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22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22集分集劇情介紹

容樂夜探余府遇神秘黑衣人 無憂願意為愛放手容樂

  容樂言畢就要將傅籌趕出去,卻不料自己先暈倒了,嚇得傅籌趕緊找來大夫,結果大夫告訴傅籌容樂的病情實屬罕見,似乎是由於心病而產生,能不能醒來都要看天意了。

  自從容樂暈倒之後,傅籌就衣不解帶的照顧容樂,甚至期盼著容樂醒來哪怕不原諒他,離開他,甚至於恨他都可以。容樂暈倒了三天三夜,傅籌一刻都沒合眼,且滴水未進。容樂昏迷間,似乎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裡面有慈愛的母親向兩個孩子講課,還有兩個孩子玩的機關遊戲,容樂心裡著急忽然睜開眼睛,泠月看到容樂醒來大喜。容樂卻第一時間意識到自己的手被傅籌抓著,下意識就抽回來,傅籌不願意讓容樂不快樂趕緊離開了讓泠月好好照顧容樂。

  沉魚來看容樂,容樂心中悲傷,本以為將軍府就是她下半生的歸宿,可以至少安逸的生活下去,可是現在看來還是她太天真了。天地之大,竟沒有她的容身之處。容樂向沉魚提起了之前在余世海家裡的情形,夢中的地方就是余家,而且她對那裡的感覺似乎也越來越清晰,沉魚提議再去一次余家。

  深夜,容樂一身黑衣來到余家,在院子裡看見一個一身黑衣的女人盪鞦韆的背影。容樂恍惚間似乎看到兩個小女孩並肩坐在鞦韆上,一邊背書,一邊盪鞦韆。黑衣女子走到鞦韆旁拿起準備好的水撒在在涼亭的地上,地上的石板就凸起兩塊,女子按動機關進入了密室,手法和當初的容樂一模一樣。容樂好奇一路跟進去卻被黑衣女子發現,兩人打鬥時容樂揭開了對方的面紗,黑衣女子慌忙逃走,容樂沒有看清她的真面目,容樂眉頭緊皺拿著女子的面紗猜測她的真實身份。

  傅籌一直在容樂房間等她,泠月來稟報傅籌容樂今天和沉魚去了攏月樓一直未回,詢問傅籌是否需要派人去接,傅籌只是提醒泠月去把藥熱一下。半夜,容樂方才回來,傅籌一看到容樂就失控衝上去抓住容樂的胳膊,害怕自己再也見不到容樂,擔心她再也不會回來了。容樂冷冷表示半年之約沒有到她是不會離開,傅籌很傷感質問容樂兩人之間是否只剩下冷冰冰地約定了?容樂沒有否認,傅籌強壓心中刺痛詢問容樂,明日鎮北王寧千易約兩人一起道攏月樓喝茶,她是否願意一同前去,容樂表示自己會去,在約定之內她會做好將軍夫人這個角色。

  寧千易平易近人,不喜歡拘束這些都和容樂相投,兩人也談話很投機,寧千易起初看到容樂被無憂救了還以為是無憂的夫人,結果最後卻發現是傅籌的夫人。寧千易好奇談論傅籌和容樂的事情,認為攏月樓既然是容樂的地方,想必一定會留下很多美好的回憶。容樂和傅籌都覺得有些不自然,如果說美好的回憶還是和無憂的多,容樂故意稱讚寧千易帶來的茶好,需要用露水煮茶會效果更好,於是單獨進屋去煮茶。傅籌向寧千易道歉當時營救來遲了,寧千易表示自己還要感謝傅籌來遲,能夠讓他認識兩個救命恩人,一個是容樂另外一個就是無憂,而他今天也邀請了無憂前來品茶。一聽這話傅籌面色凝重,藉口去看看茶水是否煮好了先行去找容樂。

  當傅籌進入裡面時候恰好看見容樂煮茶出神,而不遠處無憂專注深情看著容樂,傅籌輕輕叫了一聲容樂,嚇了容樂一跳掉了手中的熱茶壺,傅籌迅速過去轉身扶著容樂一手托住了湖底。容樂擔心燙傷了傅籌慌忙將茶壺拿走,關心查看傅籌的手上,傅籌借勢握住了容樂的手我,溫柔安慰她自己沒事,這一切也都是故意做給無憂看。此時,寧千易進來叫了一聲黎王,容樂這才發現無憂就站在不遠處。傅籌藉口容樂身體不適先行一步離開了。

  寧千易命人給容樂送去感謝的禮品,也叮囑只能容樂打開,這讓傅籌心裡不舒服。傅籌提醒容樂寧千易雖然看起來為人豁達爽朗,實際心機頗深,讓容樂小心提防。

  無憂認為寧千易能將豁出性命去救毫不相干的容樂,必定是坦蕩的君子,因此直言不諱詢問寧千易千里迢迢來到北臨結盟,是不是想借北臨之手消滅蔚國這個大患,然後坐收漁利。寧千易沒有正面回答無憂的問話,反而聲稱之前就聽說無憂不費吹灰之力就平定了南楚之亂,如果想要攻打魏國想必也早就做好了後防空虛的準備,言外之意很明顯絕對不會趁人之危來攻打北臨。

  無憂看寧千易直爽,也直接讓寧千易向他發問,寧千易直接詢問無憂是否看過《山河志》,無憂面色憂鬱聲稱《山河志》是母妃與恩師的心血之作,此書初衷本是為了國泰民安,誰知卻引發了一系列腥風血雨,後來他也因為要得到山河志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因此關於山河志的事情他無法告訴寧千易。

  寧千易看出無憂和容樂是真愛,也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他會願意捨棄容樂,如果是他一定會窮追不捨不在乎世俗禮法,無憂聲稱相愛未必非要擁有。

  無郁看無憂受傷,認為他和容樂是真的冤家路窄,在南境那么危險都沒有受傷,一回來見到容樂就受傷了,無憂瞪了無郁一眼,無郁立刻轉移話題。無憂讓無郁趕緊和昭雲成親,不要再拖下去。此時,孫雅璃過來看無憂,還給無憂帶來了塗抹傷口的藥,無郁見狀慌忙找個理由離開了。孫雅璃說出自己的請求,明日皇后邀請貴族親眷一起賞菊,希望…..話還沒有說出口,無憂就表示明天可以陪著孫雅璃一起去,孫雅璃開心笑了,因為她知道只有如此才能躲避去和親。

  皇帝有意讓孫雅璃嫁去陳國,皇后認為孫雅璃和無憂現在已經到了難分難離的地步,不能讓無憂失去容樂悲傷一次,再為孫雅璃悲傷一次。皇帝沉默了。

  打開寧千易送來的禮物,泠月發現裡面是一瓶酒,還有一張紙條“望可解憂”似乎是對容樂分外了解,知道她是愁緒滿懷,容樂看到後也沉默了許久。

  太子和痕香一起來傅籌府中喝酒,傅籌姍姍來遲解釋是因為夫人的傷勢才會來遲,吃飯時候還總是出神,太子以為傅籌是因為容樂的傷而擔憂。痕香一直盯著傅籌,心中說不出的怨恨,不停喝著杯中酒,傅籌看出了痕香的不滿,暗中提醒痕香不要貪杯。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5-26 12:40:30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