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33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33集分集劇情介紹

無憂得知皇帝駕崩悲痛欲絕 傅籌和假容樂合歡春宵一度

  容樂醒來發現傅籌就坐在房中,容樂詢問傅籌是否真要造反?傅籌認為在容樂心中不管他做什麼都是錯的,甚至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要這么做。容樂聲稱自己已經知道了傅籌的事情,並且勸說傅籌放手,千萬不要讓自己的雙手沾滿親人的鮮血。傅籌冷笑,反問容樂是否把容齊也當成親人?而他那個所謂的父皇整整追殺了他五年,他也曾經經歷了無數的絕望才會有今天的行為,容樂聲稱自己恨被容齊利用,但是她不會用別人的性命來報復容齊,也不會犧牲無辜者的性命,即便傅籌真贏了,除了得到那個冰冷的皇位,他什麼也得不到。

  傅籌聲稱自己本來就一無所有,不會有結果會比現在還差,想起以前他在冷宮時候,甚至一個小太監都可以欺負他,而他根本就沒有父皇,父皇都是屬於別人的,傅籌親眼看見皇帝肩膀扛著無憂來迴旋轉,那才叫真正的父皇,雲貴妃那樣的母親才是真正的母親,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讓傅籌憎恨羨慕,結果卻被小太監發現硬是捂著嘴帶走了。

  太子趴在皇帝棺材上放聲大哭,傅籌前去勸說,太子置之不理,傅籌狠狠拉扯了一把太子,太子這才慌忙跟著傅籌下來,甚至下跪都是傅籌暗中用力將太子按下去。傅籌當眾表示閥魏之戰不能結束,因此建議秘不發喪,等到清除叛軍之後再進行國喪之禮,太子無力反駁傅籌,只能隱忍同意。

  項影奉容樂命令來給無憂送信,將傅籌命人假扮他去出征的事情告訴了無憂。冷言懷疑項影是故意傳假訊息,而無憂則相信項影,無憂擔心容樂根本來不及告訴皇帝,而被困閥魏軍營之中,如果是那樣的話容樂將會非常危險。此時,訊息傳來,稱皇帝在軍營中被刺殺了,並且污衊是無憂篡位殺父弒君,而且朝中已經被傅籌控制,陳王已經被軟禁,太子命令秘不發喪。眾人都跪地請求無憂回去主持大局,冷言將從閥魏軍中找到的書信交給無憂。

  那是皇帝給雲貴妃寫的一封信,聲稱想要去找雲貴妃,可是又擔心沒有幫無憂處理好軍國大事,回想以前總是害怕無憂摔下馬背,因此總是給無憂當馬騎,雖然現在總覺得力不從心,可也想要給無憂打下一個太平盛世。無憂看到這封信淚流滿面,手指掐進肉里,血順著手流下來,無憂此時心痛遠遠大於身體的疼痛。

  容樂既盼望無憂回來平定叛亂,可是又害怕無憂回來卷進這場風波之中,她只希望無憂能平靜的生活。此時,蕭煞過來叫容樂去吃藥,容樂讓蕭煞以取藥的名義離開將軍府,之後就再也不要回來,蕭煞要留下保護容樂。容樂卻要蕭煞去做更加重要的信,容樂讓蕭煞去在城門口等著無憂,將信交給他。容樂希望蕭煞能代為好好照顧泠月,容樂希望泠月再也不要回來,而她也可能隨時會喪命,她也知道毒性難醫,希望蕭煞也不要為難可兒,這也是天意難為。此時,門被推開傅籌闖進來,質問容樂是否是想離開這裡,才編造那些謊言。容樂承認自己的確中毒,命不久矣,傅籌大怒,認為是容齊給容樂下藥,逼問蕭煞解藥在哪裡,傅籌認為蕭煞是容齊安排的眼線,而蕭煞手中必定有解藥。為了逼出解藥,兩人因此大打出手,傅籌險些殺了蕭煞容樂挺身護住蕭煞,聲稱蕭煞已經失去容齊信任,他拿不到解藥,容樂堅持要讓蕭煞離開,傅籌只好答應不為難蕭煞。

  傅籌告訴容樂不管怎樣,他都會找容齊拿解藥,如果拿不到解藥他就去找可兒,如果還不行,他就把將軍府的人都派出去為容樂求遍天下名醫。容樂告訴傅籌現在解藥對她已經毫無意義了,她因此沒有告訴傅籌,只是不希望他徒勞去尋找解藥,傅籌無法接受容樂的事情,一把將容樂抱在懷裡,希望容樂不要離開,哪怕是報復他一輩子都行。容樂表示自己不會怨傅籌,兩人能做夫妻也是前世的緣分,可是自從清涼胡之後兩人也都只剩下怨恨,容樂希望傅籌答應一件事。傅籌聲稱今天容樂不管提出什麼要求,他都答應,只要容樂答應跟著他離開這裡,把心交給他,讓他照顧她一生一世,他可以放下所有的一切,傅籌知道容樂想讓他放下仇恨。

  容樂欲表達自己的意識,卻被傅籌阻止了,傅籌希望容樂能好好考慮以後再回答,或許是更加害怕容樂拒絕吧。

  傅籌一個人獨自飲酒,容樂過來依靠著傅籌坐下,兩人背對背微笑,容樂告訴傅籌她什麼都可以答應傅籌,表情也極其溫柔。傅籌告訴容樂,如果一切可以重來,他就會在見到容樂的第一次就放棄一切,帶著她遠走天涯,過著小橋流水的好日子。傅籌真希望每天都能陪在容樂身邊,有可能也會因為柴米油鹽的小事爭吵,但是那些都是甜蜜的。容樂和傅籌暢想以後都不做將軍和公主了做什麼。傅籌希望兩人能相依看繁星閃爍,春去秋來寒來暑往兩人都是滿頭白髮滿臉皺紋,還可以把兩人的事情都告訴後來的臭小子們,在傅籌的心裡容樂勝過一切的榮華富貴。容樂依靠在傅籌的肩膀上,抱著他的胳膊,是那樣的柔情似水,傅籌聲稱即便將來,他再也不說我愛你三個字,但世界上最好的告白就是相守到老。傅籌看著容樂的手,表示簡直已經想清楚了,會陪著容樂一起***,到時候容樂就可以忘記現在的一切,兩人重新開始,希望容樂能等著他。容樂深情告訴傅籌她一定會等著,即便傅籌忘記她了,她也會一直等著,兩人深情相擁。

  傅籌擁著容樂入眠,酒也逐漸醒來,傅籌低頭看著身邊的美人,露出甜蜜微笑,想起昨天晚上傅籌將容樂抱上床榻,容樂躺在床上,傅籌溫柔看著容樂,伸手握著容樂的手,容樂也反握傅籌的手溫柔看著傅籌,傅籌吻向容樂。思及此,傅籌情不自禁撫摸容樂的臉頰,此時,常堅過來稟報夫人的事情,結果被傅籌打斷並讓常堅先退下。傅籌溫柔看著身邊的容樂,柔情似水,詢問容樂是否真答應了他,容樂忽然叫了一聲阿籌,傅籌警覺過來,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身邊的容樂,追問她叫他什麼?容樂心中惶恐慌忙握著傅籌的手,傅籌憤怒推開容樂準備穿衣服離開。此時,常堅開門請容樂進來,容樂聲稱自己已經想明白了,但話音未落看到滿地的衣衫。容樂未看見床上女子的容貌慌忙告辭離開,傅籌忙去追趕容樂,並且希望容樂能聽完他的解釋再說出答案。

  容樂表示自己可以理解傅籌,因為她沒有做過一個妻子的責任,因此也不會責怪傅籌,但她的答案就是可以跟著傅籌去任何地方,但是卻不能把心交給傅籌,因為她的心只屬於無憂。

  傅籌自嘲,知道容樂根本就不在意他,容樂所做的一切也都只是為了宗政無憂,而她之所以擋在傅籌身前保護他,只是不想在無憂的心裡留下一絲絲傷痛,不想讓無憂知道她命不久矣。容樂聲稱兩人只是有緣做夫妻,無緣做愛人,這是兩人的命運不關別人的事情。傅籌聲稱能陪著容樂走到最後,能和容樂一起死的人只有他,容樂卻告訴傅籌今生兩人的緣分已盡。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04 22:13:43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