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28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28集分集劇情介紹

皇帝為無憂逼迫傅籌休妻 沉魚綁架容樂要挾無憂

  只見容樂眼睛閉上,手指嫻熟撥弄琴弦,琴音蓋過了孫雅璃裊裊傳出,外面的無憂恰好路過,僅僅是琴聲就能聽出是容樂所為,無憂笑言漫夭總是能給他驚喜。

  現場的沉魚也傻眼了,只見風鈴舞動,容樂琴聲更加悠揚,這讓孫雅璃頓覺有侷促之感。皇帝也閉目傾聽,傅籌見狀故意將茶杯使勁放在桌子上,容樂察覺之後故意挑斷了一根琴弦並起身向皇帝請罪。皇帝稱讚容樂琴聲大有豪邁之氣,並且提出要和容樂單獨談談。

  皇帝聲稱之前在思雲陵見容樂就覺得她知進退,現在見容樂更是讓他覺得與眾不同,也知道容樂琴聲之中透露出她胸懷天下,就算西啟拋棄了她,她還是顧及西啟百姓,也明白了為什麼無憂會對容樂深情不移。皇帝思前想後總覺得不能讓無憂再走他的老路,希望容樂也能好好想想,不要到老了在醒悟,趁年輕應當珍惜。容樂從皇帝的話中聽出已經準許她和無憂在一起,皇帝臨走時候又握著傅籌的肩膀稱讚他是國家重臣,也不能讓傅籌繼續承擔莫須有的罵名,並且決定解除他和西啟的盟約。傅籌突然跪下聲稱自己起初和容樂成親是為了國家,可是最近幾個月朝夕相處已經愛上容樂,希望皇帝收回成命,皇帝轉頭問容樂的意思,容樂猶豫之後跪下,聲稱傅籌對她很好,但是卻認為自己不配傅籌,願意聽從皇帝的命令和離,皇帝命令讓傅籌儘早寫下休書,傅籌憤怒之情油然而生攥緊了拳頭。

  可兒在大街上拿了一串糖葫蘆不知道給錢,被店主追著罵,還拉著去見官。可兒頭痛欲裂蹲在地上,無郁恰好過來代替可兒給了錢,並且要扶起可兒,可兒卻責怪無郁不該碰她,兩人又是一番口舌之爭。可兒提出讓無郁幫忙,因為將軍府有人突然闖進去,讓可兒覺得很不舒服,無郁卻認為不會有人敢私闖將軍府。可兒威脅無郁不幫忙就給他身上撒藥,讓他繼續癢下去,無郁只好答應幫忙。

  無郁跟著可兒來到將軍府,結果聽聞是皇帝駕臨,無郁慌忙跑去找無憂,無憂也很震驚,沒有想到皇帝親自去將軍府居然是讓傅籌休妻。無憂雖然不贊同父親用權勢,但是也認為漫夭離開將軍府是最合適的,免得將來受連累,他們都知道傅籌心存野心。

  此時,無隱樓傳來訊息,南境似有異動,無憂知道這次皇帝打算閥魏,躲在暗處的人都想伺機而動,無憂命冷言傳話無憂樓改變原有計畫。

  容樂正打算沐浴,傅籌闖了進來,指責容樂為了無憂爭風吃醋,在皇帝和皇后面前跟無憂的未婚妻斗琴,根本就沒有想過尊重過他。容樂剛要解釋是因為傅籌肩膀受傷才會主動出面,傅籌卻打斷了容樂的話。無憂聲稱自從無憂回來以後兩人就打的火熱,在玲瓏殿里的水中相依他忍了,昭雲公主出嫁他們在驛館相守一夜他也忍了,他們在思雲陵秘密相會他還是忍了,思雲陵對傅籌來說就意味著是奇恥大辱。

  容樂解釋每次的見面都是偶然,可傅籌卻認為一次是偶然兩次是偶然,三次四次就不是偶然,只要牽涉到宗政無憂,容樂都忘記他才是她的丈夫。

  容樂也指責傅籌一直盯著她,甚至沒有給過她最基本的信任,傅籌大怒聲稱自己一心一意都要陪伴容樂,希望看到她的一顰一笑,希望聽到她的聲音。傅籌幾乎崩潰將容樂按倒在地上,憤怒指責無憂以前不要容樂,皇帝讓他娶了容樂,現在無憂喜歡容樂抓著不放,皇帝就要他休掉容樂。在傅籌看來大家每一個人心裡都有無憂,每個人都沒有他的存在,一切都只是為了無憂。傅籌憤怒親吻容樂,並提醒容樂他才是她的丈夫。容樂突然失望也不掙扎了,一動不動躺在那裡,傅籌理智恢復清醒過來,放開了容樂。容樂一巴掌打在傅籌的臉上,斥責傅籌違背了他們之間的約定,並起身準備離開。傅籌無奈告訴容樂他可以答應和離,但是在最後的三個月里,希望容樂為了將軍府的尊嚴,為了西啟的尊嚴不要再見宗政無憂,否則他寧可兩個人都死在這裡,容樂答應,但同時也表示從此再無瓜葛。

  傅籌心中大痛,使勁攥緊了拳頭,血液再次順著胳膊留下來,浸透了衣衫。一直等在外面的孫雅璃看到如此的傅籌出來,心痛不已,緊緊抱著傅籌,知道傅籌過著外人不知的悲痛生活,並且希望能留在傅籌身邊,哪怕無名無分一輩子也好,傅籌使勁拽開孫雅璃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容樂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泠月也為將軍抱不平,認為傅籌是真心對待容樂,就算是結婚的嫁衣當時從思雲陵出來破碎了,是將軍找人給修補了,就像新的一樣。傅籌就是希望有一天容樂能穿上嫁衣,做他真正的妻子,容樂忽然在箱子底下發現了一個休書。原來自從兩人成親當夜,傅籌就寫下了休書,也聲稱當時算是強求娶了容樂為妻,寧可兩人一年期限,如果容樂還不曾愛上他,就願意還給容樂自由。

  容樂打算徹底離開,但是也帶著所有東西離開,容樂打算三個月以後,徹底離開中山。沉魚提醒容樂離開之前需要弄清楚一些真相,或許余府就有她要的真相,建議容樂晚上再次去余家看看。

  容樂帶著沉魚晚上來到余家,容樂輕而易舉就打開了密室的大門,沉魚聲稱這裡的一切她很熟悉,似乎父親跟著秦勇編撰山河志的時候她就在這裡,而牆壁上的畫像就是秦夫人的,當時秦夫人還給過她兩塊糖。容樂驚喜詢問沉魚是否記得秦勇的兩個女兒,沉魚卻聲稱不知道。容樂告訴沉魚,當時她和無憂決裂是因為她把山河志交給了黎王,所以才發現無憂是為了山河志接近她,沉魚忽然出手打暈了容樂,並聲稱絕對不能放容樂離開。

  無憂突然接到一封信,要求無憂拿著山河志去換人,從信中還掉落了一顆白色的棋子,這是當時無憂送給容樂的,無憂緊緊將棋子攥在手心。

  皇帝在朝堂上已經等了無憂半個時辰,可是無憂都沒有過來,皇帝命向統領去找無憂,結果得知無憂昨天外出徹夜未回,並且搜查了周圍所有地方都沒有見到無憂。皇帝大怒,認為無憂故意躲著他不願意閥魏,太子立刻勸說皇帝不要管無憂,並且提出他願意探討閥魏的事情,皇帝心煩意亂提前退朝了。

  傅籌聽聞不見了無憂,匆忙回家去找容樂,結果發現容樂已經拿走了所有的東西,尤其當初的休書。傅籌心中傷痛,認為是容樂迫不及待和無憂私奔了。

  傅籌快馬加鞭去找容樂,痕香攔住了傅籌,告知傅籌容樂是被沉魚擄走的,但是無法查出沉魚是哪裡的人,但是知道沉魚已經通知了無憂。傅籌掉頭就要去找容樂,並聲稱自己不相信無憂,而痕香攔住了傅籌,知道他不是不信任無憂,而是不希望無憂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救容樂,擔心容樂的心被無憂牢牢抓住。傅籌一掌打倒了痕香,痕香卻表示即便是死也不會讓傅籌去救容樂,如果殺了她,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找不出像她一樣真心對待傅籌的人。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5-31 13:35:10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