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39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39集分集劇情介紹

容樂無憂鶼鰈情深 無郁暗戀蕭可兒

  一年以後,無憂忙裡偷閒陪著容樂放風箏,泠月和蕭煞也來到這裡放風箏,泠月提出要和無憂放風箏比賽,輸的人必須接受懲罰。蕭煞最終輸給了無憂,泠月埋怨蕭煞輸了,蕭煞聲稱是因為有泠月在後面他緊張所致,泠月嗔怪蕭煞是否責怪她誤事?蕭煞慌忙承認是自己技不如人導致的。

  泠月悄悄告訴容樂那些地震災難之後的孤兒每天都纏著蕭煞,她想要和蕭煞說悄悄話都不行,本想讓無憂輸掉了就可以懲罰他們看著孩子,蕭煞就可以和自己說些體己話了。聽聞此,容樂主動答應幫著看孩子,讓泠月和蕭煞可以好好說話。

  泠月為蕭煞擦拭汗水,並且認為像無憂和容樂那樣的才是相親相愛,暗示自己想要和蕭煞成親,蕭煞向泠月求婚,看著面前的鮮花,泠月居然愣住了。

  容樂和無憂陪著孩子們玩遊戲,蕭煞隨後將孩子們帶走了,容樂看著孩子們覺得非常開心,無憂纏著容樂提出要一起生孩子,兩人開心嬉鬧。容樂聲稱這一年是她過得最快樂的日子,因為和無憂在一起,無憂提出要和容樂成親,讓她做他的王妃,生一堆孩子,白頭偕老。容樂滿含柔情看著無憂,無憂剛要親吻容樂,容樂想起當時在紅紗帳內她刺向無憂的那一劍,容樂握著無憂的手,希望無憂能再等她,等到他們不再關乎國家,讓這些幸福的事情覆蓋過去的痛苦,無憂深情擁著容樂,親吻她的額頭。

  無郁凱鏇歸來,路過別山居聽到說書人在講述苻鴛的事情,還稱讚苻鴛是美貌如花,現如今已經瘋癲,是攝政王傅籌將其接回家中奉養。項影也在裡面聽說書,讓說書人講講南境的事情,說書人卻評說無憂是叛變,也有人不願意聽,認為無憂變法很有成效,可也有人認為長久不了,早晚吃苦受罪的還是老百姓,尤其北境現在也是戰亂不斷。無郁聽聞這些丟了一錠銀子進去,眾人看到陳王回來都追出來看,並認為羅植跟隨出征已經平定邊境凱鏇而歸,民心也得到了安定。

  兩日後是羅植的慶功宴,無憂希望和容樂一起參加,容樂卻聲稱以自己的身份和現在的樣子實在不適合出現在那種場合,無憂希望容樂能堂堂正正站在他身邊,否則他很難心安。無憂認為這一年變法的成效有容樂的一半功勞容樂就更加有資格站在身邊。無憂擔心羅植為人粗狂,但是卻治軍嚴明,需要這種人心悅誠服才能為他所用,容樂笑言她有辦法可以讓羅植心悅誠服的為他所用。

  此時,無郁回來找無憂蹭飯,兩人的談話被打斷,無郁在軍中鍛鍊一年多武功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吃飯時候就調皮和無憂動起手來還大言不慚要比試一番。無憂笑言一年以來容樂也每天都在練功騎馬射箭樣樣精通,讓無郁先打贏了容樂再說。無郁聲稱自己不敢和嫂子比試,萬一傷著容樂了,到時候一定會被無憂給殺死,容樂忍不住笑了。

  無郁不小心將身上的一本書掉落下來,容樂發現這個書必定是要送給蕭可兒的,無郁笑而不答。

  無郁跑去找蕭可兒,恰好看到蕭可兒和無相子正在研究書本上的血烏,這個血烏對容樂的病情有很大幫助,無郁忍不住上前打招呼兩人都對他置之不理,這讓無郁心中不舒服。一聽說兩人要一起去找血烏,無郁也向無憂請示要一起去。

  蕭可兒看到無相子總是皺著眉,就提醒無相子這樣容易老,並且讓無相子對著鏡子好好看看,由於沒有鏡子,蕭可兒就讓無相子看她的眼睛,就當是鏡子了。眼見無相子盯著蕭可兒的眼睛看,無郁搶過去站在中間,讓無相子對著他看,無郁主動提出要一起去尋找血烏,不由分說拉著蕭可兒就走。

  孫雅璃正在撫琴,泠月來看孫雅璃,並且告訴孫雅璃不止是容樂惦記她,無憂也惦記孫雅璃,經常談起以前的舊事,孫雅璃雖然很開心無憂總是談起自己,可是也不願意再提以前舊事。泠月勸說孫雅璃一起去看無憂和容樂,忘記過去的事情,慢慢就可以心情開朗了。

  孫雅璃和泠月一起來看容樂,這一年中孫雅璃都閉門不出,第一次出來給容樂帶來安神香,容樂很開心,正好可以幫助無憂入眠,這讓孫雅璃也很開心。

  容樂面前擺著一副殘局,無憂沒有下完就被朝務打斷了,孫雅璃正好過來,容樂提出一起來下棋,孫雅璃絕處逢生一下就尋出了一條生路,容樂稱讚孫雅璃這一年閉門不出就在家裡鑽研棋藝了。孫雅璃有些慌亂,聲稱自己一年來不曾下棋,雖然找出了一條出路,可是也犧牲了大量的棋子。容樂收回棋子,知道孫雅璃話中有話,遂轉移話題詢問孫雅璃是否還撫琴,孫雅璃謊稱從未撫琴,隨後便以家裡有事先離開了。

  孫繼洲責怪孫雅璃一年之內不出去,他曾屢次勸說孫雅璃去和容樂接近,這樣就可以多一些機會見到無憂從中尋找機會。孫雅璃認為無憂和容樂是鶼鰈情深不願意去打擾,孫繼洲命令孫雅璃必須到羅植的慶功宴帶著琴去見見無憂,也讓無憂知道還有她這個人存在,孫雅璃答應。

  當孫雅璃出現在羅植的酒宴上,羅植看到孫雅璃就提出要聽曲,孫繼洲雖然不願意但還是讓孫雅璃給談曲。孫繼洲看到羅植眼睛一直盯著孫雅璃,上前假裝倒酒擋住了羅植的視線。羅植有些浮躁,責怪無憂到現在還沒有來,有人挑撥離間,聲稱羅植在外作戰,而殿下無憂把王妃容樂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還經常帶著容樂遊山玩水不務正業,無憂也和容樂一起談論政事,羅植認為無憂不會受一個女人的蠱惑,但心中對容樂已經非常不滿。

  此時,蕭煞進來告知黎王因為無憂身體不好不能來參加慶功宴,大家可以提前開始暢飲。有人就開始挑撥,誣陷容樂是看不上羅植這樣的粗人,羅植大怒,認為羅家軍打下了江山就連無憂都要禮讓三分,這個容樂又算是什麼東西,憑什麼看不上他們這樣的粗人。同時也斥罵無憂為了一個狐媚的女人不重視大臣,簡直就是昏庸。蕭煞不滿羅植居然辱罵容樂,當眾指責羅植以下犯上。羅植指責蕭煞的行為才是以下犯上,而蕭煞聲稱自己是王妃的侍衛,只遵從王妃一人,如果說以下犯上的話也輪不到羅植來說。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09 12:14:50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