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49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49集分集劇情介紹

為容樂傅籌遠赴辰國 苻鴛暗中和寧千易結盟

  暗衛回稟二十多年前也有人向雪孤聖女索要此書,但是被拒絕,對方硬搶時候將醫術撕為兩半,這一半被雪孤聖女藏在清風洞裡,就連蕭可兒都不知道。容齊聲稱他知道另外半本在哪裡,讓暗衛不必再去尋找了,容齊所做一切都是為了容樂,心中祈禱容樂等著他。

  傅籌來到森閻宮外,反覆想著北臨皇帝寫下的那一個西字。傅籌進房,看到苻鴛照鏡子有些奇怪,苻鴛因為被毀容不敢去面對鏡子裡的自己。苻鴛對著鏡子告知傅籌,一個人總要面對自己的傷口,否則一味逃避有人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苻鴛也奇怪傅籌很少來森閻宮看她,傅籌反問苻鴛那天提到了西啟皇帝是否跟她很熟悉,苻鴛面色慍怒趕傅籌離開,傅籌聲稱自己小時候很討厭森閻宮,在這裡從來沒有得到過一絲溫暖,可是長大以後又很想回來,因為他是嫡長子,是這裡的主人,可是他又不知道這個地方又該不該屬於自己呢?言畢,傅籌頭也不回出去,苻鴛面無表情喝了一口茶水目光冷森森一言不發。

  傅籌孤獨坐在大殿上,想著容樂的笑顏燦爛溫暖,他是多么渴望那一點的溫暖,傅籌很希望容樂第一次選擇的人是他,而他也從未利用過容樂,如果他第一時間認出容樂,如果他沒有親手餵容樂喝下毒藥,或許兩人就不會分開。可是世界上又哪裡有那么多如果,思及此傅籌苦笑連連。此時常堅過來稟報容樂遭遇修羅七煞的追殺,被鎮南王的人給救走了。

  傅籌揣測或許是因為無憂愛的太深了才會如此,因為愛所以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遇到這樣的事情才會失去了判斷。常堅回稟因為潼關事情雲貴妃被挫骨揚灰之後無憂就和容樂感情出了問題,無憂這才會相信男寵的事情。傅籌突然意識到或許是為了穩定渙散的軍心,無憂才會捨棄容樂,但如果無憂走了他的老路,他是不會把容樂再還給無憂。思及此,傅籌立刻動身趕去辰國,且要人去告訴苻鴛他是去辰國購買戰馬。

  林申來見苻鴛,詢問苻鴛讓他隱藏這么久突然叫來有何事。苻鴛已經知道傅籌去辰國的事情,也認為傅籌如此做就是舍不掉容樂,可正因如此才是苻鴛想要看到的。苻鴛解釋讓傅籌剿滅天仇門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林申絲毫沒有責怪苻鴛,反而聲稱當時就是為了苻鴛才會淨身成為太監,只要苻鴛能給他露出一絲笑容他就可以豁出命去。苻鴛微笑看著林申,讓他去為自己做一件事,林申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認為苻鴛還是需要他的,苻鴛認為傅籌不肯聽話,讓林申去去辰國想辦法推波助瀾。苻鴛沒有想到白髮妖孽的事情無憂會甘願白髮也相信容樂,林申答應無論如何都會幫助苻鴛完成計畫。

  昭雲和鎮北王在府外等著迎接容樂,一見到容樂就迫不及待抱著容樂。容樂看到鎮北王時時握著昭雲的手,為兩人感到開心。鎮北王聲稱他早就聽說了容樂的事情,所以才會刻意派遣厲武前去接應,沒有想到果真遇到了修羅七煞的追殺。昭雲不相信這件事是無憂做的,並且要去給無憂寫信問清楚,容樂聲稱她和無憂決裂不是第一次了,現在也不想再提無憂,只想把傷養好。鎮北王讓容樂安心住下,好好陪伴一下昭雲,昭雲更加興奮衝過去就握著容樂的手,鎮北王立刻小心拉著昭雲,提醒她不要壓著肚子,原來容樂已經懷孕了。此時,有人來府外求見容樂,鎮北王出去一看是容齊。

  容齊剛進去,常堅和傅籌的馬車也來到鎮北王府外,鎮北王還未將容齊送進去,傅籌已然走了進來求見鎮北王。鎮北王一見容齊就毫不客氣質問容齊來此作甚。

  鎮北王慌忙打圓場請兩人進去,傅籌卻沒有挪動腳步,質問容齊來是否又要害容樂,容齊責怪傅籌差點害死了容樂。鎮北王也看明白了兩人此番都是為了容樂而來,鎮北王承認容樂的確在這裡,雖然受傷但不危及性命,容樂和昭雲一見面就抱頭痛哭,也不願意提起黎王,現在容樂也不想見任何人。如果他堅持帶著兩人去見容樂,容樂勢必會離開這裡,到時候要想幫助容樂也無法做到了,因此安排容齊和傅籌去別院暫居,容齊和傅籌都答應了。

  昭雲和容樂遠遠看著鎮北王帶著容齊和傅籌離開,昭雲沒有想到兩人居然都會來這裡,容樂顯得心事重重。昭雲很思念以前和無憂無郁還有容樂在一起的情形,提起無郁昭雲關心詢問,容樂告知昭雲無郁很好。

  昭雲滿臉幸福的樣子,本以為自己此生再也不會愛上第二個人,當初來到辰國人生地不熟,她沒有一天是開心的。鎮北王寧千易就每天陪著她,想方設法逗她開心,一有病痛寧千易就請名醫來給昭雲醫治,知道昭雲不喜歡吃辰國的菜,寧千易就花高價從北臨聘請了廚師。只要昭雲露出一絲笑容,寧千易就可以開心好幾天,昭雲從小到大都沒有這種感覺,也沒有覺得自己對別人還可以那么重要。容樂認為寧千易是真愛昭雲,也必定會願意花時間陪伴昭雲,而昭雲則聲稱以前每天寧千易都會陪著她,可是最近卻好像有處理不完的政事。

  此時,忽然看見不遠處一個女扮男裝的女子進入了寧千易的書房,容樂總覺得對方有些眼熟想要跟上去看看,昭雲拉住了容樂並且告訴容樂書房是寧千易的,整個王府她也只有那個地方沒有去過,寧千易不許任何人進入,容樂只好作罷。

  傅籌來找容齊,兩人相互指責,傅籌指責容齊害得他失去了容樂,容齊指責傅籌根本就不懂什麼叫真正的失去,因為容樂根本就不愛傅籌。容齊深知傅籌有多么想殺了他,而他也一樣想殺了傅籌,但同時也覺得傅籌可憐,活到現在連真正的敵人是誰都不知道,他也替傅籌覺得可憐。傅籌認為容齊是想利用他殺了宗政無憂,而他再也不會被容齊利用,即便要殺了無憂也是單打獨鬥真正殺了他。容齊警告傅籌千萬不要以為他能猜透別人的心思,容齊聲稱如果換做是他,他必定會儘快回到北臨,否則用不了多久,他就會知道自己有多么可笑。傅籌面上一驚,眉頭緊皺,此時,寧千易派人來稟報三天后舉行宴會,到時候容樂也會出席。

  泠月去給容樂熬藥,容樂示意蕭煞從旁盯著,而她則一身夜行衣創辦進入了寧千易的書房裡。寧千易來到書房,一個黑衣人將容樂帶走了,而這個人就是宗政無憂。無憂含著眼淚責怪容樂又一次傷害了她自己,容樂慌忙抱著心痛欲裂的無憂安慰他。

  無憂責怪容樂不該擅自做主將自己置身險地,當時無憂從邊境趕回來,容樂為了顧全大局讓無憂將計就計,逼著無憂不得不配合容樂演戲,無憂含淚親眼看著容樂拿劍刺入身體裡。無憂告訴容樂他已經失去了父皇和母妃,絕對不能再失去容樂,並將容樂緊緊擁入懷中。

  昭雲做了一個夢,夢到寧千易抱著男扮女裝的女子上床,昭雲從夢中驚醒披上衣服去往書房。書房裡,寧千易正在和林申談交易,為了讓寧千易配合他們,林申帶來了苻鴛的親筆結盟書,只要寧千易幫忙達成心愿,而他們就會幫寧千易達成心愿。並且還承諾把南境的土地一半給寧千易,還可以讓寧千易順理成章登上皇位,寧千易含笑舉杯。

  此時,昭雲來到門外被厲武阻攔,寧千易慌忙出來見昭雲,溫柔詢問昭雲發生了什麼事?昭雲著急告訴寧千易她夢見他娶了別人,寧千易這才明白昭雲是想看看他有沒有金屋藏嬌。笑著帶昭雲進入一探究竟,昭雲發現有客人在,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誤會了寧千易,但是寧千易看到昭雲會吃醋了,心中很開心。

  林申也終於明白了寧千易為什麼會猶豫不決,原來都是情種,寧千易警告林申別妄想動她,他和無憂兩兄弟不一樣,如果有人膽敢動他的女人,他一定會千軍萬馬踏平對方。隨後,寧千易答應三天之後給林申答覆,林申也相信寧千易一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

  當林申離開以後,寧千易開啟了機關進入裡面,發現沉魚就在裡面,沉魚原名洛顏是寧千易的人。寧千易拿著山河志翻看,洛顏勸說寧千易不要和林申結盟,因為林申要害的人都是寧千易的朋友,尤其是容樂還曾經捨身救過寧千易。寧千易質問洛顏是否在外面待的太久了,都忘記了之前的鴻鵠之志。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20 15:02:33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