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第50集分集劇情

白髮第50集分集劇情介紹

容樂無憂設局將計就計 容樂疑心泠月是內奸

  洛顏聲稱自己沒有忘記,她以前父母死於戰亂,她希望天下再也沒有戰爭,而她這個志願從未斷過。寧千易聲稱自己接下盟書也是為此志願,本以為拿到山河志就能完成心愿,可是一年多過去了,他始終沒有參透山河志,因此只能另謀出路。寧千易認為盟書送來就是一條捷徑,洛顏提醒寧千易不能不顧及昭雲的感受,寧千易警告洛顏不能說出去,否則他們多年的情義就一刀兩斷。

  洛顏慌忙叫住鎮北王,告知他容樂就是秦家的後人,也是唯一一個知道山河志秘密的人,鎮北王大驚。

  容樂不知道那天假扮修羅七煞的是什麼人,表面沒有差別,可是武功相差甚遠,無憂認為是天仇門的人。容樂早已開始懷疑泠月,是泠月故意設計了孫雅璃之死,將她置於死地。無憂也調查清楚是泠月把男寵帶入宮中,是她先殺死了春泥栽贓給容樂。

  容樂心中難過,自己一直視她為姐妹,可是她卻聯合外人來害自己,不惜傷人性命。無憂叮囑容樂一旦拿到證據,就不要心慈手軟立刻動手。此時,在門外的泠月已經熬完了藥過來,蕭煞一直等著泠月過來,並且“體貼”把藥接過來幫泠月送進去。泠月掉頭回房休息,遇到了攔路的林申。

  容樂讓蕭煞繼續盯著泠月,且不許她來到這裡,同時,容樂也告訴無憂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無憂猜到是沉魚。當初他曾經調查過,沉魚消失在辰國的邊境。容樂告訴無憂這次她來這裡主要目的就是戰馬,這樣可以解決南境問題。容樂擔心昭雲,知道昭雲已經愛上了寧千易,如果寧千易指使沉魚拿到了山河志,就說明寧千易有野心,到時候會受傷的人只有昭雲了,而他們想要拿到戰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無憂也聲稱不到萬不得已一定不會傷害昭雲,他也已經打算去見辰國的十歲君主商議,容樂擔心辰國君主就和傳聞一樣少不更事就知道玩樂,無憂打算親自去看看。無憂親吻容樂額頭,叮囑她千萬不可以再去有危險的地方,隨後告辭離開,容樂拉著無憂的手,叮囑他在外面一定要小心。

  無憂在大街上看到一群士兵追趕辰王,辰王猶如孩童一般當街嬉鬧,險些被容齊的馬車過來撞上,幸虧無憂飛身下去將辰王抱上屋頂。辰王撒潑裝哭,非要說無憂是大人欺負小孩抓著他不放手,無憂笑言如果辰王鬧夠了可以坐下好好聊天了。辰王一改玩鬧的孩童模樣,早就知道面前的人是無憂,辰王早就知道無憂一直派人打探他的行蹤,也知道無憂和容樂此番是為了戰馬而來,同時也知道南境和北臨所發生的一切,無憂這才知道辰王並非市井傳言一般的孩童。

  群臣建議讓辰王親政,這讓寧千易大怒,詢問今天辰王發生的事情,得知容齊不小心差點撞到了辰王。寧千易一時猜不透容齊的用意,同時也命人去盯著無憂,因為他聽聞無憂也秘密離開了南境。

  寧千易拿出苻鴛的盟書,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和苻鴛結盟。容樂詢問昭雲寧千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昭雲認為寧千易是非常仗義的人,而且對她關懷細微,是一個難得的好男人,容樂反問昭雲倘若有一天發現寧千易不是她心中的樣子,她會怎么辦?昭雲一時不知道容樂為何要如此問,此時,寧千易拿來了許多孩童的衣物,容樂發現裡面甚至有三歲孩童穿的衣服,寧千易解釋因為這是他和昭雲的第一個孩子,所以才會特別重視,容樂笑而不語。

  寧千易告知容樂明天他宴請傅籌和容齊,希望容樂也一起去,容樂拒絕了,昭雲也認為容樂身體不好,不要扯上容樂。寧千易聲稱因為他的戰馬有數,雙方都是為了戰馬而來,他只能賣給其中一家,希望容樂前去幫忙參詳究竟給誰合適。容樂沒有想到傅籌也會買戰馬,立刻答應同寧千易一起去,否則也顯得她不夠厚道了,寧千易大喜。

  容齊本來很期待和容樂的見面,聽聞容樂去了擎天閣,容齊立刻就要趕過去。此時,暗衛進來稟報附在容齊耳畔耳語,容齊立刻命令小荀子去告知寧千易他身體不適不能參加。容齊暗衛盯著擎天閣一旦發現林申的蹤跡立刻來報,容齊看著手中玉佩,聲稱雖然很想見容樂,可也不得不忍著,因為他要安全將容樂帶回去。

  聽聞容齊病了,寧千易立刻要找太醫,小荀子聲稱容齊是舊疾復發婉拒了太醫。小荀子轉頭向容樂代為問好,之後掉頭離開了,傅籌懷疑容齊別有用心,而寧千易責認為這是在辰國地界,容齊必然不會亂來。

  寧千易請容樂和傅籌喝酒,容樂剛要喝酒就被傅籌搶過去,傅籌擔心容樂傷勢未愈不適合喝酒,容樂只好作罷。寧千易感嘆此地缺少了無憂,傅籌詢問容樂是否真和無憂決裂了,容樂無語似有傷感,並且不許大家再提無憂,否則就自罰三杯。

  寧千易勸說容樂離開無憂還不如和傅籌在一起,並且認為容樂和無憂並非良配,而傅籌此番前來專程為了容樂而來。容樂不語喝酒,此時無憂進來諷刺鎮北王居然變成了說媒之人。無憂責怪寧千易曾經遞上盟書想要結盟,結果卻要把戰馬賣給他的敵人,寧千易只好向安撫無憂坐下。無憂提出用一年一成稅收交換辰國的良馬,傅籌則提出讓寧千易隨便開價。無憂諷刺傅籌這一年四處征戰,早已是國庫空虛了,而南境再富庶也只不過是彈丸之地,雙方爭執的同時,容樂不停喝酒。

  寧千易表示兩面為難,讓容樂做出選擇賣給誰,無憂諷刺容樂是南境罪妃根本就不配選擇,傅籌則極力贊同讓容樂選。容樂醉醺醺提出讓寧千易誰都不要賣,就把戰馬賣給她,寧千易詢問要戰馬做什麼?容樂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就是不想讓他們任何一方擁有戰馬。

  容樂聲稱自己是被大將軍拋棄的夫人,是被黎王拋棄的罪妃,而他就是一而再再而三被拋棄的人,如果她有了自己的軍隊和戰馬就再也不用被拋棄了。容樂拿出當時寧千易送給她的玉符交換這次戰馬的購買權,寧千易聲稱黎王那裡也有一塊玉符,擔心他也以此發難。無憂答應讓容樂去買,就是要看看一個女人能有多大能耐可以組建軍隊。傅籌自然也退出了這次的戰馬之爭,並且還表示如果容樂要買戰馬,所有的錢他來出。容樂拒絕了傅籌,同時也告訴傅籌當時她從西啟駕到北臨,那些嫁妝足夠買戰馬了,讓傅籌把嫁妝還給她就算是兩清了。

  容樂醉醺醺離開了擎天閣,卻無意中被一個侍女撞到偷走了玉符,容樂看侍女偷走了玉符不再假裝喝多,反倒是容齊出現捂住了容樂的嘴帶到一邊。容樂以為容齊又想利用她,因此什麼也不願意和他說,沉魚突然出現蒙面救走了被容齊糾纏的容樂。

  沉魚勸說容樂趕緊離開,容樂知道沉魚是寧千易的人,認為必定是沉魚知道了什麼不利她的事情,才會過來催促她離開。容樂認為寧千易並非善類,勸說沉魚離開寧千易,也擔心寧千易拿著山河志沒準還會做出不好的事情來,容樂堅持不肯離開。

  昭雲聽聞無憂來了,就到別院見無憂,結果被厲武攔住,厲武告知昭雲寧千易想要撮合容樂和無憂,所以外人不便打擾,昭雲聽聞此心內暗喜就托人把醒酒湯給寧千易送過去,之後就獨自離開了。

  傅籌忽然發現一個黑衣人一閃即過,隨後追趕過去,發現一個黑衣人從一間房裡出來飛速離開,傅籌走上前觀察,發現地上有殘留的火藥。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20 15:03:04

白髮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白髮"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