詢問傅籌想知道什麼?傅籌表示自己想要知道容樂的一切,容樂認為西啟必定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傅籌,她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傅籌見容樂對自己始終有防備,詢問容樂要怎么做才能讓她放下心中的防備,在傅籌看來他不是將軍,只是容樂放夫君,希望容樂能稱呼名字或者夫君,容樂卻表示她早已習慣叫將軍。

  傅籌突然感慨好多年不曾有人叫過他的名字,傅籌突然詢問容樂為什麼總是感覺在她眼中自己就像是陌生人,她眼中似乎看不到他。傅籌突然走向容樂握著她的手,希望她能用心看看他,容樂卻聲稱自己的心什麼也看不見,而且認為現在很好,彼此陪伴,想要藏著彼此的心事就藏著,想要說的時候就說出來。容樂聲稱自己雖然被騙過,但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和真心相待的人換以真心,傅籌放開了容樂的手悄然退到一邊。傅籌提出讓容樂明天去清涼胡看看風景,掃去今天的不愉快,容樂答應。

  傅籌聽聞容樂要出門就叮囑項影一切行動都按照計畫行事,且多派人手保護容樂,容不得有一絲差異,項影離開。痕香從裡面出來,臉上帶著驚喜,認為傅籌花了那么多心思用在容樂身上,沒想到還是捨棄了這個棋子。傅籌怒斥痕香的身份是應該待在太子身邊監督太子,而不是隨時跑到將軍府來,傅籌命令從此以後沒有他的命令痕香只能待在太子府,痕香含淚離開。

  泠月和昭雲容樂一起到了清涼胡釣魚,泠月不滿那個釣魚的,認為旁邊的魚都被他釣走了,所以才害得她釣不上來。豈料,對方卻將自己所有的魚都送給了昭雲,昭雲不好意思要提出買下來。容樂提出比賽釣魚,誰贏了就可以得到那一籃魚,釣魚人答應下來,容樂見昭雲著急擔心贏不了表示可以幫助昭雲。

  皇帝斥責傅籌平定南境辦事不利,幸虧無憂幫著收拾殘局,希望這次保護鎮北王的事情不要有紕漏,傅籌忙承諾必定不辱使命。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5-24 17:12:23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