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47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47集分集劇情介紹

為容樂傅籌怒殺孫繼洲 容樂服血烏白髮變青絲

  傅籌反問孫繼洲憑什麼認為他會幫他,孫繼洲笑言自己和傅籌相交多年,且為傅籌稱王也立下了功勞,相信傅籌也會遵守諾言。傅籌告訴孫繼洲他是不會相信孫繼洲手中的布防圖是真的,無憂根本不相信他也不會把真正的布防圖泄露,孫繼洲一直教育無憂且還能出賣無憂,並且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會出賣,這樣的人難保有一天不會出賣他。

  傅籌驅趕孫繼洲離開營帳,孫繼洲指責傅籌過河拆橋,雖然白髮妖孽的事情沒有最終成功,可是他也是按照計畫一直在進行,傅籌當時就有承諾要給保他平安。傅籌聽聞白髮妖孽的事情是孫繼洲散播,差點因此將他害死在南境,傅籌心中大怒,命人將孫繼洲斬首。

  傅籌心中揣測苻鴛一定是背著他做一些事情,忍不住來看北臨皇帝,看到他老態龍鐘的樣子傅籌心中感慨良多,當年朝堂之上的皇帝是如何威風凜凜,現如今卻是手無縛雞之力。傅籌知道皇帝心中難過,苻鴛當著他的面把雲貴妃挫骨揚灰,他也深深覺得內疚,如今苻鴛性情大變也是因為當年皇帝太過於寵愛雲貴妃,傷害苻鴛太深所致。皇帝在衣服上寫下了一個“西”字,此時,苻鴛進來要求傅籌進攻南境,傅籌並未答應,不由分說要回去休養生息。

  泠月給孫雅璃帶來一些吃的,還有一些她自己的衣物,孫雅璃很感激泠月來看她,但是也擔心容樂知道了會不滿意。泠月聲稱容樂對他們都很好,也不會責怪她們,而現在容樂和無憂非常甜蜜根本就顧不上她們,孫雅璃心中恨意萌生。

  泠月從房間裡出來遇到蕭煞,蕭煞勸說泠月不要太接近孫雅璃,也擔心將來孫雅璃傷害容樂,而泠月會成為間接的幫凶。泠月相信孫雅璃不會那么做,同時也叮囑蕭煞不要告訴容樂,蕭煞微笑答應,但是也叮囑泠月不許再來,泠月答應。

  一夜之間,容樂的頭髮由白髮變成了黑髮,本以為自己恢復容貌之後會非常開心,可是現如今她無論如何也開心不起來。無憂為了他背負了太多心中的愧疚,而這一切都是傅籌造成,可是她的病居然也是因為傅籌的血烏而治好。

  此時,蕭煞進來告知容樂早朝取消了,無憂已經帶人去邊境了,容樂大驚失色。蕭煞告知容樂無隱樓傳來訊息,孫繼洲在北臨被殺了,容樂擔心這件事刺激到孫雅璃不讓人告訴她,並且詢問泠月是否去看過孫雅璃,泠月謊稱自己從未去過。孫雅璃的侍女春泥要求見容樂,容樂擔心是孫雅璃出事了立刻讓蕭煞帶進來。

  春泥懇求容樂把她留在身邊服侍,容樂責怪春泥不該背棄孫雅璃,春泥露出自己的胳膊給容樂看,上面全都是傷痕,春泥聲稱自從孫雅璃被留在府里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心情不好動不動就打她。春泥也並不責怪孫雅璃,只是認為她目睹孫雅璃的很多事,所以孫雅璃才會覺得不願意看見她總是打她出氣。蕭煞建議讓容樂把春泥放出府去,春泥跪地磕頭懇求容樂把她留下,春泥自稱已經沒有家人不知道該去往哪裡,只是希望容樂把她留在府中,容樂於心不忍留下春泥,讓蕭煞帶著春泥去治傷。容樂讓蕭可兒去看看孫雅璃的病情,同時也責怪泠月不該對孫雅璃不聞不問,泠月這才如實說出自己去看過孫雅璃,只是蕭煞擔心會讓容樂不開心,這才阻止了她再去。

  蕭可兒和容樂泠月來看孫雅璃,蕭可兒發現孫雅璃得了癔症,只是初期病症,吃藥之後就可以治癒,孫雅璃口口聲聲說著有人要害她,說什麼也不肯吃藥。容樂心中難過,蕭可兒勸說容樂先行離開,擔心她在這裡反而會更加刺激孫雅璃,容樂只好先行離開。

  無憂在邊關要求增援,可容樂一直稱病不上朝也不發兵,范陽王過來找容樂詢問原因。容樂反問范陽王此時是否適合出征,范陽王認為一年來好不容易休養生息,經過這一戰即便能勝利也會耗盡所有,實在不適合攻打違背了當初的計畫,用最少的犧牲奪回北臨。容樂告訴范陽王還有一個最大的阻礙,這個秘密也只有她和無憂才知道,涿州地震之後加上瘟疫良馬死傷很多,之前羅植在邊境打贏的那幾場戰役也只是虛張聲勢,不敢奮起直追,原因就是缺少戰馬。

  這件事容樂不能和群臣商議,又不能勸說無憂為父母報仇的而撤退,但是她唯一能確定的是不能讓無憂和百姓受到傷害。范陽王得知容樂的難處,答應幫助安撫群臣,但同時也提醒容樂群臣之所以相信容樂是因為之前無憂的白髮決心,現如今如果留無憂一個人在前線遲遲不作出決定,必然會引起群臣激憤。容樂告訴范陽王她已經寫了一封信給無憂,到時候等無憂的決定,范陽王告辭而去。

  隨後,容樂將信交給蕭煞親自送給無憂,泠月追趕蕭煞出府,給他送來衣物還責怪蕭煞去了也不打招呼,而公主的事情比她重要多了。蕭煞握住泠月的手,承諾等回來之後就向公主提親,如果泠月願意留下就都一起留下。如果泠月想要離開他就請辭,相信容樂也必定會贊同,泠月微笑投入蕭煞懷中,可目送蕭煞離開的背影泠月眼神中掠過一絲陰冷。

  半夜,容樂從噩夢中驚醒,看看身邊空空如也的枕頭,心中愁緒滿懷。聽到容樂的聲音,泠月和春泥慌忙進來,泠月提出陪伴在旁邊為容樂守夜。容樂擔心泠月太辛苦就拒絕了,春泥一旁立刻表示要表達感謝為容樂守夜,容樂同意了。

  容樂看著床邊空空的枕頭,心中不安,不知道無憂看到她的信之後會不會同意她的決定。 另一邊,傅籌命令不管無憂如何挑釁都閉門不出,只要堅持五天之後相信無憂必定會退兵。此時,苻鴛進來責怪傅籌不出兵對抗,現在無憂援兵未到正是時候。傅籌認為無憂是呈一時之氣,到時候等到士氣低落的時候一舉拿下就可以,苻鴛卻指責傅籌如此就是優柔寡斷,遲早無憂都要殺到森閻宮來的。傅籌不許苻鴛干涉軍政大事,苻鴛生氣離開大殿。

  無憂羅植等人正在商議要不要繼續打仗時候,容樂送來了一封信,無憂痛苦攥緊了手中的信讓所有人都出去,獨獨留下了無相子。無相子也和容樂一樣反對出戰,都不希望把百姓拖入戰爭,無憂聲稱自己一直遭受內心折磨,無郁一直想要打仗他都阻止。可是那些勸說無郁的話,就在雲貴妃遺體被毀的一剎那再也無法說服自己。無相子勸說無憂冷靜,而相信容樂也知道無憂內心的傷痛,可是她還是來信勸說,就是不希望無憂成為南境百姓的罪人。

  無憂將信遞給了無相子,告知無相子容樂不是要勸說他不戰,忍常人不能忍,而是要勸說他另外選擇一條路,為常人所不能為。

  泠月照顧容樂休息,容樂很快就睡著了,春泥進來守夜,躺在了容樂身邊,轉過頭的一瞬間,春泥揭掉了臉上的人皮面具。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16 11:29:03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