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弈第12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12集分集劇情介紹

凝芝受封光磊女官 魏廣榮任征東元帥

  葉凝芝掛心那個刺客的事,便在拜見梁帝時問起他有沒有招供,梁帝也為此十分頭疼,刺客不招,那個禁軍侍衛統領齊大人又畏罪潛逃了,如今毫無頭緒,但這些事不是葉凝芝這樣的小女子該操心的事,因此梁帝讓她好好想想,救了駕該討些什麼賞賜才是正事。葉凝芝扭捏了半晌,才鼓起勇氣提出想讓梁帝啟用魏廣帶兵,梁帝想起當日自己還是太子時,見到小小的魏廣在尚書房裡就兵家懷仁之說與太傅據理力爭的往事,其實他對魏廣的見識能力也是認可的,只是大梁有祖訓,叛臣之子用不得入朝為官,自己不好隨意更改祖制,因此便讓葉凝芝討一個屬於她自己的賞賜,葉凝芝便將自己自小想要做女官的願望道了出來,梁帝聞言覺得十分意外。

  葉凝芝從自己進宮以來遭遇的種種不平現象出發,闡述了這宮中其實公道只在權勢的現狀,表明自己想要替底層小民出頭做主,為這些被壓迫的宮女申冤的美好願望,梁帝聽得極有興致,卻道她只是一個小小宮女,提拔為官不合規制。葉凝芝早就從魏廣那裡知道這裡面的內情,便稱自己救過帝後,於國有功,至於宮女的身份,那只是梁帝一句話的事,他大筆一揮,就可以將自己從宮女名冊中除名。梁帝被她那句“就想做個清廉好官”的話打動了 ,當場封了她一個光磊女侍郎,命她徹查後宮不平事,直接向丞相稟報。葉凝芝欣喜不已,當即像模像樣地以臣子禮節拜謝了梁帝,表示自己將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梁帝被她逗得龍顏大悅。

  終於得償所願,穿上了女官服飾的葉凝芝興奮不已,在御花園的遊廊上練習為官的各種禮節,扭來扭去地自我欣賞。魏廣打聽到她的去處趕來祝賀她,並關切地叮囑她,不要再讓自己陷於不可逆轉的境地,葉凝芝卻說,自己做一天官就要盡一天責,還要幫他一起完成夙願。兩人正在交心蜜談,皇后帶著朗坤走了過來,她酸氣沖天地奚落了葉凝芝一番,以要聽回報為由帶走了魏廣,魏廣與葉凝芝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做了個殺頭的動作,意思是兩人遭了人嫉視,只怕一個不慎就要身首異處了。

  當晚,葉凝芝求見了梁帝,裝模作樣眼淚一把鼻涕一把地求他給自己一個免死的承諾。梁帝初時還以為葉凝芝闖下了大禍,大驚失色,後來得知她是擔心自己得罪了人,想要預防萬一,不禁好笑,想也沒想便答應了她,葉凝芝千恩萬謝。

  知道自己這顆腦袋暫時算是長牢靠了,葉凝芝便大搖大擺闖到了朗坤的住處,打斷了他們正在進行的賭局,用刀架在了朗坤的脖子上,逼他說出欺負了多少梨花學堂的宮女。朗坤開始還十分硬氣,叫嚷著讓人去稟報皇后,那些人卻被葉凝芝的氣勢鎮住,一動不敢動,朗坤也害了怕,只得乖乖說出自己收了五萬兩銀子和幾套大宅子,將紫鈴、雯琪、若溪她們介紹給了朱大人他們做妾室的事,葉凝芝逼著在場眾人做了證,才帶人離去。

  朗坤不甘心,隨後跑去皇后那邊告狀,稱葉凝芝已經聯絡了戚妃等妃子一同對付她,但皇后卻不相信,她已經看過葉凝芝的那日的口供,知道她那天以為遭暗殺的會是自己,這才千方百計混進了永德宮,當時她臉上的驚慌擔憂,皇后其實也是遠遠看到了的,只是當時不知道為何罷了。事後,皇后仔細思量了一番,覺得有一天自己真要是死了,只怕宮裡所有人都會幸災樂禍,而只有葉凝芝不會,因為只有她是真心待自己的,無關權勢。朗坤還想再進讒言,皇后卻將他打發了下去。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烏磁國毫無預兆地不宣而戰,眼下大梁三十萬大軍壓境,梁帝震怒,決定出兵迎戰,下令百官推薦主帥人選,並打算辦一場殿試,親自選拔人才。葉凝芝覺得這是個好機會,便讓魏廣將他對這場戰事的想法寫了下來,呈給了梁帝。梁帝看後認出是魏廣的筆跡,對他的見解也十分讚賞,但卻提出不能背後徇私,答應讓魏廣參加殿試,葉凝芝欣喜萬分。

  為這一天,魏廣已經等了整整十年,他日思夜想都想重回朝堂,為父親申冤翻案,他還想弄明白十八年前的一樁隱秘,這個秘密在他心中藏了十八年,一直在折磨著他,他在做夢都想破解,卻苦無機會。

  那是,魏廣的父親還是赫赫有名朝野上下尊敬的大將軍,魏廣還只有六歲,他的母親那是早已去世,有一個瘦瘦高高、走路弱不禁風的女子經常跟著他,他告訴父親後,父親叮囑他不要和那個女人說話,不要接近她,更不要得罪她。小小年紀的魏廣記在了心裡,但他還沒有那么多的婉轉心思,在那女人柔弱的外表下失去了警惕,又一次練木劍時不小心劃到了無聲無息走到自己背後的她,那女人提議到旁邊聊一聊,小魏廣便答應了。

  那個女人問他和父親是不是還在想著他的娘親,願不願意自己的父親給他找個新娘親,小魏廣堅決地表示自己只要娘親,只要想著她就夠了,不需要新娘親,之後三日,他的父親就無端被處以了極刑。魏廣記得那個女人胳膊上有三團火焰的紋身,而他父親的名諱就是三個火的“焱”字,他一直都想要查明那個女人的身世,揭開那段隱秘。

  梁帝對朝臣呈上的關於對戰烏磁國的奏疏都不滿意,雖然他從沒有領兵打仗,卻也知道那些陳詞濫調皆是空談。這其中,唯有魏廣的對策與眾不同,他提出首先要處死那個刺客,並頒一道聖旨公告天下,本案已經了結,並無幕後主使,各級官員也不得再追查。梁帝不明白打仗和行刺自己這件事之間有什麼關係,便在殿試之時,命魏廣當眾說明自己的理由。

  魏廣在文武百官前侃侃而談,他的觀點是,那個刺客的背後一定有一個龐大的勢力,不然他也不可能混進戒備森嚴的皇宮,而那個幕後之人的目的不過是為了皇位罷了,烏磁宣戰,大梁國勢不穩,這也非刺客所願意見到的,但若是梁帝一意追查,假以時日自然能查明真相,但若逼得狗急跳牆,那幕後主使一旦與烏磁聯合,那梁帝將是內外受敵,應接不暇,因此不如先草草處置了刺客,穩住幕後之人,等擊退了烏磁,再來追究那些亂臣賊子。

  魏廣的策略雖好,但有大臣提出,他確實有勇有謀,可他從未領過兵打過仗,而且這是自先祖開國以來的規模最大的一場戰事,容不得稍有差池。但魏廣卻有自己的看法,他覺得這是自己的短處,同時也是長處,烏磁既然敢舉傾國之力大舉興兵,一定是早就將大梁的兵將的底細摸透了,但若是派出自己這樣一個從未與之交過鋒的元帥領兵,他們便摸不透他的行事風格,無法預判他的戰術,這就相當於,未出兵已在戰術上勝了對方一籌。

  魏廣的一番言論得到了梁帝的認可,滿朝文武再也沒有人提出異議,於是梁帝採納了他的建議,決定先處決那個刺客,但是啟用他還需再議。因為,若是魏江軍當年果真叛國,那魏廣作為叛臣之子,梁帝是不能用的,若魏江軍是被冤枉的,魏家背負了千古罵名,魏廣身負血海深仇,梁帝又怎敢啟用?這是一個死結。但魏廣卻坦然道,對於父親的慘死,自己心中有怨也有恨,但自己不能違背魏家祖訓,當年父親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國既是家,無論發生什麼,魏家子孫絕對不能對大梁之主不忠,此忠心重於名聲,重於生命!

  這番話徹底打動了梁帝,他當即下旨,封魏廣為征東大元帥,並詢問他有何求,魏廣提出了三個要求:第一,待自己凱鏇之日,希望梁帝能為父親平反,昭告天下,恢復他的名譽;第二,希望梁帝告訴自己一個十八年前的秘密;至於第三條,是自己的私事,待自己榮耀而歸時再提不遲。梁帝表示,只要他得勝歸來,魏家應有的功績必定昭告天下,自己絕不負他,他想知道的也一定知無不言,他所提的要求,自己盡數滿足。他還將自己的天子劍和寶馬賜予了魏廣,將大梁的江山和子民鄭重相托,葉凝芝站在一旁心情激盪,眼含熱淚,由衷地替魏廣感到高興。

  臨行之前,魏廣與葉凝芝忙裡偷閒相聚話別,他將自己父親傳下來的寶劍上的劍穗解了下來,交給了葉凝芝保管,並告訴她,等自己得勝還朝後,就向皇帝提出求娶她,葉凝芝歡喜萬分,兩人忘情擁吻。

  次日,梁帝帶領皇后太后及文武百官為三軍壯行,魏廣身披甲冑威風凜凜地帶領著大梁的熱血兒郎奔赴戰場……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5-30 23:05:40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